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谢莲)2月的最后一天,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一年一度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上亮相并发表主旨演讲。这是特朗普卸任后首次公开亮相。

 

离开白宫月余,推特被禁的特朗普安静了许多。但他经历的事儿却不少:2月上旬,特朗普第二次面临参议院弹劾审判,但最终被宣告无罪;2月中旬,特朗普发长文痛批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激化共和党内部之争;2月下旬,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允许纽约检方获取其财务记录,关于特朗普的两起刑事案件重回大众视野。

 

虽然消息不断,但特朗普过去一个多月却几乎未曾公开露面过。或者说,从1月6日的国会山暴乱之后,特朗普的身影就鲜少出现在镜头下。

 

时隔一个多月高调亮相,特朗普仍然是那个特朗普——一方面不忘吹嘘自己取得的“胜利”,另一方面猛烈抨击继任者拜登。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2月28日下午,特朗普来到CPAC,发表了长达90分钟的演讲。演讲伊始,特朗普就表示,“我们四年前开始的这场无与伦比的旅程远未结束”,暗示自己可能参加2024年的总统选举,称“将第三次击败民主党”。

 

他还抨击拜登上台一个月的表现是“史上最糟糕的”,批评拜登的移民政策正在引发“移民危机”,称拜登是民主党的“建制派政治仆从”。此外,他否认了将另建“第三党”的报道,称“都是假新闻”。

 

特朗普为何选择在CPAC上高调亮相?特朗普的未来和共和党的未来到底会再次重叠,还是彻底背离?2024年会是怎样的状况?

 

“常客”特朗普

 

特朗普“复出”的这个舞台是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PAC)。

 

CPAC是由美国保守派联盟(ACU)主办的一场保守派大聚会。ACU是美国一个政治组织,主要活动包括宣扬保守派政策、基于保守主义等级对政客进行打分、举办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等,其自称为美国最古老的保守派游说组织。

 

CPAC创建于1974年,是美国规模最大的保守派集会。每一年的CPAC大会,都有众多美国保守派政客、活动家、学者、名人参加。《纽约时报》称,这一大会也被认为是共和党基本盘的“晴雨表”,凸显共和党的忠诚支持者到底如何定义保守派,希望共和党的未来往哪个方向走。

 

今年的大会2月25日至2月28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办,其中26日至28日举行了各种研讨会、演讲、论坛,最终的高潮则是2月28日下午(北京时间3月1日凌晨)特朗普的主旨演讲。

 

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罗杰斯·史密斯(Rogers Smith)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世纪70年代初建立以来,CPAC大会一直是美国政治中组织和动员最广泛的保守派支持者的场所,过去这些年间,保守派内持各种不同主张的领袖人物都参加过这个大会。“但是,今年这场大会的唯一目标大概就是巩固对特朗普及其盟友的支持。反对特朗普的保守派人士的观点不会受到欢迎”。

 

美国康奈尔大学政府学教授理查德·本塞尔(Richard Bensel)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近些年来,CPAC越来越拥抱共和党内的极右派。也因此,特朗普的露面无疑是此次大会最重要的一件事。除此之外,此次大会还希望借机招募更多的新成员,尤其是支持极右翼势力的追随者。

 

据“今日美国”报道,共和党议员们都认识到一点,那就是CPAC大会是获得保守派草根支持的关键途径,而获得这些人的支持则意味着赢得更高职务的可能性更大。

 

过去这些年,特朗普一直是CPAC的常客。2013年、2014年、2015年,他都在大会上发言,并宣扬了奥巴马并非在美国出生这一阴谋论。2015年夏天,特朗普宣布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

 

事实上,在2016年的CPAC上,由特朗普引发的分裂就非常严重——虽然他本人并未参加,传统的保守派活动家和特朗普未来的铁杆支持者们出现严重分歧。甚至当年测验民意的投票(straw poll)——调查参会人员在一系列问题上的倾向,包括谁更适合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一项投票——特朗普并非最被看好的候选人,而是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但最终,特朗普赢得了2016年的总统选举。

 

此后,特朗普逐渐巩固共和党内以及更广泛的中右翼选民的支持。在他在任期间,每一次登上CPAC的舞台,都会受到热烈的欢迎。他也逐渐成为美国保守派政治的核心人物。

 

“主角”特朗普

 

2021年CPAC召开时,特朗普已经离任,然而他仍然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25日报道称,今年的CPAC“一切都是关于特朗普”。在特朗普登台之前几天的议程中,大会继续强调特朗普关于大选欺诈的许多指控,包括指责法官、媒体无视“大选欺诈”证据,指控民主党人“偷走胜利”,甚至抨击最终确认拜登胜选的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内华达州等。

 

特朗普本人也高调亮相,重回舞台中央。一方面,他暗示自己将参加2024年大选,称自己将“第三次击败民主党”——但事实上,特朗普仅在2016年击败民主党候选人赢得大选,2020年大选中他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然而他本人一直未承认败选,反而称大选存在欺诈。

 

另一方面,他再次打破美国一项政治传统——那就是前总统们离任后的前几个月一般都会避免引发党派之争,更不会直接攻击继任者。特朗普离任不过月余,却猛烈抨击拜登,甚至全程未提“拜登总统”,而是直呼其名。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特朗普此次高调亮相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最主要的还是想展示他的政治影响力,向公众表明他仍然是共和党内的头号人物、精神领袖。

 

刘卫东指出,今年1月6日之后,特朗普的很多发声平台都被关闭,为了保持他的政治影响力,他需要不断在各种政治场合露面,保持自己的政治热度,维持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同时,他也是想向国会共和党议员展示他的影响力,暗示如果不和他合作,共和党的未来堪忧。

 

本塞尔也认为,特朗普将利用此次大会再次证明他在共和党中不可替代的吸引力,以及他的粉丝们对他的狂热支持。“特朗普登上这个舞台时,将有许多人起身并爆发雷鸣般的掌声”,本塞尔说,“换言之,相比于他真正说的话,他上台这个举动更具说服力”。

 

本塞尔指出,CPAC事实上对于共和党并没有太大的直接影响力,但这次大会上的壮观场面,将成为保守派内极右翼势力互相认可的一种证明。“共和党内大部分党员已经全面拥抱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这一点是不可撼动的。但此次CPAC大会没有包含中间派人士,再次证明共和党已经无可救药地和该党大部分领导人,以及少部分反对特朗普的普通成员分裂”。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对新京报记者表示,CPAC大会每年都开,一个目的是给保守派的老将或是新秀一个施展魅力的舞台,从而争取共和党内的支持和大选提名。“特朗普这次露面很可能是为再度出山预热,测试一下支持者的热度。也有一些观点认为,他可能会支持长子从政,为儿子站台”。

 

“特朗普”共和党

 

但在特朗普上台前,共和党内的暗流涌动已经非常明显。

 

据“今日美国”报道,参加今年大会的共和党领袖人物非常多,包括9名在任参议员、2名州长、36名在任众议员。但是,前副总统彭斯却拒绝出席,有消息称是因为他和特朗普之间关系紧张;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也未出席,特朗普此前刚猛烈抨击他;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尼基·黑利也未露面,特朗普也曾炮轰黑利。

 

NPR评论称,CPAC过去并不这么“MAGA”(“让美国再次伟大”运动),但特朗普执政四年过后,美国政治生态、保守派运动都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据NPR报道,共和党内部的深层分裂在特朗普败选之前就已凸显,而特朗普去年11月败选、今年1月6日国会山发生暴乱、特朗普第二次被弹劾让共和党的分裂加剧。到底是继续拥抱特朗普,还是彻底和他分割,成为共和党目前面临最主要的一个问题。

 

刘卫东表示,今年这场大会要放在共和党内部分裂的背景下来看。今年1月6日之后,共和党内建制派和特朗普的冲突公开爆发,很明显的就是特朗普参会、彭斯拒绝。刘卫东称,目前共和党内主要有三种派别——建制派、特朗普派、改革派。但目前来看,特朗普派的影响力仍然无人能及,这也是许多共和党人无法公开和他决裂的原因,他们还要利用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号召力。

 

“至于共和党的未来走向,主要取决于建制派和特朗普的斗争”,刘卫东称,“建制派能否有效继承特朗普的遗产,能否将选民对特朗普的忠诚转化为对共和党的忠诚,需要看建制派的智慧”,此外,“美国国内经济的改善、疫情防控的效果、种族分裂的弥合、两党斗争的情况、民主党政府的表现,都会影响共和党甚至美国未来政治的发展”。

 

朱志群则认为,共和党不会和特朗普切割,这一点从此前的弹劾审判中大部分共和党议员都支持特朗普就可见一斑。朱志群称,“共和党的建制派和民粹派本身就存在严重分裂,而特朗普实际上就是以民粹主义‘绑架’了共和党”,“目前来看,特朗普主义的影响仍将持续,共和党特朗普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从今年的CPAC大会也可以看出,这场大会上几乎没有任何批评特朗普的声音,众多共和党明星政客直言支持特朗普,支持特朗普关于大选存在欺诈的指控、暗示特朗普是共和党的精神领袖。此外,据Politico报道,特朗普演讲前发布的CPAC测验民意投票(straw poll)显示,95%的参会者认为共和党应该继续拥抱特朗普的政策主张。

 

“共和党内目前正在进行一场战斗——共和党未来到底将走向何方,目前来看,支持特朗普的一派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因为特朗普牢牢掌控着这个党,同时在寻求机会打击反对者。”史密斯表示。他指出,一些共和党人也知道,特朗普的共和党在美国将永远是一个“少数党”,因此他们致力于改变规则、让少数派享有统治权,“他们不仅是反对民主党,他们还反对民主”。

 

本塞尔则认为,特朗普正在从根本上改变共和党的阶级、地域和意识形态组成,这将最终大大削弱共和党在美国政治中的角色和影响力。“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改变共和党的这些东西同样也在改变民主党,因为一些共和党人正在试图建立新的政治家园。民主党本身,也在快速转变为一个‘精英建制派’政党”。

 

2024“参选人”特朗普

 

“如果特朗普决定参选,他将成为共和党候选人。” 曾公开批评特朗普的保守派战略家里克·泰勒称。

 

据《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从未明确表示未来将会再次参选,但大部分政治分析人士都认为,他将轻易赢得2024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距离2020年总统选举刚过去几个月,2024年大选已开始进入大众视野。事实上,CPAC大会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总统候选人的预选,有意参选的政客也会通过这个平台测试自己的影响力和支持率。

 

对于2024年总统选举,已经有多名共和党政治家透露出参选的意愿,包括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南达科他州州长诺伊姆、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阿肯色州参议员科顿、密苏里州参议员霍利等,前副总统彭斯、前美驻联合国大使黑利等也被爆出有意参选。

 

但目前来看,若是特朗普确认参选,没有人能越过他获得党内提名。NPR称,这也是为何这些有意参选的政客不仅没有和特朗普切割,还在传递和特朗普关系很好的信号。据报道,彭斯虽然未参会,但前几日和共和党人士表示,他和特朗普关系很好,力破两人不和的传言。

 

事实也是如此。据Politico报道,就在特朗普登台之前,CPAC公布了今年测验民意投票(straw poll)的结果,95%的参会者认为共和党应该继续拥抱特朗普的政策主张,68%支持特朗普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在2024年初选支持率上,特朗普以55%的支持率遥遥领先;紧随其后是德桑蒂斯,其支持率为21%;其他出现在此次投票名单上的政客支持率都低于10%。

 

但特朗普是否真的会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呢?多名政治学专家认为,特朗普不会排除这个可能性,但短时间内也不会确认参选。

 

本塞尔认为,特朗普会继续暗示他将参加2024年的总统选举——因为这能够激励他的支持者们继续向他的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但他也只会暗示,不会下定论。“至于特朗普四年后是否参选,仍存在不确定性——包括他面临的法律诉讼(一些诉讼包括刑事指控)的结果,以及他的健康状况等”。

 

史密斯也认为,特朗普不会排除继续参选的可能性,因为这个可能性是他保持政治影响力的一个主要来源;但他也不会快速确认参选。“但目前的情况是,只要他参选,共和党人没有人能打败他”。

 

那么,特朗普是否有可能另建“第三党”,以延续他的政治影响力呢?对此,特朗普本人在讲话中予以否认。他表示,“我们已经有共和党了,那都是假新闻”。

 

刘卫东认为,特朗普另建新党的可能性确实不大。首先,特朗普建立第三党就是事实上分裂共和党,将会受到共和党内建制派和改革派的两面夹击,他的新党也就难有作为;其次,特朗普和建制派在基本理念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实现这些理念的方式方法有所不同,这就导致特朗普党难有稳定的支持基础;第三,这个新党完全以特朗普个人为核心,一旦他出现任何问题,这个党就会土崩瓦解。“从美国历史上来看,第三党历来无法成气候,所以‘精于算计’的特朗普应该不会这么做。”刘卫东说。

 

“事实上,从去年11月3日的大选过后,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是一直在下降的。”刘卫东指出,“卸任之后,特朗普已经不是聚光灯的焦点,他的政治动员能力一定会逐渐下降;他的发声平台被关闭,发声渠道减少;更重要的是,他没有直接参与政策制定的过程,单纯通过挑刺、找茬儿、搞破坏,难以长期维持支持率;共和党内目前看似支持他的官员,也并非对他忠诚,只是碍于他还存在比较强的影响力,一旦他的影响力弱化,他们也不会再支持特朗普”,“所以说,特朗普的热度在下降,他的影响力也无法长期维持”。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张磊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