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全面推进健康乡村建设,提升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和健康管理水平;提升乡镇卫生院医疗服务能力;加强县级医院建设;加强妇幼、老年人、残疾人等重点人群健康服务。


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受访者供图


2021年初,新冠疫情再次在多个乡村暴发,凸显出乡村公共卫生服务能力的薄弱之处。如何提升乡村公共卫生水平和医疗服务水平?多年来一直进行整合医学研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代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提高基层医生水平,提升乡村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水平的过程中,特别需要发挥整合医学的作用。”


“这次新冠疫情,给世界以极大的提醒,一个小小的病毒,几乎要令世界停摆,全世界那么多基础研究拿它没办法,成千上万的药厂推出那么多药品,结果找不到一个特效药,”樊代明说,“为什么呢?在今天,科学特别是医学的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微观化,注重碎片化知识的探索,忽视了整体公共卫生的研究。”


樊代明说,在疫情暴发之初,世界上想了那么多防疫的办法,结果还是戴口罩最有用,戴口罩是过去的办法,却更有效。分工越来越细,是个好事,但一定要整合起来,才能为整体的健康服务。这和社会分工一样,现在社会分工也越来越细,一个人只能做一个事。比如司机,过去叫师傅,因为他会找到去处,还会修车,现在还会修车吗?不会了。要他找去处吗?不用了,有GPS就行了。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如果哪天GPS坏了,可能全世界的人在车上都找不到回家的路。尤其是今天,医学正面对着很多艰难复杂的问题,新冠疫情也好,慢性疾病也好,在它们面前,单个国家和地区的单打独斗将力不从心,单个专业和专家的单打独斗将力不从心,单个技术和药品的单打独斗,将力不从心,甚至单靠医学和医生的单打独斗,也将力不从心。


樊代明认为,在未来,需要创建整合型的健康服务体系,“包括整合型的医学科研体系、医学教育体系、医疗服务体系、医学预防体系、医学管理体系,同时,将这些体系加以整合,形成整合型的健康服务体系,才能在未来的挑战中,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这次防疫成功其实就是一个整体协作的典范,也是一次整合医学的成功实践。


在城乡卫生和医疗服务仍存在差距的今天,樊代明认为,提高乡村卫生医疗服务水平,也同样需要整合医学,“以往,农民得了病,都往城市走,因为城市的医疗水平更高。但实际上,城市的医疗水平高,也是因为整合了许许多多的医生的经验。单个的医生,往往专攻一项,在综合水平上,未必比得上基层的医生。所以,去城市医院看病,人们需要找到那个合适的医生,找不到的话,可能看病很麻烦”。


乡村医生则更多接近全科医生,但乡村医生也存在短板,樊代明说,“农村医生普遍缺少高水平的培训,而要给他们进行大量的培训,就需要整合医学。所以,整合医学上可以提高专科医生的水平,下也可以提高基层医生的水平。”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穆祥桐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