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2日,正月初一,同时执掌贵州醇与枝江酒业两家企业的酒业“老将”朱伟,在其个人社交账号上发布了2021年的新年公开信。这距离他上一次发布新年公开信,刚好过去一年,这封公开信也是朱伟对其执掌下的两家企业,过去一年经营成绩的总结以及2021年发展目标的提前公示。

 

在这一年里,贵州醇销售增长206%,扭转八年亏损;枝江酒业扭转下滑势头,实现阶段性扭亏。而到2021年,朱伟希望贵州醇与枝江酒业的品牌社会影响力,都能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

 

朱伟个人照。


恢复过去影响力的雄心,需要优秀的产品,还需要精准的营销。在过去一年,作为一名在白酒行业浸染二十余年的“老兵”,朱伟重新出发,以“创业者”的身份开始带领贵州醇以及随后的枝江酒业重新出现在白酒行业人的视野当中。并通过在社交平台开设个人账号、频繁发布关于白酒行业的观察、对企业经营发展的思考。尤其是关于年份酒的讨论,更成为2020年度白酒行业的热点话题之一。朱伟让越来越多行业人士注意到酒业“老兵”在新角色下的全新定位,随后的贵州醇与枝江酒业员工连续加薪等热点事件,让朱伟成为行业“网红”。

 

走过一整年的朱伟,对个人自媒体的运营、对企业经营的感悟乃至对整个白酒行业的判断,有了更进一步的变化,朱伟认为,任何事物在发展过程当中肯定会有很多问题、很多曲折,完成设定的目标本身也会有很大的难度,但他们一直在努力前进。


“关键是要敢于创新,用一些新模式去改变一些落后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会收获越来越多人的支持和认可”。

 

但朱伟也需要面对白酒行业的全新变化,在过去的一年中,白酒行业头部效应日趋明显,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名酒企业占据了白酒行业大部分利润,行业“大洗牌”也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之下进一步加速。与此同时,“酱酒热”席卷白酒圈,越来越多资本开始入局酱香酒市场,在酱香酒核心产区茅台镇布局白酒生产业务,甚至劲酒等保健酒名企也开始将目光投向酱香酒领域。朱伟执掌下的贵州醇以及枝江酒业,并未处于酱香酒核心产区,如何抓住这一轮“热潮”,让企业的酱香酒产品在激烈的酱香酒品牌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成为朱伟接下来制定营销策略的过程中需要思考的问题。朱伟的个人自媒体又能在这过程中发挥怎样的作用,在与新京报记者的沟通中,朱伟给出了他的回答。

 

发展的过程中存在争议,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新京报:从执掌贵州醇开始,你便频繁活跃在社交媒体中,也是通过社交媒体,对外传达出“真年份”概念等颇具话题性的信息,你是怎么看待社交媒体乃至新媒体对企业的作用和意义的?

 

朱伟:我们是这样考虑的,整个社会过去十几年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具体表现在各个企业消费品品牌打造模式上,有两个非常大的挑战,一是媒体高度“碎片化”;二是消费者注意力高度碎片化。

 

这两个“碎片化”与十几年前相比有非常本质的变化,这种本质变化带来的结果是,如果企业还用十几年前有效的品牌建设方式来做媒体传播和品牌建设,很难有比较好的市场表现。基于这种思考,我下定决心做个人自媒体,并通过个人自媒体与行业内外进行直接沟通。

 

新京报:有不少关于你炒作甚至是产品的质疑,对此你是怎么看待的?

 

朱伟:在发展的过程中存在争议,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的态度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总体上,我还是以比较积极的态度来看待所有的争议和质疑,在争议中不断改进我们的传播模式。从目前来看,效果是比较好的。

 

我们让一度亏损,且逐渐在白酒行业被边缘化的贵州醇和枝江两大品牌,在行业内的口碑以及知名度持续恢复提升,所取得的宣传效果不是简单投入广告能够达到的。2021年我们还会继续在自媒体的方向来做。可以说,我们做的事情本身,都是不可思议的,要把几乎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背后确实是需要很多创新方法。

 

“酱酒热”是茅台过去十年持续走强带来的必然结果

 

新京报:既然你认为过去十几年整个社会发生了较大变化,那么你对于白酒市场的变化有怎样的观察?

 

朱伟:大消费时代带动白酒市场复苏,在2020年已有所体现。简单来说就是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增长引擎。在某一个阶段可能是出口拉动型,在某一个阶段可能是投资导向型,未来十年二十年国家的经济发展肯定是通过国内消费的大幅度起步,来带动经济增长。这种情况下,白酒作为消费品的典型代表,可能会享受这样的经济成长逻辑背后的红利,这种红利已经有所显现了,不仅表现在消费市场,也表现在资本市场,大家对于消费品类的重视。

 

新京报:白酒市场的格局又会有怎样的变化?

 

朱伟:白酒香型格局会发生变化,酱香型白酒会持续升温;其次,行业集中度在进一步加强,头部企业,名酒企业优势进一步提升。省一级以下的酒企其实日子会是比较难过的,尤其今年表现尤为明显。消费升级在2020年依然持续,各个白酒价位段都在往更高的价格带上升级,包括千元左右价格段,各大酒企都在持续扩容。

 

另外,“真年份”潮流得到了不少企业的响应和跟进,包括舍得、国台、金沙都在做真年份老酒。这也体现出2020年的真年份老酒潮流正席卷整个白酒行业。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目前广受讨论的“酱酒热”?

 

朱伟:第一点,这是茅台过去十年持续走强带来的必然结果;第二,酱香酒的流行,和过去几十年,消费者对白酒的口味喜好,从清淡逐渐加重有关。从白酒热度变化也能看出,是沿着清香型白酒、浓香型白酒再到酱香型白酒的路径延续的;第三是酱香酒的流行与走强,很大程度上会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所谓不可逆,是指消费者接受、适应了酱香酒的口感后,一般不太会回头接受其他品类。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酱香酒口感的“侵略性”比较强。第四,目前的“酱酒热”,仍然处于发展起步阶段,可能未来五年、十年,还会持续升温,甚至发展到今天的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地步。

 

新京报:你所谓的不可思议,是不是指酱香型白酒会替代浓香型白酒成为主流?

 

朱伟:是的。一个品类的流行,就像一个品牌的流行一样,一旦趋势起来后,假以时日就会是颠覆式的。

 

我们仍处于二次创业的起步阶段

 

新京报:对你来说,接下来贵州醇与枝江酒业的机遇又在哪里?

 

朱伟:真年份潮流无疑是我们的一个机遇,千元以上价格带扩容的潮流,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对于贵州醇和枝江酒业而言,通过真年份老酒去满足市场对于千元以上价格带的机遇及需求,是最容易获得市场认可的。无论是贵州醇还是枝江,我们现在都还是二次创业的起步阶段,而这种起步阶段是需要时间的,也是比较现实的。

 

贵州醇酒厂。


新京报:2021年已经到来,接下来贵州醇和枝江酒业有何规划?

 

朱伟:从2020年取得的成绩来看,贵州醇与枝江酒业在品牌方面引发了行业关注,真年份概念也引得不少酒企积极跟进。一定程度上引导了年份酒发展的正确方向,给消费者提供了真年份酒的产品选择。但真年份发展潮流依然任重道远。

 

对于贵州醇与枝江酒业,接下来将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突出酱香酒产品的开发,和产品推广。同时会重视千元以上主战场的产品布局,较早做好千元以上产品占位。

 

阅读与工作并不对立

 

新京报:2020年,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

 

朱伟:第一次到枝江酒厂品尝枝江的陈年老酒,那种口感体验是印象深刻的,尤其是1982年的老酒,真正让人感受到40年老酒绝佳的口感。

 

另外个人记忆深刻的事情,是贵州醇南京大区组织了盲品活动,这次盲品活动扩大了抽样范围,选取了南京市多个区域的消费者参与调查,在严格的操作流程下,经过消费者综合打分,贵州醇战胜了强大的对手,这样的盲品结果也给了贵州醇极大的底气。

 

新京报:过去一年,遇到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朱伟:无论是贵州醇还是枝江酒业。“招工难”无疑是今年所面对的最大困难。本身招到酿酒工人就颇有难度,要招到比较年轻、体力条件比较好的工人就更有难度。随着时代发展,大量年轻人不愿意从事酿酒这种重体力劳动,这也是酿酒行业比较共性的一个问题。这也让我们思考酿酒行业要加快自动化的研究和应用。


新京报:你经常在个人号上分享读书感悟,你如何在繁忙的工作中保持阅读习惯?

 

朱伟:阅读不只是阅读,阅读也是工作需要的一部分,这样理解就不会把阅读和工作对立起来。可能会让自己想方设法坚持,阅读的习惯。阅读与工作本身并不对立。阅读更有利于提升工作效率与质量。

 

在这里我推荐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创作的人类简史三部曲,虽然是历史书,事实上从启发工作的角度,也是值得阅读的。通过书中长周期,广泛的视角,能够获得比较深远看问题的能力。以这种视角和能力把握当下一些事情的决策,把握性会更好。在平常生活中会更超脱,这种超脱会让人更冷静和理性。


新京报记者 薛晨 图片 受访者供图

编辑 郑明珠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