罗永浩最终未能如愿“交友”。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公告称,公司与野望科技股东进行了重新研判,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双方一致决定终止本次现金收购事宜。此前尚纬股份拟以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


野望科技是罗永浩直播带货业务的主体公司,他在开始直播带货时表示要“交个朋友”,然而此次与尚纬股份的收购案却未能如愿“交友”。


在今日的公告中,尚纬股份表示,公司与野望科技股东各方签署本次现金收购相关协议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从多方面对直播营销行业做出规范,若新规正式施行,对野望科技所在直播行业发展具有较大影响,考虑上述因素决定终止此次收购。


11月8日晚间,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不超过5.89亿元收购野望科技40.27%的股权,并将该公司纳入合并报表。由于此次并购溢价率高达2819.13%,且为跨界并购,上交所火速向该公司下发了问询函。


11月9日,尚纬股份一字涨停,截至收盘,封盘仍然高达1850万股,且成交稀少,市场惜售心态非常明显。


野望科技从事直播电商业务,罗永浩为野望科技重要主播之一。根据此前公告,如若未来罗永浩因其个人形象、名誉等受损而影响其为标的公司提供直播和整合营销等服务,可能对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的经营带来较大不利影响。因此,对罗永浩过分“依赖”是并购后上市公司必须直面的问题。


野望科技于今年4月15日成立,至9月30日的不到半年时间里就已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实现净利润3993.66万元。野望业绩在收购中也有对赌承诺,其需在2020年至2023年历年递增,且累计不低于5.23亿元净利润的业绩承诺。


尚纬股份此次并购仍然引发市场质疑。财经评论人曹中铭此前在新京报发文称,一方面,如此高的溢价率,在A股市场并购中不多见,更何况还是一家成立时间不满一年的企业。另一方面,野望科技短期的盈利能力虽然可圈可点,但是否能够持续,不仅对于其高溢价并购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今后还会涉及上市公司的业绩水平。此外,截至三季度末,尚纬股份货币资金余额为4.39亿元,而此次现金收购需要5.89亿元,资金缺口1.5亿元。考虑到上市公司日常经营的需要,这意味着尚纬股份需要通过贷款或借款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


曹中铭还表示,尚纬股份主营业务为电线、电缆的生产、销售等,并未从事过电商直播等相关业务,此次并购野望科技,有谋求转型的急迫,也有蹭热点的嫌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白金蕾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