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本周日)是中国足协规定的各级职业俱乐部提交《2020年俱乐部全额支付一线队运动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以下简称工资表)的截止时间,几支中超球队的命运前景似乎从未像现在这般受到关注——从各方消息来看,天津津门虎难以如期提交这份事关准入的工资表。除了这支中超老牌劲旅,江苏队与河北队在春节后均尚未集中,未来走向扑朔迷离。


天津津门虎改名后沉默。 网页截图


难兄

津门虎“断粮”,官博已月余未发声


天津津门虎俱乐部官博上一次更新是1月20日,俱乐部发布公告称:“从即日起,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天津津门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此后,俱乐部官博再未更新,即便在2月16日俱乐部的23岁生日时都没有发声。


去年成功保级后,津门虎如今传递给外界的态度是放弃。在其他球队先后开始冬训,为新赛季备战时,他们是唯一至今尚未集中的中超球队。津门虎队员们此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表示愿与俱乐部共渡难关,并恳请各界支持,但俱乐部一直保持沉默。此后,泰达控股不愿继续投资、俱乐部寻求股权转让而没有企业愿意接手的消息陆续传出。


足协之前规定提交工资表的时间是1月29日,天津津门虎和重庆当代两家俱乐部当时向足协提交了延期申请。足协2月7日下发通知,将工资表提交的截止时间宽限到2月28日,但在重庆当代得到合作伙伴的资金援助、着手解决欠薪问题时,作为“难兄”的津门虎却只能等待“大限”到来,距离告别中超只剩下一纸官宣。


江苏队上次发声是为队长吴曦庆生。图/社交媒体


难弟

江苏队谋求转让,河北队或迎生机


天津津门虎命运受到关注的同时,1月29日如期提交了工资表的江苏与河北两队的未来走向同样是未知数,这两队虽然春节前进行了第一阶段冬训,但节后均未集中。


卫冕冠军江苏队的日子并不顺心,主教练奥拉罗尤与俱乐部解约,多名本土队员尚未续约,外援相继离队……江苏队的前景或许能在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2月19日发表的团拜讲话中窥见端倪。他强调,苏宁将坚持聚焦零售赛道的优势业务,“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有消息称,苏宁集团正在谋求低价转让俱乐部,但转让能否在短期内完成不得而知。


河北队春节前在海口完成了第一阶段冬训,但新任主帅至今没有确定,球队在春节后也没有重新集中。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唐山有望引进河北队,双方目前正在磋商合作模式等问题。如果合作达成,河北队有望获得新生机。


中超新赛季开赛时间未定,但潜伏的危机已到爆发边缘。


新京报记者 周萧

编辑 王春秋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