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译+撰文 | 汪天飏


如今互联网充斥着各式各样的阴谋论,以至于使大众不知到底应该担心哪一个。当像“匿名者Q”(QAnon,是一种极右翼阴谋论,其认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反对时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其支持者的深层政府) 和“比萨盖特”(Pizzagate,通常被认为使匿名者Q阴谋论的前身。虽然最初只在美国极右翼中传播,但目前在TikTok上被儿童和青少年传播) 之类的阴谋论在现实社会中传播之时,也有一些言说在年轻人之中发酵开来——尽管大部分25岁以上的人并没有注意到。目前在TikTok部分“Z世代”(Generation Z)中流行的一种说法是:海伦·凯勒并不存在。


海伦·凯勒在一岁七个月时因急性脑充血而失明及失聪,也使她无法说话,却凭借安妮·苏利文(Anne Sullivan)老师的教导和自己的努力完成大学教育,还写了12本书,发表论文与演讲。关于海伦·凯勒的故事也被改编成电影和舞台剧。此外,海伦·凯勒周游世界,推动关于公民权利、劳工权利和妇女选举权的运动。海伦·凯勒在1880年出生于美国阿拉巴马州,于1968年6月1日去世。但《卫报》专栏作家瑞安农·露西·科斯莱特(Rhiannon Lucy Cosslett)打趣道,对于不少年轻人而言,海伦·凯勒出生于博物馆。而事实上,去年开始,不少“Z世代”的年轻人甚至怀疑海伦·凯勒是否真的存在过。


图片来源于网络,电影《海伦·凯勒》(The Miracle Worker)海报。


海伦·凯勒的存在如何引起争议?去年5月,TikTok用户@alleyesonharshita发布了一个质疑海伦·凯勒成就的视频,并在视频末尾处写道:“是时候让这些谎言结束了。”这个视频获得了600,000播放量,直到本周,在众多反对声下,视频由用户本人删除。而另一个由用户@curtiswais发布的嘲笑海伦·凯勒“多么奇怪”的视频也获得了上万次播放,并于1月6日删除或者被移除。而活跃至今年1月7日、由用户@krunk19创建的视频被认为可能助长了阴谋论的传播。尽管用户@krunk19的个人主页表示“纯粹是讽刺”,但其去年12月发布的视频声称凯勒是一个“骗子”,她写书和乘飞机的目的都是为了欺骗大众。而视频下方的上百条评论也都怀疑凯勒的存在。


图片来源于TikTok,转引自《新闻周刊》。


除了不少质疑海伦·凯勒存在或者嘲笑讽刺其残疾的视频,“#helenkeller”的话题获得了超过七千万播放量,而“#helenkellerisface”获得370万的播放量,“#helenkellerhateclub”则达到200万播放量。


TikTok上关于海伦·凯勒的内容不断发酵,不少推特用户也开始讨论社交媒体上散播虚假信息的不良影响。编剧丹尼尔·昆卡(Daniel Kunka)表示当他的母亲和自己的侄子侄女讨论海伦·凯勒的时候,两位小孩子竟然认为海伦·凯勒就是一个骗局。


图片来源于推特,转引自《新闻周刊》。


美国作家安迪·蔡斯勒(Andi Zeisler)则表示:“海伦·凯勒并不是圣诞老人。你不必主观上去决定是否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上原本就存在的人、发生的事。”


今年1月6日,TikTok在接受《新闻周刊》(Newsweek)采访时表示,因为一些帖子“对残障予以反人道主义的表达而违反了社区准则”,而部分相关视频已经被删除,但仍存在至今依然活跃的相关内容。TikTok表示,“TikTok是一个具有包容性的线上社区,我们绝不容忍煽动仇恨。”


一位年轻女子在Medium上写道:“这一切是否来自于我们的不安全感?一位失明且聋哑的女性比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获得更多的成功,是不是太难以理解了?或许吧。”去年开始在TikTok上流传的各种关于海伦·凯勒的视频和话题中,海伦·凯勒的残疾被夸大了。不少用户也怀疑她的成就,比如乘飞机周游世界以及写书等。此外,也存在一些关于凯勒是种族主义者的错误说法,或者认为她是否真的活到了87岁。


图片来源于贝特曼档案馆,转引自《卫报》,海伦·凯勒和安妮·苏利文老师的画像,1897年。


《卫报》专栏记者瑞安农·露西·科斯莱特(Rhiannon Lucy Cosslett)认为,尽管目前关于海伦·凯勒作为作家和社会活动家的记录并不难获得,但这一因玩笑而起的集体怀疑使我们不得不反思“Z世代”的轻信与反智主义危机。


科斯莱特指出,按照 “消解语境”(context collapse)的解释,不同于线下面对面有限的受众数量,线上有无限受众。TikTok尤其是“Z世代”们的网络行为则是活生生的“消解语境”行为。在此,TikTok上关于“海伦·凯伦是否存在”的讨论本身似乎成为了一个无意义的骗局。


另一方面,虽然据麦肯锡2018年的报告显示,“Z世代”的人追求真理,重视个人表达并避免使用标签,是“真实的一代”(True Gen),但此次的海伦·凯勒事件似乎与前者所述相矛盾。


这一“例外”是否可以和美国近年来不断发展的反智主义话语相结合也值得讨论。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聪悦的分析,“当前美国的确出现了智能化社会和群智退化并存的怪异现象,海量资讯充斥下,人们越来越不能且不愿用严格的事实考据和逻辑标准分析思考”,而这和“信息民主化所裹挟的阴暗面”相关,在“人人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接受信息或接受何种信息”的语境下,“‘多数人的智慧’从合法性与分量上压倒了真知灼见,恣意传播的谣言和假消息危险地模糊了观点与事实的边界,同时也消解了有理有据的抗辩与大放厥词之间的界限”。


参考资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BF%E5%90%8D%E8%80%85Q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izzagate_conspiracy_theory

https://zh.wikipedia.org/wiki/Z%E4%B8%96%E4%BB%A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5%B7%E5%80%AB%C2%B7%E5%87%B1%E5%8B%92

https://www.mckinsey.com/industries/consumer-packaged-goods/our-insights/true-gen-generation-z-and-its-implications-for-companies#

http://www.xinhuanet.com//globe/2020-10/19/c_139434285.htm

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1/jan/07/helen-keller-why-is-a-tiktok-conspiracy-theory-undermining-her-story

王聪悦:美国面对“反智主义陷阱”,《环球》杂志第21期,2020年1月14日


作者 | 汪天飏

编辑 | 青青子 罗东

校对 |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