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薛晨)12月16日,一家名为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的机构在公开渠道发布公告,将于12月31日上午10时。公开拍卖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


聚鑫拍卖有限公司称,受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拟定于月底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进行此次拍卖。拍卖对竞买人的条件并未作过多限制,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的具备完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均可参加竞买。但受让方受让股权后将受沱牌舍得集团章程约束,需要竞买人详细了解公司相关制度和章程。


公告中还提到,与本案拍卖财产有关的担保物权人、优先权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优先购买权人届时未到场的,视为放弃优先购买权。


该公告透露出一个很明确的消息,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的天洋控股,在失去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之后,距离失去股权“本身”已经不远了。


11月26日,ST舍得发布公告称,天洋控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和管理权等,将由射洪市人民政府行使。该公告强调,表决权和管理权重归射洪市人民政府,但沱牌舍得集团的股权结构并未改变。另外,公告中还对射洪市人民政府所享有的表决权和管理权规定了期限限制,即“截至天洋控股及其关联公司全额偿还沱牌舍得集团及子公司全部债务之次日,或因司法处置导致天洋控股股权丧失之日止”。



此消息发出时,便有业界观点猜测,尽管事情仍存在不确定性,但结合此前“天洋系”高管被带走调查的消息来看,无论是沱牌舍得集团还是ST舍得,未来的管理架构中天洋控股将不再具有绝对发言权。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拍卖消息或意味着天洋控股偿债存在困难,已经无法维系在沱牌舍得集团的控股地位,现在对于射洪市人民政府以及沱牌舍得集团而言,如何为企业寻觅到一个合适的“接盘者”才是重中之重。


但目前这70%的股权被多次冻结,让这场拍卖会的走向成谜。聚鑫拍卖有限公司也在公告中提示,2019年6月24日,天洋控股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廊坊分行签订股权质押合同,将其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的股权进行质押,并于2019年6月27日办理了股权出质设立登记。天洋控股和沱牌舍得集团承载多起债务且具有不确定性。


围绕这70%股权产生的冻结消息还有很多。 12 月 9 日,ST舍得收到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的函,称因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北京银行股 份有限公司长沙分行与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的纠纷,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及湖南省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已冻结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集团的股权。


而四川省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 11 月 4 日,接到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对天洋控股及相关人员的债务起诉并申请对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 70%股权和相关人员财产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后,第一次对天洋控股持有沱牌舍得70%的股权分三次予以冻结。到2020年8月11日,天洋控股因与沱牌舍得集团的资金往来纠纷,遂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 70%股权再次予以冻结。


12月16日,ST舍得涨停,收于每股75.50元,再次创出新高,ST舍得总市值达253.82亿。自9月22日被ST,并于9月28日创出27.47元的阶段低点后,ST舍得股价两个多月的时间涨幅超170%。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舍得酒业微信公众号截图

编辑 郑明珠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