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与张恒正在上演“剪不断理还乱”。

 

而这一纠葛,不仅延续至2021年,且更加戏剧化。

 

就在郑爽“代孕风波”因张恒自爆闹得沸沸扬扬时,上海市二中院微信公众号1月19日发布消息称,上海二中院对郑爽诉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进行了二审审理。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梳理注意到,2020年以来,带着郑爽前男友这一标签,张恒频因负面新闻成焦点人物,其间不仅因涉嫌拖欠员工工资被起诉,还被限制高消费。此外,被郑爽诉至法庭要求归还2000万元借款并支付相应的逾期利息



根据上海市二中院119日消息,2019年11月12日,一审法院受理了原告郑爽起诉被告张恒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归还借款人民币2000万元并支付相应的逾期利息。2020年11月9日,一审法院判决支持原告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被告张恒不服,向上海二中院提起上诉,请求驳回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

 

上海市二中法院称,双方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二审审理,上诉人张恒提供了新证据,双方当事人围绕案件争议焦点予以了充分的举证、质证。

 

两人的开撕,正是源于当初的相恋。

 

2020826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张恒因涉嫌拖欠员工工资被起诉。而“郑爽前男友”这一标签更是将其直接推上热搜。

 

工商信息显示,涉及诉讼的公司是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鲸乖乖公司”),这一公司成立于2019118日,法定代表人为张恒,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从事人工智能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人工智能公共数据平台等。

 

公司的大股东为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72%,认缴出资额720万元。

 

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背后出现郑爽的身影。这一成立于20181220的公司,认缴出资额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张恒,大股东为郑爽,持股比例68%,认缴出资额1360万元。二股东为张恒,持股比例32%,认缴出资额640万元。

 

通过这家公司,郑爽间接持有鲸乖乖48.96%的股份,并成为鲸乖乖实际受益人,而张恒间接持有鲸乖乖23.04%的股份。

 

根据企查查信息,对于这一公司的出资,已经是郑爽少有的大手笔。目前,郑爽名下共关联10家公司其中有5家公司已经注销。仍然存续的5家公司中注册资本最高的是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

 

此外上海艾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411注册资本625万元上海噶咕娱乐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730注册资本100万元九江酷酷熊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7619注册资本1万元

 

20189月,郑爽和张恒晒出两个人合照,宣布恋情。两人共同持股的上海鲸谷座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正是在双方官宣3个月后成立。

 

贝壳财经记者在企查查上注意到,鲸乖乖公司已经成为被执行人,立案日期为2020824日,执行标的1万元。

 

实际上,鲸乖乖去年已被多名员工起诉,最早开庭的劳动合同纠纷可追溯至2020年619日,从起诉来看,鲸乖乖共拖欠六名员工工资、补偿金、加班车费报销等。

 

此后,张恒不断因此成为话题人物。企查查APP显示,2020年11月上海鲸乖乖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发布日期为2020年11月11日,立案日期为2020年8月25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张恒此前已被限制高消费。

 

记者了解到,鲸乖乖公司运营着一个名为“M77”的手机软件,有群聊、日记本、档案室等功能,可以实时分享自己的身边事。M77官网介绍称“郑爽在这里等你”,而介绍页面也都使用了郑爽的照片。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今年11日,郑爽律师致信鲸乖乖公司员工,对先前公司的运营情况做了说明。律师致信显示,郑爽在鲸乖乖唯一身份是控股公司股东,并不参与运营与决策。这既是成立公司时张恒的要求,也是郑爽对张恒的信任。对于郑爽不再追加投资的原因,信中表示,原管理团队对资金使用没有负责任的规划

 

律师致信显示,张恒管理公司期间,投入的1000万原计划可以支撑到20202月,但在201910月便基本耗尽。张恒要求郑爽追加投资后,郑爽决定不再追投,而张恒也在201911月选择单方面辞职,不再参与公司管理经营。

 

企查查显示,目前,张恒与郑爽的关联公司仅此一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