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复星系入局的背景下,金徽酒成为今年白酒股大涨的“排头兵”之一。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近期金徽酒股价已出现回调,12月4日收于每股40.25元,从11月17日创出的每股56.17元最高点已跌去近30%,另外,近日金徽酒的多位股东对公司股份进行了质押。



12月3日,金徽酒发布公告称,股东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特集团”)向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兰州分行质押股份1200万股,用于自身资金需求。


截至目前,金徽酒前3位股东,除今年入局的豫园股份外,亚特集团和陇南众惠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众惠投资)均有股份处于质押状态。此外,除多位股东股权质押外,金徽酒还面临着省内市场下滑严重、存货积压明显等现实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金徽酒实现营收10.45亿元,净利润为1.59亿元,按照2019年8月金徽酒公布的《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截至三季度,2020年金徽酒仅实现目标净利润的50%。


针对公司的经营状况,12月4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了金徽酒的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上半年公司的销售收入受到冲击,不过,第三季度,公司的销售收入已经开始回升。同时,该工作人员透露,目前,豫园股份并不参与公司日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公司的生产依旧是原先团队。


股东多次质押股份


2020年5月,“复星系”通过旗下的豫园股份以18.39亿元入主金徽酒;10月,“复星系”再度加码,通过海南豫珠以7.15亿元对金徽酒8%的股份完成要约收购。


两次收购后,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对金徽酒的持股比例达38%,亚特集团的持股比例降至21.57%。至此,金徽酒的实控人,也由亚特集团董事长李明变为“复星系”的掌门人郭广昌。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次收购时,金徽酒原控股股东亚特集团曾将股份两次质押给豫园股份。7月23日,亚特集团将其持有的金徽酒股份约7327万股质押给豫园股份,7月27日,亚特集团再次将其持有的7890.99万股质押给豫园股份。


此时,金徽酒回应称,这两次质押为非融资类质押,质押事项为亚特集团根据其与豫园股份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股份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 的约定办理。


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从2016年3月金徽酒上市起,亚特集团就将公司股权进行了不下30次轮番质押,用以融资满足其业务发展的需要。


此外,不仅是亚特集团,金徽酒其他股东也多次进行股份质押。


据金徽酒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目前持股5%股东一共4位,除今年入局的豫园股份外,还有持股21.57%的亚特集团;持股5.71%的众惠投资;持股5.15%的中信兴业。其中,中信兴业的股东性质为国有法人。


9月29日,金徽酒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众惠投资通知,众惠投资将其质押给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陇南分行的2873万股股份解除质押并办理了继续质押手续。


12月3日,亚特集团向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兰州分行质押股份1200万股,用于自身资金需求。


省内市场下滑、存货积压


金徽酒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0.45亿元,与去年同期11.06亿元相比,下降5.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59亿元,同比下降2.2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0.55亿元,同比下降119.27%。



分地区来看,前三季度,金徽酒甘肃省内及周边地区销售额累计约为8.32亿元,占整个销售收入的80.81%,其他地区销售收入约为1.98亿元。


不过,虽然金徽酒销售收入主要依靠省内市场,但是省内市场却出现严重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金徽酒甘肃省内及周边地区较去年下滑12.6%,其中,兰州及周边地区同比下滑25.73%。


同时,金徽酒在省内经销商的数量也开始减少,据公告显示,前三季度,甘肃省内及周边地区的经销商数量为251个,较去年同期减少16个。


此外,金徽酒还存在着大量存货积压。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金徽酒的存货高达11.48亿,创上市新高。业内人士表示,周转率降低说明企业的销售竞争力下降,变现能力下降,产品吸引力下滑。


新京报记者梳理财报发现,2016-2019年,金徽酒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3.81%、14.02%、2.24%、4.64%,几乎连年下滑。从毛利率方面来看,金徽酒的毛利率在2018年、2019年分别为63.20%、60.72%,也低于行业平均的68.55%、68.41%。


酒水营销专家蔡学飞告诉新京报记者,金徽酒在西北市场拥有一定的品牌与渠道能力,并且近几年持续高端化明显,但是由于西北市场消费水平一般,市场容量有限,中高端产品的培育过程中必然会面临着一定的库存与渠道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8月23日,金徽酒公布的核心管理团队签署的《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显示,金徽酒2019年—2023年的目标营收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25亿元、30亿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4.7亿元、6亿元。


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金徽酒实现营收10.45亿元,净利润为1.59亿元,按照《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截至前三季度,金徽酒分别完成目标的57.1%和49.8%。


针对营业收入和目标距离相去甚远,新京报记者联系了金徽酒的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上半年公司的销售收入受到冲击,不过,第三季度,公司的销售收入已经开始回升。对于《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工作人员解释到,业绩目标对销售团队起到激励作用,如果全部完成,则有奖励,但是只完成不到60%,就会对其进行罚款。


复星系布局金徽酒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复星系布局金徽酒后,金徽酒的股价一路上涨。从10月9日至11月12日,金徽酒股票多次出现异常波动情况,股价累计上涨204.47%。截至12月5日,金徽酒年内股价累计上涨199.48%,增速位于19只白酒股中第二。


11月12日,在连续三日涨停后,金徽酒曾发布股票交易风险提示性公告称,截至当日,公司股票静态市盈率为101.97、市净率为10.59,明显高于同行业平均市盈率、市净率。


新京报记者查阅龙虎榜数据,11月,金徽酒一共上过5次龙虎榜,其中,排名前五的营业部大多为游资席位,如申万宏源深圳金田路营业部、招商证券上海牡丹江路营业部、东方财富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等。


此外,据三季报显示,公募基金合计持有金徽酒仅647万股,占比1.32%,且并无基金进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


对于复星系入局金徽酒后对公司的改变,金徽酒董秘办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会加快省外的布局,同时加大上海等地的推广活动,复星系入局会促进公司全国化的进程。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豫园股份并不参与公司日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公司的生产依旧是原先团队,只是任命了4名董事。


同时,新京报记者也注意到,10月,金徽酒与复星系旗下的老庙黄金在陕西开展“我为金徽代言——喝绿色金徽,中金钞银币”活动。


蔡学飞表示,目前金徽酒在陕西、宁夏、海南等省外市场不断扩张,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整体看,要完成全国性扩张,金徽酒在品牌价值塑造、全国性渠道布局,以及高端产品的口感与品质教育层面还需要进一步强化。


新京报记者 赵方园 图片 东方财富APP截图、金徽酒微信公众号截图

编辑 郑明珠 校对 李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