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二集《守护民生》播出,揭开了孙小果案的大量细节。


2019年3月,一个叫孙小果的人因故意伤害案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决定逮捕,公安机关调查发现,孙小果注册有多家公司,经营多家酒吧夜店,是昆明夜场上有名的“大哥”,貌似合法的公司外衣背后实质是一个涉黑涉恶团伙。



许多昆明人都有印象,20多年前,孙小果就因犯下多起性质恶劣的大案,早年已经被判处死刑。政法机关对孙小果涉黑涉恶团伙犯罪展开调查的同时,纪检监察机关也成立专案组与政法机关协同办案,深挖背后的“保护伞”和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对涉及的一百多名公职人员进行了审查调查,最终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0人,组织处理50人,谈话提醒22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9人,查清了这一案件中存在的公职人员徇私枉法行为。


专题片中介绍,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原名孙学梅,早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继父李桥忠当时是五华分局副局长。1998年,二人就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所犯强奸案被查处,孙鹤予被开除公职并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李桥忠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给孙小果违规办理取保候审的两名警察也被以渎职罪追究了刑事责任。



孙小果因1997年再次犯下多桩重案,于1998年2月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孙鹤予和李桥忠的运作下,孙小果“死而复生”。


孙小果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之后,先后经历了两次改判。第一次是1999年,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后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孙小果被投入云南省第一监狱。2007年9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启动再审,并最终由死缓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


专题片中介绍,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田波为孙小果案“开了第一个口子”。


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曾经在部队服役,他打听到田波也曾经在同一个部队当过兵,就辗转托战友约田波吃饭。他两次每次5万块钱给田波送过10万块钱,田波在这个过程中,想方设法为李桥忠出主意想办法。


之后,李桥忠夫妇把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作为重点公关的对象,向他行贿十余万元。



梁子安明知这个案子不该改,但面子上又抹不开,于是告诉李桥忠夫妇,这事难度大,建议他们再找找院领导。


调查发现,李桥忠又通过不止一个人和时任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打了招呼,其中之一是时任云南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李桥忠辗转通过一个私人老板结识了袁鹏,送了3万元,袁鹏接受请托给赵仕杰打了个电话。


“袁鹏是省里面主要领导的秘书,当时李桥忠告诉孙鹤予说,他是当秘书的,他背后的人官有多大,他的权力就有多大,对方接到电话那考虑的肯定是这个人,这个事情是你跟我提的,还是你背后的人跟我提的。”云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张雪贫对此分析。


由此,孙小果完成了“复活”的重要一步,刑期变成了有期徒刑20年。


调查发现,李桥忠夫妇同时又在监狱系统活动,操作违规减刑,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和李桥忠既是老乡又是战友,于是不顾原则答应给他帮忙。


调查组调取孙小果服刑期间的记录查证,发现多名监狱管理人员在领导授意下违纪违规,给予孙小果不正常的特殊待遇,孙小果每个月考核都是满分,连续七年被评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接连获得减刑。


尤其荒唐的是,孙小果还号称在监狱里发明了一个“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后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第一监狱据此认定孙小果“重大立功”再次报请减刑。


调查表明,井盖设计图纸其实是孙鹤予托人从外面带进去的,当时云南省第一监狱有机械加工车间,从技术到材料都有便利条件,在一些监狱干警帮助下,同监其他懂技术的犯人制作出了模型。


孙小果的设计陈述材料经鉴定都不是本人笔迹,是同监犯人代写的。孙小果面对诸多证据,仍一口咬定井盖是自己发明,但谎言被调查组当场揭穿。


专题片透露,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总共减刑3次,2009年1月转监到云南省第二监狱,在二监又减刑两次,于2010年4月出狱,实际服刑时间只有12年5个月。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经再审依法公开宣判,对之前两次改判依法予以撤销,维持1998年一审的死刑判决,并和他出狱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2019年12月15日,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19人分别被判处两年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


2021年1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评论文章称:看似匪夷所思,却深刻反映了当时的风气积弊。不少人收受了孙家的钱物,但他们都表示并不是图财,更多的是“朋友圈”“战友圈”熟人请托,看的是人情和面子。最终,人情关系和领导意愿闯进了属于法律的空间,并凌驾在法律之上。


“大祸酿成,往往起于无数小环节的失守。每个人都松一个小口子,通融一下,最后就撕开了一个大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