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截图。


“用刀片划开手腕皮肤,挤压出鲜血,再用塑料滴管吸取鲜血,装入一个很小的玻璃瓶中,如果鲜血不够,可能还要再多划两道口子……”这不是什么恐怖电影情节,而是一个17岁女孩制作“血吊坠”的真实操作。

 

据媒体报道,当下,“血吊坠”送男友可“辟邪挡灾”等说法在部分年轻人中流行起来。在某些电商平台上,“血吊坠”生意火爆,部分商家月销售量千余单。

 

“血吊坠”的走红,让不少人惊掉了下巴:“都2021年了,还有人信这种鬼话?”“自残放血竟成了爱的证明,这些人疯了吗?”

 

舆论在震惊之余,更多的还是痛惜。要知道,割伤自己采血制作吊坠,很容易给身体留下难以抹去的伤痕;况且,采血需要极高的环境要求,若自己给自己采血,势必难以达到相应的要求,存在很高的感染风险。

 

一个浅显的道理是,一个连自己身体都不懂得爱惜的人,拿什么去爱身边的人?但对一些心智不成熟却又陷入爱河的人来说,这些浅显的道理,显然不足以令其走出认知误区。

 

其实,类似对血液的迷信,或许与传统的一些糟粕观念有关。古人常常会有“歃血为盟”的说法,以此去肯定双方契约的有效性;而在进行一些仪典时,古人也常常会有类似举动,用动物的血去“感念上天”。

 

但要明晰的是,此类做法或许在当时社会的观念中具备某种正当性,但在现代化的法治社会中,类似观念早已被摒弃,也不为法治社会所允许。

 

现实中,受残留于公众观念深处的一些封建迷信观念影响,比如“少女血可以辟谣挡灾”等错误观念,一些不懂世事的青少年在刚刚接触恋爱时,便会陷入此类误区。而令人担忧的是,一旦这种荒谬做法形成风气或潮流,再去遏制委实不易。



日常生活中送情侣一个特殊礼物,比如包含对方头发的手链、吊坠等,用这种方式表达爱意和祝福,是人们所乐意见到的。但“血吊坠”的出现,却将这种“祝福”引入了邪路。

 

另一层面去看,在“血吊坠”逐渐走红的过程中,一些商家扮演了推波助澜的不光彩角色。

 

报道称,部分商家除了售卖吊坠玻璃瓶外,还会额外赠送采血针、滴管、创可贴等用品,有的甚至会向买家传授相关制作方法。种种迹象显示,“血吊坠”已形成了一套相对完整的产业链。

 

事实上,早在2006年,媒体就报道了“上海情侣互取鲜血作礼物”事件,有少女甚至向男友表示“爱我就送我血挂件!”当时就有声音表示,这种潮流不排除是青少年的效仿心理在作怪。而近年来,这种残忍恐怖的“浪漫”被进一步放大,效仿者更多了。

 

毫无疑问,此事暴露出来了部分青少年对“表达爱意”方式的认知误区。对此,学校、家庭、社会多方应该加强对青少年的引导,帮助青少年去树立正确的价值取向与“恋爱观”。

 

但观念的普及需要久久为功,当务之急还是监管与平台治理及时跟进。诱导消费者制作“血吊坠”,逾越了起码的底线。鉴于此,平台应该负起主体责任,将这类商铺该下架下架,对这类生意采取关键词屏蔽与拦截等方式加以遏制;监管部门也要创新监管方式,加大惩戒力度,堵死这类商家的生存空间。

 

无论如何,要及时斩断这条“带血”的产业链,不能任由“血吊坠”扭曲年轻人的恋爱观。而针对那些迷信观念残渣,各方面也当用科学的普及去对冲和纠正,引导更多人信“科学”不信“迷信”。


□陈广江(媒体人)

编辑:陆玖  实习生:潘宇洁  校对: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