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篮出征亚预赛再遇变故。图/社交媒体


新京报讯(记者 徐邦印)2月12日,中国篮协对外透露,已经收到国际篮联亚洲区来函,由于卡塔尔近期新冠疫情加剧,卡塔尔公共卫生部决定取消从明天起所有即将在卡塔尔举办的赛事,确认已无可能举办原定于2月17日开始的2021年男篮亚洲杯预选赛A组、B组和E组的比赛。


经过中国篮协以及教练组的研究,中国男篮即日起将进行休整。中国篮协将与国际篮联保持密切沟通,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下一步的计划。自2020年2月中旬亚预赛第一窗口期被推迟以来,过去一年时间里,几经波折,中国男篮始终没能亮相亚预赛赛场。


亚预赛赛程数次更改


亚预赛三个窗口期的时间原本为2020年2月、2020年11月、2021年2月,但在去年2月,因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第一窗口期的多场比赛被迫延期,其中便包括中国男篮与日本队、马来西亚队的两场比赛。


去年9月,经国际篮联医学委员会和竞赛委员会提议,并由国际篮联执委会确认,考虑到球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的安全、健康,各大洲的杯赛预选赛取消原本的主客场制,改为在同一赛区进行。去年10月,亚预赛第二个窗口期的多个主办城市确定,中国男篮所在B组的比赛在卡塔尔多哈进行。


不过,在亚预赛第二个窗口期比赛临近时,国际篮联突然宣布,“由于相关防疫规定,有些国家和地区球队的国际旅行不被允许,导致部分球队无法参加本窗口期比赛。”国际篮联亚洲区办公室随即调整了亚预赛第二个窗口期的赛程,最终只有11支球队参加了比赛,包括中国男篮在内的13支球队没能参赛。


今年1月20日,国际篮联发布公告,由于没能派队参加亚洲杯预选赛第二窗口期的比赛,中国篮协、韩国篮协、中国台北篮协被处以16万瑞士法郎(约116.8万元)的罚款,并被扣掉预选赛的2个积分,如果能够参加接下来的窗口期比赛,罚款和扣分都将减半,一同被处罚的还有没派队参加美洲杯预选赛的加拿大篮协。


关于亚预赛第三个窗口期的主办城市和赛程,国际篮联也几度更改方案。去年12月中旬,国际篮联曾确认,第三个窗口期的B组比赛将在日本东京进行,但在1月22日又突然更改主办城市,中国男篮所在B组的比赛移师卡塔尔多哈,如今,卡塔尔多哈也确认无法承办比赛。


近几日,中国男篮一直在积极备战亚预赛。图/社交媒体


多支参赛队伍无所适从


据中国篮协此前透露,无论是亚预赛第二个窗口期改为赛会制,还是第三个窗口期比赛地移师日本东京,中国篮协都在与国际篮联积极沟通,竭尽全力赴外参赛,只是由于没能克服国际旅行等困难,才被迫缺席第二窗口期的比赛。


当国际篮联最终确认第三窗口期的部分比赛于卡塔尔多哈举行后,中国篮协随即承诺赴多哈参赛,组织国家队集训,制定各项参赛方案。即使同组的中国台北队、马来西亚队参赛成疑,中国男篮仍在春节假期期间坚持训练,力争不被其他因素干扰。


但是,外部的因素再度打乱了中国男篮的安排,随着卡塔尔多哈确定无法承办亚预赛第三窗口期的比赛,中国男篮宣布即日起进行休整。


疫情对体育赛事的影响是事实,谁也不会否认亚预赛是亚洲范围内最重要的篮球赛事之一,中国篮协和中国男篮对此始终认真对待,但以国际篮联、国际篮联亚洲区办公室为首的赛事组织方,显然对办赛的困难程度准备不足。


当亚预赛本身意外不断时,国际篮联和国际篮联亚洲区办公室没有明确的预案,常常在比赛临近时才缩减赛程、推迟赛事、更改比赛地点,很大程度打乱了各支球队的参赛计划,对于各支参赛球队在人员、国际旅行上的困难,不仅无法协助解决问题,还在事后对未参赛球队一罚了之。无论对于承办城市,还是参赛队伍、运动员,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编辑 韩双明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