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整年房租3天就出事。”2020年长租公寓爆雷跑路成年度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之一,也再度引发公众对预付式消费套路的关注。预付式消费顽疾的源头是什么?应如何加强对预付式消费企业的监管?


“高龄老人为激活社保卡,被子女抬到银行柜台前进行人脸识别。”数字技术推动了万物的互联互通,然而一些老年人的处境却日益困窘。如何助“老”跨越数字鸿沟?在行政政策、企业产品设计等方面如何协同?


北京法院近五年每年受理金融类纠纷案件约7万余件,法院审判却面临缺席率高、调解率低等问题,专业性更强的北京金融法院设立在即,将承担哪些使命?基层法院执行难问题如何解决?


今年北京两会上,围绕上述社会民生热点难点问题,北京市人大代表、91科技集团董事长许泽玮带来多份建议。


北京市人大代表、91科技集团董事长许泽玮。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解决数字鸿沟问题要靠行政、企业与社会合力


随着互联网等科技的快速发展,智能化、信息化、数字化是大势所趋,一部手机就能搞定很多事情,然而中国老龄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很多老年人跟不上科技发展的速度,数字鸿沟越来越大。


“解决数字鸿沟问题,可以从政府、企业和社会一起联动解决。”许泽玮建议。


从政府角度,他表示,需要政府做好顶层设计以及在政策、法规、审批、资金等方面做好支持和引导,发挥好市场化机制,引导企业利用市场化手段服务老年群体的数字化需求。


企业尤其互联网企业,则可以多从老年群体考虑产品的设计,或者单独针对老年群体推出专门的产品和设备,比如叫车软件设计出一键叫车功能,外卖软件增加语音服务功能等。许泽玮表示,随着老龄化的趋势发展,这个市场将不断扩大,也能保证企业的市场收益。


从社会角度而言,许泽玮建议构建服务老年群体的社会体系,加强培训、教育和引导。家庭成员则应积极关爱和帮助老年群体,帮助其克服对新技术的陌生感和恐惧感。


建议对预付式消费企业接入存管模式


2020年,由长租公寓爆雷引发的涉众型预付式消费问题突出。事实上,近年在私教健身、美容美发、教育培训、房屋租赁等服务行业,预付式消费模式被商家广泛应用。然而,因准入门槛低、从业流动性大等因素,预付式消费已成为消费者投诉的热点。


为此,许泽玮建议市商务局发布规范和指引,参考此前互联网金融整顿过程中的资金存管系统,对涉众型预付式重点消费企业,分行业分阶段上线资金存管系统。


“尤其针对社区预付卡消费零售企业,打造一批服务监管的金融科技企业,协助政府提供第三方监督管理服务,监督预付资金不被挪用、不被乱用,预付金用于指定用途。”许泽玮称。


他还提出,针对社区涉众型预付式消费企业,倡导特许经营与社会福利相结合,发展首店经济、小店经济。同时,受疫情影响,新的一年中小企业仍然面临巨大的复工复产压力,建议延长一年疫情期间针对社区商贩、便利店等优惠政策,助力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


建议北京金融法院推动设立金融科技专业法庭


北京是国家金融管理中心,金融单位数量居全国首位,涉及的法律问题更前沿、新颖,产生的纠纷更国际化、复杂化,因此需要更加专业的法律人才来裁判金融纠纷。


1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关于设立北京金融法院的决定(草案)》,意味着继2018年上海设立金融法院后,北京将设立我国第二家金融法院。


许泽玮建议,推动设立金融科技专业法庭,重点聚焦中小企业融资纠纷,解决申请保全、解除保全两难问题。同时发挥行业协会力量,针对金融科技行业围绕中小企业融资纠纷设立调解机制。


由于北京市16个区经济发展程度不一样,对金融政策、金融监管和金融案件的审判理解程度不一样,容易造成“放任不管”和“过度审判”等多个不合理现象。许泽玮对此建议,要明确北京市金融法院法律地位,对各区产生金融纠纷都在其受理范围内。


针对基层法院执行难问题,他提出,要发挥第三方机构大数据技术,通过大数据、云计算技术介入网络司法拍卖;同时司法辅助系统建设,法拍信息是上述主体收购不良资产的核心环节,司法辅助是获取法拍信息的最有效途径。


此外,他建议邀请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充当协调员、监督员的角色,成立北京市金融法院专家智库,同时加强金融法院对普通居民的普法教育,提高居民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防范的意识。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摄影记者 陶冉 编辑 赵泽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