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证监会开出了2021年首张罚单,新年首罚剑指操纵市场案。熊模昌、吴国荣控制196个证券账户,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操纵“华平股份”,不过,在连续交易、对倒交易一顿操作猛如虎之后,二人不赚反亏,不仅亏损了3.24亿元,最终还被证监会罚款合计390万元。


当事人之一的熊模昌是华平股份的“元老级”人物,是其创始人之一,也是原始股持有者。据最新公告其仍为华平股份二股东,持股比例6.769%。熊模昌一度淡出公司,在离职期间,熊模昌在2016年间四次减持华平股份共计1373.5万股,套现逾亿元。后其又回归华平股份,随后华平股份爆发长达数月的公司控制权之争,而正是大致在此期间,熊模昌实施了196个证券账户操纵股价,且到2018年2月6日其与一致行动人吴国荣控制的账户组共同持有的股份达到30%,却未按规定履行发出收购要约义务。


不仅如此,华平股份自身也曾违规:2013年年度报告销售收入金额披露不准确;未向审计机构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资料。此外,去年前三季度业绩下滑近6成,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387.3万元,核销应收账款124.4万元,为回收应收账款接受了类似以房抵债的债务重组。


196个账户,盘中连续交易、对倒交易操纵股价 不赚反亏超3亿


熊模昌与吴国荣的合作模式为熊模昌提供配资保证金,要求吴国荣买入“华平股份”数量占流通股数量的15%,并维持股价,吴国荣负责配资并操作账户实施交易。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吴国荣实际控制196个证券账户,包括186个个人账户和10个机构账户。


从操纵手法来看,此案操纵股票的方式较为典型。吴国荣使用其控制的196个证券账户,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采用盘中连续交易,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等方式交易“华平股份”,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及成交量。


证监会表示,操纵华平股份的主要特征包括连续交易、对倒交易、持股优势、资金优势。


不过,二人操纵股价的行为并未取得预想中的效果,账户组卖出股票时股价相对买入价有较大下跌,导致二人不赚反亏。操纵期间账户组亏损3.24亿元。


熊模昌是何人?曾引发华平股份控制权之争,操纵股价与控制权之争或隐秘关联


熊模昌是华平股份的“元老级”人物,是其创始人之一,也是原始股持有者。2003年至2015年,熊模昌在华平股份担任过总工程师、董事、副总经理职位。2015年6月24日,华平股份公告称,熊模昌向公司董事会辞去其担任的公司董事会董事、副总经理职务。此时熊模昌仍持有华平股份6683.3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66%。


在离任期间,熊模昌在2016年间四次减持华平股份共计1373.5万股,套现逾亿元。减持后其共持有华平股份股份5309.82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9.906%。2017年8月起,熊模昌再次被选举为华平股份董事,回归华平股份。


熊模昌曾引发华平股份长达数月的公司控制权之争。2017年12月,智汇科技收购了华平股份13.52%的股权,同时接受华平公司4.77%股权对应的表决权,成为华平集团控股股东。熊模昌曾公开质疑智汇科技作为上市公司控股方的正当性,其称智汇科技资产负债率高,资产质量远低于华平股份,且在收购前三个月内大举买入上市公司股票,涉嫌内幕交易。


智汇科技收购华平股份后,华平股份7名董事、3名监事辞职,关于新的董事监事人选,智汇科技和二股东熊模昌产生了分歧。2018年1月22日,公司收到熊模昌提出的《关于公司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增加临时提案的通知函》,要求在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中增加其提名的9名董监事候选人的相关提案。


2018年1月30日,华平股份公告宣布取消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原董监事也撤回了辞职申请,继续掌管董事会。公司董事会认为,熊模昌提出新增的股东大会临时提案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之争,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和发展。


因为此事,熊模昌将华平股份告上法庭。2018年3月5日华平股份披露,公司收到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送达传票,原告熊模昌请求法院依法撤销华平股份第四届董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决议,即撤销被告董事会做出的审议通过《关于取消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的决议。最后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熊模昌的诉讼请求。


不过在最终召开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智汇科技提名的吕文辉当选为非独立董事,熊模昌提名的李强未当选。


2018年4月23日,熊模昌向媒体公开表示,自己已向上海证监局实名举报华平股份原实际控制人转移上市公司资产,华平股份董事、监事协助实际控制人转移上市公司资产。华平股份实控人曾表示,熊模昌举报大股东是为了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


2018年5月17日,华平股份发布公告,熊模昌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其担任的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职务,同时将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5309.82万股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公司董事、总经理方永新,终止数月来的股份控制之争。


根据华平股份公告,熊模昌此后在不断减持华平股份。2019年,熊模昌共计减持华平股份779.94万股,2019年末持股4529.88万股,持股比例降至8.35%。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熊模昌持股数量进一步降至3993.70万股,持股比例7.48%。


减持之际,熊模昌还曾违规。2020年12月24日,深交所对熊模昌发出监管函:2020年8月27日,熊模昌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221.76万股华平股份股票,占减持时华平股份总股本的0.41%,交易金额1176.39万元,上述减持行为距离减持计划预披露日不足15个交易日,违反了相关规定。


而根据最新公告,熊模昌持股3613.70万股,持股比例已降至6.769%。


从华平股份公告看,熊模昌还频频质押股份,截至去年10月9日公告,其质押比例为75.12%。


公司也曾违规,去年前三季度业绩下滑近6成,为收应收账款设计以房抵债债务重组


华平股份自身也曾违规。据公告,其2013年年度报告销售收入金额披露不准确;未向审计机构提供真实、准确、完整的资料。这被勒令改正。


从其业绩看,2019年前三季度,华平股份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了59.51%。具体看,其2020年1-9月,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三项合计增加计提资产减值准备33873088.7元。这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将减少公司2020年1-9月利润总额25784208.67元。


此外,截至2020 年9月30日,其对已计提减值准备且已确定无法收回的应收账款金额共计1244581.16 元予以核销。


为了回收应收账款,其接受了以房抵债。


据公告,公司及公司子公司华平智慧信息技术(深圳)有限公司于2012年开始与石阡县公安局就铜仁市石阡县“天网工程”建设项目签订了天网一期、天网三期、天网四期项目采购服务合同,合同总金额为37966863.98元。截至2020年9 月30日,该项目应收账款尚余32516423.28元,且全部逾期。


经双方协商,公司委托全资子公司铜仁华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购买石阡县安大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龙亭水岸”小区73套住房,采购价格按照比同小区同房型单平单价低200元-400元的定价,根据实际面积结算,共计金额为32506796.00元。


而这次的债务重组的设计也颇为烧脑。铜仁华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商业承兑汇票支付石阡县安大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32500000元,剩余的6796元以银行转账支付。商业承兑汇票由石阡县人民政府协调,定向流转至石阡县公安局,用于支付公司及公司子公司华平智慧信息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天网一期、天网三期、天网四期项目采购服务合同的款项,金额共计32500000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