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栾若曦)刚被邻居们“嫌弃”的特朗普,又遭到了部分共和党人的疏远。

 

最近,共和党内部兴起了一阵与特朗普“切割”的浪潮,有些人想转身离开,彻底切断与特朗普的联系,还有部分共和党人试图让共和党调转方向,远离特朗普的影响。

 

不过,特朗普依旧受到大部分共和党选民的欢迎。这让共和党人想要和他划清界限变得艰难。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在许多选区中,想要赢得中期选举胜利,最平稳有效的方法就是直接吸引支持特朗普的选民。

 

数十名共和党人计划离开共和党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政府中的数十名共和党人正在计划离开共和党,与特朗普划清界限。

 

报道称,他们不满于特朗普散播选举欺诈的说辞,原本希望在他离任后,共和党人能与特朗普“分道扬镳”,不过,近期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大失所望。

 

此前在参议院投票决定弹劾前总统特朗普是否违宪时,绝大多数共和党人都选择站在特朗普一边,支持审判违宪。当地时间1月28日,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凯文·麦卡锡还特意前往佛州棕榈滩镇海湖庄园与特朗普会面,寻求特朗普对2022年中期选举的支持。

 

数十名曾在小布什政府任职的共和党人计划离开共和党。/路透社报道截图

 

路透社认为,共和党领导人不愿与特朗普划清界限是促使这些共和党人做出离开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些计划离开的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已经认不出这个自己曾服务多年的政党。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美国财政部分管恐怖主义和金融情报事务的副部长吉米·古鲁莱表示,“我认识的共和党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党内盛行‘特朗普崇拜’”。美国前财政部长罗莎丽奥·马林表示,除非参议院在弹劾审判中给特朗普定罪,让共和党摆脱“特朗普顽疾”,否则他们不会再给共和党领导人投票了。

 

对此,共和党内也有人出来打圆场。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伦娜·麦克丹尼尔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党内的确有点小矛盾,但是我们终会走到一起,我们必须这样做”。

 

然而,这真的是“小矛盾”吗?路透社分析指出,许多人为共和党服务了一生,但在最后关头选择离开,这表明共和党内围绕特朗普及其政治遗产的冲突日益加剧,共和党正在分裂。

 

有人发起行动清除特朗普影响

 

路透社分析认为,共和党内部主要有三股势力,心怀不满的温和共和党人、对特朗普依旧影响共和党议员感到厌恶的独立派人士以及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

 

除了一些不再愿意服务共和党的人士,仍有部分共和党人试图做点什么调转共和党的前进方向。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伊利诺伊州共和党众议员亚当·金青格宣布成立新的政治行动委员会,致力于清除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影响。

 

特朗普下台后,共和党议员建立新的政治行动委员会。/CNN报道截图

 

“过去几周,共和党似乎要苏醒,结果又再次沉睡。”金青格指出,现在部分共和党人把中期选举利益放在政党的原则之上,共和党已经失去了方向。

 

金青格认为,共和党错误地变成了以特朗普为优先的政党,“现在最大的危险是我们还贩卖阴谋与谎言”。

 

金青格是众议院中投票支持以“煽动叛乱”弹劾特朗普的10名共和党众议员之一。然而,美国新闻网站Vox指出,金青格的努力略显“孤独”。不仅金青格的家人写信谴责他的行为,伊利诺伊州的共和党人也对他很是不满。

 

分析称共和党很难“摆脱”特朗普

 

从本质上而言,共和党人无论是“离党出走”,还是留下另辟新路,都是因为共和党内部在未来道路和特朗普政治遗产的问题上存在争议。不过,这场争议似乎会在当地时间2月3日迎来一个转折点。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众议院共和党人正在准备决定两名共和党众议员的命运,这两名共和党众议员对特朗普的态度迥异。

 

当地时间2月3日晚间,共和党人将召开私下会议讨论决定是否剥夺众议院共和党三号人物利兹·切尼的领导地位,她因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而在党内备受批评。与此同时,他们还将权衡是否惩罚支持特朗普的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她曾发表极端言论威胁民主党议员。

 

共和党领导人正面临严峻考验。/《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华盛顿邮报》指出,这是共和党内部分裂之际带来的又一挑战,而如何解决这一挑战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麦卡锡的选择。佛罗里达州前共和党国会议员卡洛斯·库贝洛表示,麦卡锡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显然他试图在党内长期利益、自己的短期利益以及现任议员利益之间找到平衡。

 

半岛电视台指出,这两项决定反映了共和党内部出现的裂痕。而两项决定能否通过,也将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共和党未来是继续忠于特朗普,还是回归更加传统的、建制派小政府与低税收的共和主义。

 

许多共和党人认为只要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共和党便可以高枕无忧,不再受到特朗普的影响。然而,《时代》杂志撰文分析称,除非出现新一代领导人,彻底拒绝党派主义,完全抵制极端组织,否则共和党短期内不会改变,特朗普主义将会一直在共和党内部存在。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