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2月26日,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发布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一书显示,经过3年多的治理,风险得以缓释,防风险攻坚战取得初步成绩;另一方面,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处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积累了大量财富,但同时也积累了不少体制性、结构性的问题和风险,中央由此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据《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发布的内容,经过3年多的治理,风险得以缓释,防风险攻坚战取得初步成绩。从金融杠杆率来看。金融杠杆率的峰值出现在2016年年底,近3年出现较大幅度下降。无论是从资产方数据,还是从负债方数据来衡量,2019年的金融杠杆率均已明显回落至2013年左右的水平。从实体经济杠杆率(即宏观杠杆率)来看,从2016年到2019年年底,宏观杠杆率保持基本稳定(包含某些时段的“去杠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从2017年第一季度的160.4%下降到2019年年底的151.3%,三年间下降了9.1个百分点。


不过,《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同时指出,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处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


从规模上看,在疫情冲击下,中国宏观杠杆率大幅攀升,中国总体金融风险进一步上升。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达到270.1%,与全球杠杆率(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273.1%非常接近,但高出新兴经济体杠杆率(208.4%)61.7个百分点。


“从结构上看,金融风险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趋势。”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做了进一步解释,从资产端来看,基于该书设定的假设,以各部门风险资产占总金融资产的比重来衡量该部门风险承担情况,得出2018年的风险分布——居民部门占比为9.4%,企业部门占比为13.8%,政府部门占比为17.7%,金融机构占比为54.5%,国外部门占比为4.6%。其中,金融机构与政府部门风险承担比重处在前两位。“考虑到中国金融企业绝大部分为国有经济性质,再加上即便是民营金融机构,最终也有一个政府救助问题,因此相关风险损失最终还是要由政府买单。假定金融机构的80%都由政府来兜底,那么,最终政府部门所承担的金融资产风险为61.3%。”


从负债端来看,2018年中国实体经济总债务中,居民部门占比为21. 8%,企业部门占比为63.1%,政府部门占比为15.1%。“我们的估算表明,国有企业债务占企业部门债务的比重从2015年年初的57%上升至2018年年底的67%。依此数据,2018年公共部门所承担的债务风险约为57.4%,这与从资产端进行的分析是比较接近的。” 《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指出,无论是从资产端还是从负债端分析,广义政府或者说公共部门承担的金融风险都占到六成左右,说金融风险向公共部门集中亦不为过。


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