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片净土“沦陷”!智利南极科研基地暴发疫情 36人新冠检测呈阳性。新京报我们视频。


近日,南极出现新冠病毒引发舆论关注。

    

据媒体报道,智利位于南极的贝尔纳多·奥伊金斯·里克尔梅基地出现新冠疫情,有36人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36人中26人为陆军现役人员,10人为负责基地维护的平民。


他们近日在该基地履职期间出现新冠症状,军方及时进行了人员轮换,并对基地进行全面清洁消杀。


南极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寒冷,人少,企鹅多。新冠病毒“跑”到了南极,着实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新冠病毒扩散到南极

    

南极出现驻地人员被感染与智利的萨亨托·阿尔德亚舰有关,该舰在11月27日到12月10日之间访问了涉事基地。此后萨亨托·阿尔德亚舰发现了疫情,208名船员中有3人确诊并被隔离。

    

现在提到的“南极出现新冠”,只是人作为病毒的载体登上了南极,下一步要确认的是,当人把新冠病毒带到南极时,是否会让南极的野生动物染上新冠病毒。

    

有研究人员提出,应对南极的企鹅、海豹等动物进行核酸检测,看看是否染上新冠病毒,且应对野外环境进行消毒,如使用消毒液,高温或紫外线消毒,或者焚烧病毒可能污染的物品。但南极科考工作人员认为,在站区和基地内可以对环境消毒,但对于野外环境是不可能消毒的。

    

这意味着,如果涉事基地有人染上新冠病毒,而且在基地外的环境中工作和逗留过,就有可能让新冠病毒释放到环境。南极气温低,病毒生存能力强,病毒如果被冰封在南极冰原下,很可能多年后再释放出来威胁人类,且随着融化的冰山漂流到世界其他地区。

    

但这一切目前还只是推论,但新冠病毒会随着人类的活动足迹传遍全球的许多角落,是大概率事件。


尽管南极是人迹罕见之地,但对于南极的科考活动没有因疫情的蔓延而终止,一个重要理由就是监测全球气候变化。可考虑到要为全球保留一块净土,8月份国家南极局局长理事会(COMNAP)提出要大幅减少各国科研人员到南极的考察和科研,许多国际合作、实验和实地考察等项目都已经取消,其他部分项目则仅被允许开展基础性工作和数据收集。

    

其中,澳大利亚和德国的科考人员计划将削减50%,新西兰将削减66%。且科考人员抵达南极洲后将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并保持社交距离。

    

减少对南极的科考的确会影响许多科研项目,尤其是全球变暖科学证据的获得,如监测融化的冰盖和变暖的大洋并把监测结果和数据提供给各国和联合国,以此为依据制定气候政策,可考虑到目前阻止新冠病毒进入南极环境如冰层,是疫情蔓延之下更为重要的选择。

    

现在看,不幸的是,新冠病毒还是被人类带到了智利在南极的基地,可能以后还会扩大到整个南极。


▲资料图。图/新京报网。


疾病从人传播到环境是不可避免的循环

    

新冠病毒扩散到南极,也赋予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样的老话题以新含义。

    

如果说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可以作为人类存在的一大关系,那么人与自然的关系则是另一大关系,用人与人关系排序之后的第7伦来表示人与自然的关系并不妥——此前社会学家是把人与家庭、亲朋好友、陌生人的关系等逐一列次,最后才算上人与自然的关系,为第7伦。


但人与自然的关系丝毫不亚于人与人的关系。前者中也包含很多亚项,如人与动物、人与植物、人与水和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如果统一为人与自然的关系,就要理解今天为何新冠病毒在人际间的传播,并传到南极。

    

新冠病毒最初可能是从动物传播到人,但是什么动物,现在并没有定论,也许是蝙蝠、穿山甲,也许是禽类。

    

一种疾病从动物到人,再从人传到动物,并把病原体释放到环境,是种不可避免的循环。例如新冠病毒从动物到人,再从人到动物(水貂),又由人到环境,如病毒被人类带到南极。但作为人类,至少可以减少这种循环的发生。

    

要减少和避免这种循环的发生,也就是减少和避免人兽共患病的产生。从人与自然关系的角度来说,这就需要减少对野生动物的捕猎、接触,做到尊重野生生物并与之和平共处,至少别过度打扰南极这样的动植物栖息地,让地球多保留一份净土。

   

□张田勘(专栏作者)


编辑:陈静  实习生:祁倩倩   校对: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