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将视角从《乘风破浪的姐姐》跳转到《追光吧!哥哥》,观众们会瞬间陷入清奇的画风转变。相较姐姐们的潇洒、率性、不惧年龄,“油腻”、“搞笑”是哥哥的追梦关键词。但对于这些大部分已然步入中年前奏的男艺人而言,他们像男孩一样时刻保持热血,偏爱着暴露年龄的审美,突如其来的“调皮眨眼”令人措手不及,对于“唱跳”这件事也总是用力过猛。新京报独家专访李泽锋、符龙飞、伍嘉成三位“哥哥”,听他们讲述自己的追梦方式,以及独特的“去油”妙招。


符龙飞


三十岁没有危机,“去油”各有妙招

 

新京报:如今外界都在探讨“男性的中年危机”,30岁似乎已经是中年前奏,哪些时刻你也感觉到中年危机感?


李泽锋:没什么中年危机,我觉得无论男女,不用太把自己年纪当成一件很大的事情,越是提醒自己,越是哪里都有危机。不需要自己引导自己我中年了,我危机了。哥哥姐姐这节目不就是告诉大家哪个年龄段都可以尝试新的东西,挑战新的领域。


李泽锋


符龙飞:冬天穿秋裤算不算嘛?哈哈哈,除了这一点我好像还好。


伍嘉成:首先肯定是数字啊,接近30肯定是有这么一个小危机感的,我觉得30也不是中年吧,只是作为一个男生变向男人更成熟的一个阶段,更具备一种责任感或者说是成熟危机感还好,就希望能更有担当一些。


伍嘉成

 

新京报:如何理解观众评价哥哥“油腻”?最近掌握了什么“去油”方法?


李泽锋:观众们都是在看了哥哥们表演之后做出了评价。你这个动作不好,油腻了,或者你那个眼神过了,油腻了。我觉得更多的是告诉我们如何做才能更好。去油方法就是听人劝,有良好的自我认知。


符龙飞:其实任何一个词的意思都是约定俗成的,大家用一个具象的味觉感受来评价哥哥们。那各地人有不同的口味偏好,有人喜欢热油爆炒,有人喜欢原味白灼,一菜多吃,有啥不好的呢?而且说真的,我真没觉得哥哥们“油”,他们真都挺可爱的。


去油的话,就用点强效去油的洗面奶呗,哈哈哈哈。


符龙飞


伍嘉成:我觉得“油腻”是现在观众对于男性是否符合自己审美的一种评判吧。果你喜欢这个哥哥你就永远不会觉得他油腻。如果他不符合你的喜好的话,可能你怎么看都会有点怪怪的。


我觉得去油最好的就是多运动,让自己保持一个很好的体态,仪容仪表,我觉得这就是很直观给人感觉没那么油腻”吧。大家保持良好的生活状态。这个绝对是最好的


李泽锋

 

渴望、等待舞台太久了

 

新京报:为什么参加《追光吧!哥哥》? 再次站上舞台,感觉上有什么最大的不同?


李泽锋:因为自己本身喜欢唱歌,但是没有机会。正好收到了邀请,就来了。如果有一定流量,可能会接到更好的角色。


符龙飞:还是因为舞台。渴望、等待舞台太久了,也希望自己年过三十还能一直保持一个昂扬的斗志的年轻的心。对我来说,舞台的吸引力,是一直没变的,可能现在会比以前更自如一点?毕竟多吃了十年白米饭了嘛。


伍嘉成


伍嘉成:因为我觉得这两年,舞台的机会太少了。同时我也想在大家(观众)面前证明自己的歌唱实力再次站上这个舞台感觉最大的不同是身边的伙伴不同了。之前可能是跟我年龄差不多的或者说弟弟,这一次大部分都是哥哥,而且哥哥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都特别优秀我们分别带着不同的角色组成一个团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追光吧!哥哥》公演剧照

 

新京报:之前是否有关注过《乘风破浪的姐姐》?在你看来,哥哥和姐姐在“追梦”态度、方式等方面,或者相处模式上,有哪些不同之处?


李泽锋:我自己看着,觉得没什么不同,大家都很努力,哥哥姐姐都很优秀。但是听我身边的人反馈,姐姐们很清爽,哥哥们容易用力过猛,就油腻了。我觉得挺好的,哥哥们给大家提供了很多笑料,这就是哥哥们独特的追梦方式。


符龙飞:有看。其实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大家只要有梦,敢追,就值得鼓掌叫好,情到深处都该哭哭,该笑笑,没啥差别。但其实吧,女生有的时候比男生更果断,这也是我看姐姐节目觉得这些女生身上的魅力点。


伍嘉成:我觉得追梦态度都一样吧,也想挑战自己不同的一面。大家相处模式来说,男生在一起更燃一些,就很想把这个事情做好,大家一起,比较像兄弟一样的相处。


《追光吧!哥哥》剧照

 

初代男团因“身经百战”而“能打”

 

新京报:外界都在称赞“初代男团”的实力,在你看来,为何初代偶像们的业务能力都非常能打?


符龙飞:可能因为我们“身经百战”吧。“初代男团”的团员们是在中国市场被日韩男团冲击最厉害的时候出道的,那时候我们不管做什么都被说是在学别人,可能也因为那时候的磨练,所以现在不管心态还是在舞台上都能更扛住压力吧。


伍嘉成:对,我觉得这一次我看到了符)龙飞健次还有尧他们的实力都非常强劲。可能也是当时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做)团体环境吧现在大家对男团女团都有了新的认知,也是挺好的我觉得大家当时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所以有现在这个实力,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肖顺尧的现代舞惊艳舞台。

 

新京报:在参加这档节目之前的工作、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有观众评价这类节目为“翻红舞台”,是否确实也想过通过这档节目让更多人认识自己?


符龙飞:之前没工作的时候就按时去健身房,上一些专业课,晚上大多闷在自己小工作室里写歌,看看电影呗。和很多人的状态没啥大差别。就像我在节目里说的,能通过每个舞台让更多的人认识并记住符龙飞,我就很开心了。


伍嘉成:之前的工作状态都是以做音乐为主,然后每天都冲浪啊,也因为冲浪而产生了我第二张专辑,都是以围绕着这个(冲浪)来进行。当然,也是想通过这么好的平台,这么好的节目,让更多的人认识伍嘉成是谁伍嘉成的实力是如何的。


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 佟娜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