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栾若曦)近期受到审判困扰的人不只特朗普一个,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有一脑门子官司。与特朗普不同,内塔尼亚胡依旧在任,他也因此成为以色列历史上首位接受司法审理的在任总理。

 

据《纽约时报》报道,根据以色列法律,其他政府部长一旦受到指控就必须辞职,然而总理可以在受到指控时留任,直到被定罪。

 

当地时间28日,以色列耶路撒冷地方法院开庭审理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案,其本人短暂出庭,正式否认了对他的指控。

 

距离以色列两年内的第四次大选还有6个星期,此时针对内塔尼亚胡的审判又将带来哪些变数?

 

内塔尼亚胡被诉受贿、欺诈和背信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28日,内塔尼亚胡出庭否认指控。这是自去年5月耶路撒冷地方法院首次开庭审理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案以来,内塔尼亚胡第二次出庭,也是他第一次在法庭上发言。内塔尼亚胡一共出庭20分钟,否认了针对他的指控后便随车队离开。

 

这个案件的调查已经持续了多年。2019122日,以色列总检察长曼德尔卜利特公布起诉书,以受贿、欺诈和背信3项指控起诉内塔尼亚胡。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否认腐败指控。/CNN报道截图

 

起诉书指出,内塔尼亚胡被控涉及三起案件,分别是1000号案件”“2000号案件”“4000号案件”。

 

1000号案件”中,内塔尼亚胡被指控在2007年至2016年期间从好莱坞制片人米勒汉和澳大利亚亿万富翁詹姆斯·帕克手中获得了价值30万美元的礼物,包括雪茄、香槟等。作为回报,内塔尼亚胡向财政部施压,要求延长像米勒汉一样的以色列侨民的免税期限,还协助他续签了美国签证以及帮助米勒汉完成电视频道的合并交易。

 

2000号案件”指的是内塔尼亚胡涉嫌与以色列《新消息报》(Yediot Aharonot)完成交易,通过立法遏制其竞争对手《今日以色列报》的实力,以换取《新消息报》对自己的支持性报道。

 

最后,检方在4000号案件”中指控内塔尼亚胡要求以色列电信大亨艾洛维奇旗下新闻网站Walla发布对他有利的报导。作为回报,内塔尼亚胡则不做任何会影响其商业利益的事,还为其带来价值约3亿美元的监管利益。

 

美媒称涉嫌贪腐案审判或持续数年

 

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案可能要持续数月甚至数年才能做出判决。此前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该审判已经被推迟多次。近日,内塔尼亚胡的律师还向法官提出请求,希望把对检方证人的听证会推迟到当地时间323日的以色列大选之后。

 

以色列媒体报道称,如罪名成立,内塔尼亚胡因受贿面临的最高刑罚是10年监禁,因欺诈和违背公众信任面临的最高刑罚是总共3年监禁。

 

距离以色列选举还有6个星期的时间,此时审判引发了内塔尼亚胡支持者不满。以色列议会议长亚里夫·莱文在接受《今日以色列报》采访时表示,审判程序在此时依旧进行,将会导致“司法部门粗暴干涉选举过程”。

 

针对内塔尼亚胡的审判释疑。/《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其政治对手则试图将内塔尼亚胡面临的法律困难最大化,声称他已不再适合担任总理一职,要求他自行辞职。根据以色列法律,总理可以在受到指控时留任,并且直到所有上诉都被驳回时,他才会被要求辞职。

 

内塔尼亚胡对此回应道,只有投票结果才能让他离任,还辩称这些针对他的指控都是“捏造的”,未当选的官员试图违背选民的意愿迫使他下台。不过,内塔尼亚胡的言论也受到批评,被指破坏了民众对司法体系的信任。

 

还有许多内塔尼亚胡的追随者与反对者在法院外聚集,高举各自的标语。当地时间27日晚,内塔尼亚胡发表声明,敦促民众在新冠疫情期间待在家里,不要前往法院示威。

 

分析人士称审判不会对选举产生重大影响

 

20194月、20199月和20203月的三次大选后,以色列即将迎来两年内的第四次选举。20201223日,以色列议会议长莱文宣布由于联合政府预算案未能按期通过,以色列议会自动解散,并将于2021323日重新进行大选,内塔尼亚胡与中间党派蓝白党领导人甘茨近8个月的“联姻”就此破裂。

 

《纽约时报》认为,事实上,以色列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面临另一场选举的原因之一在于,近年来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与反对者人数基本持平。这意味着,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他的政治对手,都不可能稳定地获得议会多数席位,从而导致一场又一场的选举来打破僵局。

 

内塔尼亚胡离开了审判现场。/《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最近公布的民意调查显示,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集团依旧保持着领先地位。

 

许多分析人士指出,审判不会对选举中选民的投票偏好模式产生重大影响。以色列政治分析人士达莉亚·谢恩德林认为,因为长期以来,针对内塔尼亚胡的指控与审判一直是公众讨论的一部分,以致于大部分以色列选民都在审判开始之前形成了对指控的固定看法,“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审判影响选民的迹象”。

 

尽管如此,这次审判还是造成了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集团内部的分裂。内塔尼亚胡此前的盟友吉德翁·萨尔组建了独立组织“新希望”,试图吸引对内塔尼亚胡感到不满的利库德集团选民。但是萨尔在民调中明显落后于内塔尼亚胡,而且“新希望”也瓜分了其他反对内塔尼亚胡政党的得票率,这反而让萨尔更难组建执政联盟。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