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陈维城)疫情培育了用户的消费习惯,令社区团购再次快速发展。与此同时,社区团购平台依旧出现低价倾销、夸大宣传、假货等现象,消费者应该如何维护自身权益?1月13日,新京报贝壳财经对社区团购的行业、团长、用户等方面进行了报道,1月14日,中国消费者协会消费监督部主任张德志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专访,就社区团购消费者关心的话题进行解答。


中国消费者协会消费监督部主任张德志。


新京报:中消协如何看待社区团购的发展?


张德志:有人说,2020年是工业经济到数字化经济的一个转变,因为疫情等影响,特别从武汉等地区开始,电商配送生鲜食品,得到了消费者广泛认可。加上长沙等地兴盛优选的社区团购模式,也被各大电商巨头所关注,基于这几个背景,今年上半年以来,滴滴、美团、拼多多、阿里、京东、腾讯等都参与或投资社区团购。


从整体市场来看,社区团购占生鲜市场比较有限。之所以这次引起了这么大关注,可能外界认为,这种经营模式对传统生鲜食品的供应渠道有所冲击,再加上从社会就业和社会保障角度来讲,对就业相对困难的低端菜贩、夫妻摊造成冲击,新闻也不断出现。


这是中国消费者协会也一直关注社区团购的原因,最核心关注的是社区团购对现在社会供给能力会不会造成根本影响?目前初步来看,社区团购的低价倾销或优惠促销等的获客手段,对传统销售渠道和经营者虽然造成冲击,但基本上还是处于多种形式并存的情况,功能上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从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角度,不能光看眼前消费者是不是得到了便宜的商品,或者比较快捷的服务,我们要看整个的竞争环境会不会影响到消费者以后长期购买的便捷程度、产品质量,以及价格。我们很关注监管对社区团购提出的“九不得”要求,也提醒我们从法律、经济学角度更加长远、宏观、整体地看待社区团购。


新京报:社区团购在2018年就出现,之前就洗牌了一轮,对社区团购发展有哪些判断?


张德志:2018年的社区团购做的比较艰难,因为当时用户的消费习惯还没培育。疫情以后的社区团购跟以前的有区别,与小区周围的便利店合作,这样比较稳健,同时对细分人群采取不一样的模式,毕竟也存在不愿意去排队买菜的人。


这一轮的社区团购是大水漫灌,不是精细化做法。虽然社区团购本身可以压缩很多环节,可以降低管理、配送成本,但互联网企业本身自有成本,技术、管理人才的成本也相当高,而生鲜品类利润比较低。另外整合上游供应链的难度也很高。不出意外,最后只有少数企业能够留存,多数企业会在这种消耗战中退出市场。


新京报:对于社区团购,未来中消协将重点关注哪些方面?


张德志:有两个方面,一是比较直接与消费者相关的商品方面,主要是食品安全、计量和计价的问题,我们肯定非常关心。第二,我们更加关注消费者长远利益,就是公平竞争环境的建立。公平竞争、良好的营商环境的建立,关系到消费者长期、稳定的消费利益。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赵泽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