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勇本人。图源新京报网。


文|国华

 

“卧床29年的瘫痪男子,创办了全国唯一的无名逝者数据库”,这是这两天很打动人的一则新闻。

 

据《新京报》报道,河南洛阳男子张大勇读高中时患上了强直性脊柱炎,只有头和胳膊可以活动,终日被困在床上。但身残志坚的他,却在国内创办了首家无名逝者的网站,名为“全国无名逝者数据库”,专门记录在中国发现的无名逝者,为寻人者提供线索。

 

张大勇的故事报道后,许多人都为之深深感动:这样一个身体残疾、只能靠低保度日的人,却有着一颗追逐公益的心——他看到许多无名逝者可能被社会遗忘的窘境,敏锐捕捉到了这其中的公益空白,设立了这家帮助无名逝者“回家”的公益网站,确实难能可贵。

 

这样的善,会让社会变得更有温度;这样的善,也值得被致敬和接续。

 

这年头,为了帮助走丢者、被拐卖者家庭寻人,从政府到民间,都采取了很多措施。而张大勇则是看到了需要寻人的另一群人——无名逝者。他们可能人数没有失踪人口那么多,但也曾是我们的同胞,是其父母的孩子、亲人的家人,他们失踪后,其家庭可能也在寻找他们。

 

虽然此前也出现了这方面的公益网站,但这些网站大多是以单向信息发布为主,很难起到信息纽带的作用。

 

而张大勇创办的无名逝者数据库,通过搜集各个地方发现的无名遗体信息,提供给那些寻人者,无疑打通了寻人中的信息梗阻。

 

一方面,很多地方官方发布的无名遗体信息被激活,不再是躺在舆论角落里无人关注;另一方面,寻人者通过这个网站的帮助,也可以不用走遍千山万水,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打听,搜集失踪亲人的信息。

 

事实上,无名逝者数据库如果信息足够丰富,完全可以起到信息桥梁的作用,降低部分家庭寻人的成本。抛却功能价值不提,建立这样的数据库,本就是对生命的尊重——这些无名的逝者生前或许也有名字,是有血有肉有爱的个体,只不过,死后无法及时确认身份。


就目前看,张大勇本人身体残疾,从政府到社会组织固然给了他不少帮助,但帮助无名逝者“回家”,显然需要更多的支持。

 

应看到,无名遗体信息的搜集,仅仅靠网络上搜到的只言片语远远不够,类似的信息大量掌握在各地警方、医院等单位手中,要一一去沟通和获取确实有难度。

 

张大勇曾设想了一个“卧行中国”计划,前往各地采集这些信息。但这耗费巨大,对身体残疾只能困在床上的他也很难完成。在张大勇的事迹被报道后,有些志愿者开始自发参与,协助张大勇在各地搜集无名逝者信息,缓解了其压力。

 

但这还不够,“无名逝者数据库”的完善,更需要依托民间力量与政府部门的协作。对有关方面来说,可以考虑打通信息隔阂,让只能闲置在相关部门内部的无名逝者数据能充分利用起来,成为“无名逝者数据库”重要信息来源;非但如此,还可将其跟官方的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打通,实现数据的衔接,让无名逝者的“回家”之路更顺畅。

 

说到底,帮助包括无名逝者在内的失踪人口“回家”,是文明社会应有的基础工程。这样的“工程”,不妨由政府与民间用协作去共同完善,也更好地“帮逝者寻人,让生者慰藉,助逝者安息”;对张大勇们来说,这样也能用善意回应善心,帮他们遂了心愿。


□国华(媒体人)

编辑:马小龙  实习生:祁倩倩  校对: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