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在近期举行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博智宏观论坛月度研判例会上,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博智宏观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曹远征在谈到“需求侧管理”这一话题时表示,虽然中国告别了绝对贫困,但目前中等偏下收入群体仍是人口的主体,有将近10亿人。对这一主体人口而言,虽然有较高的边际消费倾向,然而收入仍是消费的硬约束,有支付能力的最终需求不足仍是中国最大的现实。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是2035年前需求侧管理的第一要务。


那么,如何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并提振这一群体的消费?在曹远征看来,加快城市化发展,使更多的农民进城务工,是提高低收入阶层收入的有效途径。“一方面,加快城市化进程,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以增加低收入家庭务工收入的同时,建立和完善包括宅基地在内的农村集体用地入市以增加低收入家庭的财产性收入;另一方面,在加快农民工的市民化进程的同时,通过国有股权划转社保的方式以提高其边际消费倾向。这些都应成为十四五期间需求侧管理的重点领域。”曹远征表示。


曹远征还指出,从收入分层来看,客观上存在着两个中国。一个是上述的中低收入中国,另一个是人口已超4亿的中高收入中国。对后一群体而言,有车、有房,相对于前一群体,支付能力已不再是硬约束。相反,他们需要新的供给,尤其是服务品的供给。换言之,对他们消费的约束是高品质服务,集中体现在子女教育、医疗健康以及养老服务的提供上。


“鉴于这一群体的人口已超过美国人口,并且在未来15年间仍将扩大一倍,达到8亿-9亿,超过目前欧洲、美国和日本人口总和,届时中国将成为拥有最大中等以上收入群体的国家。因此,无论当下还是未来,都应为需求侧管理未雨绸缪的重要方面。”曹远征进而建议,政府应加大对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包括医院在内的公共卫生设施以及养老设施的投入。与此同时,开放与此相关的服务领域,允许民营和中美合资,独资经营,这既满足中高收入群体的当前消费,也为迎接未来服务型社会的到来打下基础。更为重要的是,人力资本提升既是扩大供给,也是创造需求。只有提升人力资本,才能使经济可持续发展,稳定地螺旋式上升。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