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IC photo


2014年创办蔚来汽车,6年时间,从“中国马斯克”到2019年“最惨的人”,再到蔚来一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之一,李斌的造车之路颇具戏剧性。


作为人们口中的“中国马斯克”和“中国特斯拉”,李斌和他的蔚来享受着特斯拉带来的红利。但同时,特斯拉依旧是那个造车新势力们眼中的目标和对手。


2021年开年,特斯拉Model Y来了。蔚来准备好了吗?


李斌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在1月9日举办的第四届NIO Day上,蔚来发布了首款旗舰轿车NIO ET7,以及AQUILA超感系统、ADAM超算平台、固态电池包等一系列技术,大秀技术肌肉。


在外界看来,蔚来的技术亮相是与特斯拉展开正面竞争。但在李斌看来,短期特斯拉、BBA品牌是蔚来的竞争目标,长期来看,他更愿将苹果作为竞争对手。


李斌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每一家企业的定位和路线都不一样,特斯拉做的事未必适合蔚来。”


新京报:去年,蔚来成为首个召回的国内造车新势力品牌,主要问题就集中于动力电池等造成的自燃问题。近期又看到关于蔚来与宁德时代合作研究磷酸铁锂电池的说法,基于安全考虑,蔚来是否在考虑推出价位低、续航里程较短、安全性更高的车型版本?


李斌:蔚来始终坚持走双电机、智能化的高端路线,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关于磷酸铁锂电池我们在做各种可能性等讨论,短期内不会量产使用。目前磷酸铁锂电池有技术上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其他品牌遇到的冬季使用体验不佳的问题等。


新京报:2020年43728辆的交付表现你是否满意?在补贴退坡、扩大汽车消费的浪潮下,你对2021年的市场有何预期?


李斌:蔚来的销量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因为采用订单制生产方案,目前购买蔚来全系车型都需要等待6-8周时间,有很多订单还未交付。另一方面,蔚来去年下半年开始在全国部署NIO Space,今年还会加大换电站布局,这将对销量带来足够的支撑。


2020年国内30万元及以上的乘用车市场销量大概在340多万辆,相比2019年增长超10%,蔚来仅占比超1%,在SUV市场占比也仅为3%左右。而奔驰、宝马、奥迪三家的销量就超过200万台,这里才是蔚来的目标市场,蔚来的SUV品牌依然将在该细分市场保持竞争力。


新京报:尽管在你的言语中,并未将特斯拉定义为蔚来汽车的竞争对手,但特斯拉的实力确实客观存在。在不少消费者的心目中,包括蔚来、小鹏等新势力都被当成与特斯拉同等的选车备选。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如何回应与特斯拉的真实市场竞争?


李斌:蔚来短期的竞争对手肯定是宝马、奔驰和奥迪,以及特斯拉的Model S和Model X车型。去年四季度特斯拉两款高端车型在全球销量超过18000台,蔚来也交付了超过17000台新车,二者的差距很小。中短期,蔚来希望更多的BBA等传统油车用户能够选择智能电动汽车。而苹果可能才是蔚来更长期的竞争对手。


新京报:从2019年最惨的人到蔚来汽车2020年股价飞涨成为最意气风发的人,你这期间心态如何?如何看新能源汽车股价高涨?


李斌:过去这一年蔚来确实在资本市场有很多变化,投资人也给了蔚来非常高的期待。从公司来讲,蔚来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蔚来去年卖了4万多辆车,也就相当于宝马、奔驰3个星期的量,相当于它们全球的量就更低了。占中国整个高端市场比例很低,在全球就更少了,所以我们要走的路还是非常长的。


新京报记者 魏帅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