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PSA公司股东批准了该公司与FCA公司的合并事宜;在稍晚FCA的股东大会上该合并计划也得到了99.15%的赞成票。至此,两家集团的合并已经取得决定性进展,合并后的新公司Stellantis将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集团。

FCA在与雷诺合并无疾而终后迅速与PSA就合并一事达成一致,双方董事会自2020年10月31日发表联合声明批准以50:50的股权结构合并,到2020年12月18日PSA集团与FCA集团签署具有约束力的合并协议,再到2021年新年后不久即获双方股东大会通过,可算进展顺利。双方股东的合并赞同票数分别达到99.85%和99.15%,可以说是毫无争议几乎一致赞成。新公司Stellantis的首任CEO将由原PSA集团CEO唐唯实担任,任期5年。

唐唯实在任PSA首席执行官时展现了出色的经营能力,曾用一年多时间就将连续多年严重亏损的PSA带离破产边缘并扭亏为盈,但他的新职位无疑面临巨大挑战。合并后的新公司Stellantis年销量870万辆,仅次于大众汽车集团、丰田汽车和雷诺-日产联盟位居全球第四大汽车制造商;新公司年销售额1700亿欧元,旗下拥有14个汽车品牌,包括豪华品牌玛莎拉蒂、阿尔法·罗密欧和DS,北美的吉普、道奇、公羊、克莱斯勒,欧洲的标致、雪铁龙以及欧宝等。

PSA集团源自标致汽车和雪铁龙汽车的合并,FCA集团源自菲亚特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的合并;如今PSA和FCA的超级合并,充分说明在“新四化”浪潮的冲击之下,汽车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最残酷的阶段。不具备强势业界地位的公司,采取互补式的抱团取暖式可能是较好的生存方式。据测算,PSA和FCA合并后双方产生的协同效益达37亿欧元甚至更多。

PSA和FCA看似合则两利的合并,但想实现双方董事会的初衷,不但过程艰辛,结果也很难预料。对于执掌新公司的唐唯实来说,事关欧美两地汽车集团的合并,法律流程非常复杂,涉及反垄断监管、工会利益等,预计需要12个月至15个月才能完成;但比合并更为复杂和艰难的是新公司的发展方向。首先,新公司是否应该顺应潮流在“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方面投入巨资研发?其次, PSA和FCA旗下会有品牌被舍弃吗?现有的870万辆产能会被削减吗?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新公司未来的发展重心与发展重点何在?占有一定优势的欧洲市场,还是最具活力与潜力的中国市场?抑或汽车保有量最大的北美市场?

其实从唐唯实个人的成功经历不难发现,盈利和持续盈利是他在PSA的成功关键。对于需要向董事会和全体股东负责的大公司掌门人来说,保持盈利是黄金法则。多次到访中国的唐唯实对于中国市场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曾表示“没有哪家全球汽车公司能不进入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虽然唐唯实及其管理团体面临的工作千头万绪,但理顺体量庞大的新公司运营、解决上百万辆产能过剩问题、发展清洁能源汽车和充分挖掘中国市场潜力无疑位于最优先级。而这些工作的重中之重,就是发展中国市场。

目前在中国市场,无论是PSA还是FCA,在与竞争对手的较量中都处于较为艰难的地位。数据统计,PSA和FCA在亚太地区的产能都仅占其全球产能的8%,其中大部分在中国。PSA旗下在中国有合资品牌东风雪铁龙和东风标致,FCA在中国的合资品牌有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其他品牌以进口方式在中国市场销售。但以上品牌目前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和影响力都很羸弱,PSA和FCA在中国市场都面临严重的品牌弱化和产能空置现象,长安DS甚至因销量太低终止了合资公司的运作。

2020年疫情笼罩下,中国奋力拼搏成为全球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国家,成为全球经济稳定器。展望2021年,中国经济必然会在相对好转的外部环境中,有较好表现。2020年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中欧投资协定完成谈判,大大提高了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战略地位,也为中国经济稳定增长增加了有利的外部条件。合并后的Stellantis,如果能迅速加大在中国市场的投入,切实理顺与中方合资伙伴的关系,共同致力于中国市场的发展,是有望站稳世界第四位置的。

一句话,Stellantis能否发展壮大,中国市场成为关键。

□新京报汽车评论员 陈小兵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