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钱雅卓 实习生 侯吴婷)自当地时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职至今,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已近一个月,其对华政策一直受到广泛关注。路透社曾评价称,如何处理中美关系是拜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

 

就职至今,拜登政府应对中国事务的团队也日渐明晰。

 

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17日,拜登为其新成立的国防部中国战略工作小组任命了3名成员,分别是梅拉妮·哈特(Melanie Hart)、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伊丽莎白·罗森伯格(Elizabeth Rosenberg)。

 

当然,拜登政府的“中国团队”远远不止于此,还包括资深外交政策专家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罗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以及年轻一代的精通中文的杜如松(Rush Doshi)和朱利安·格维兹(Julian Gewirtz)。

 

有美媒观察后发现,拜登组建了一支“态度强硬的中国政策团队”。不过,彭博社也同时指出,拜登政府是否会真的对华采取强硬路线,目前并不明朗,因为其政府团队中的许多官员在奥巴马时期都致力于与中国建立密切、友好的关系。

 

2月8日,对于拜登近期表示美国并不想同中国发生冲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称:“中方致力于同美方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将继续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双方应相向而行,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更好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

 

拜登政府“中国团队”添新成员

 

拜登政府这个五角大楼中国战略工作小组于上周三(2月10日)成立,专门负责研究对华政策,有分析称,拜登对中国事务十分重视。

 

上述3名新成员中,哈特曾是美国进步中心的高级研究员。根据最新的任命计划,她将负责帮助拜登政府审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推出的“清洁网络”计划,这项计划意在迫使各国禁止华为5G网络。哈特多次发表对华强硬言论,2020年10月,哈特还曾发表报告称,中国政府为华为提供的补贴,推进了华为的发展,美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相关措施,为美国及其同盟国家的供应商提供更多支持。

 

梅拉妮·哈特(Melanie Hart)。/ 彭博社报道截图

 

另外两人也属于对华强硬派。国防部拉特纳和财政部罗森伯格都曾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工作,二人在该中心与其他研究成员合作发表文章称,“中国挑战就是此时此刻了。”

 

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 新美国安全中心网站截图

 

伊丽莎白·罗森伯格(Elizabeth Rosenberg)。/ 新美国安全中心网站截图

 

早在拜登正式上任前,他就确认了“中国团队”里的两位主要人物,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和中国事务高级主任罗拉·罗森伯格。

 

库尔特·坎贝尔具有丰富的外交经验,早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就曾担任国防部高级官员,主管亚洲事务。2009年至2013年,坎贝尔担任奥巴马政府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曾帮助奥巴马策划“亚洲再平衡”战略。

 

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财富》杂志网站截图

 

罗拉·罗森伯格也是美国外交事务的资深专家,她是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总统竞选团队中的外交政策顾问,还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与朝鲜事务主任。此前,她还是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幕僚长。

 

罗拉·罗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 推特头像

 

除此之外,还有和罗拉·罗森伯格同等职位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高级主任杜如松和中国事务主任朱利安·格维兹。

 

杜如松(Rush Doshi)。/ 推特头像

 

杜如松中文流利,之前是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计划主任和外交政策研究员、美国耶鲁大学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也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希拉里的亚洲政策工作组成员。格维兹曾是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也精通中文,2018年刚刚获得牛津大学中国现代史博士学位。

 

朱利安·格维兹(Julian Gewirtz)。/ 哈佛大学出版社网站截图

 

拜登“中国团队”释放了哪些信号?

 

拜登对中国事务的重视不言而喻。除了专门成立国防部中国战略工作小组之外,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所有团队都将中国事务纳入其工作重点中。

 

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埃米莉·霍恩在接受美国新闻网站Axios采访时表示,坎贝尔的印太团队是国家安全委员会最大的地区团队,中国和印太事务无疑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优先事项。其实,不仅包括印太团队,中国事务已同时延伸至国家安全委员会里的所有团队,包括技术和国家安全、全球卫生安全与生物防御、国际经济等其他团队。

 

拜登成立国防部战略小组研究对华政策。/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拜登在其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中提到,中国是美国重要的竞争对手,但同时美国也随时准备在符合美国的利益条件下与中国合作。

 

印太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一方面同意将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另一方面也提倡两国在一些事务上进行合作。

 

坎贝尔曾多次表示,中美在抗疫方面合作才是众望所归。去年3月,他与杜如松在《外交政策》上发表文章,呼吁口水仗对遏制新冠疫情毫无益处,中美不仅仅在疫情防控上需要合作,在气候变化等其他全球性挑战上也应该联手。杜如松还曾发表文章建议两国建立更完善的沟通机制,以降低冲突风险。

 

新京报记者 钱雅卓 实习生 侯吴婷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