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视频。1月12日,蓬佩奥最后一刻取消欧洲行程 外媒曝光原因:国会暴力事件后欧盟高官拒见他。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当地时间3月3日晚,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公开表示,如果前总统特朗普2024年不参加总统竞选,他会“奋勇一战”。

    

消息一出,嘲讽一片。

    

保守派大会致辞 福克斯新闻发声

    

蓬佩奥是在出席美国主流媒体里“共和党的最后堡垒”福克斯新闻相关节目时作此表态的。

    

当时主持人汉尼提问“如果特朗普2024年不参选,你是否会考虑参选”,蓬佩奥称“我一直期待一场精彩战斗”。

    

他在节目中称,自己“非常关心美国,并一以贯之地参加保守主义运动”,“我的目标是坚持下去”。

    

他盛赞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外交政策,并吹嘘自己是该政策的最出色执行者。

    

他炫耀了自己在中国和伊朗的“不受欢迎”,称“为此感到骄傲,因为我们改变了现状”。

他声称“当美国无所畏惧、大胆且强大时,美国将优先确保我们的自由,整个世界都将从中受益”。他还毫不令人惊讶地抨击了拜登的“怂”。

    

引人注目的是,他在访谈中用尖刻刺耳的措辞,炫耀了2020年1月美国对伊朗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的刺杀行动。


特朗普被曝已于1月悄悄接种新冠疫苗 卸任后首次公开鼓励支持者接种。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下岗”后痴迷镜头 “上桌”时争抢C位

    

部分美国媒体曾讥讽,“蓬佩奥‘下岗’后最频繁做的一件事,就是绝不放过任何在镜头前说话的机会,并努力用语言、包括肢体语言争抢‘C位’”。

    

远的不说,最近两周,他就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发声,炫耀自己在外交领域的“丰功伟绩”,发表针对中国、伊朗等国家的仇视性言论,抨击拜登政府和民主党人的“软弱无能”。

    

就在2月27日,他还高调出席了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并“抢到一只话筒”。

    

不论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还是在电视节目上,他都摆出一副“放飞自我”的模样,宣称自己在做外交官时必须顾及身份,如今不是外交官了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值得一说的是,卸任后,这位被称作美国历史上“最业余国务卿”的保守派政治人物,被美国老牌保守派智库亨德森研究院所聘用——管理该智库的斯特恩家族和长期在该智库担任中国方向研究的戴利,和蓬佩奥一直关系密切,蓬佩奥在这里栖身并不足奇。

    

但这位“高级研究员”的研究方向,却更多的立足于“研究院行政管理事务”——说得更清楚些,其正业其实是选举和为选举筹款。

    

今年2月,他在弗吉尼亚州成立了名叫“堪萨斯 CNQ LLC”的实体。堪萨斯是他当初当选众议员的所在州,CNQ是西点军校徽章上格言“勇气永不放弃”(Courage Never Quits)的缩写。

    

他还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申请恢复他当初参选众议员的竞选组织“堪萨斯州的蓬佩奥”。

    

尽管他这番厉兵秣马很快引发舆论对这些组织“账目不清”的争议,但如此阵仗足以表明,他2024年打算“来真的”,不只是过把嘴瘾而已。

    

不仅如此,共和党方面传来的消息称,共和党全国国会委员会本月发送的约300份筹款文案上,都有蓬佩奥的大名。

▲蓬佩奥接受节目连线截图。

    

旧“业绩”难撑大局 老上司不给面子

    

可对蓬佩奥想竞选美国总统的举动,美国各方看好的并不多。

    

许多专业人士分析认为,外交本就是特朗普执政四年公认的短板,而“最业余国务卿”蓬佩奥应对此负很大责任。

    

认为特朗普-蓬佩奥在位期间将中美关系越折腾越糟的人就有很多。至于其在职期间对伊朗乃至对整个中东的外交方略,即便在美国保守派中也没有太多喝彩者。

    

如果说,特朗普炫耀自己政绩还能调动部分“铁杆粉”的热情,那蓬佩奥似乎就只能自说自话了。

    

不仅如此,去年底特朗普选情告急之际,蓬佩奥不远万里、劳民伤财,做了许多外交上极富争议的动作,却反帮了特朗普的倒忙。

    

败选后,他奔走几大洲,“动作”不断,也是只见添乱不见效用。即便是共和党内“茶党”等极端保守派,在考虑和谁搭班子竞选前,只怕也得考虑考虑。

    

蓬佩奥在特朗普时代的“人设”,是“特朗普最后的忠臣”,但一旦下决心参选2024年美国总统,势必面临一道问题:万一特朗普本人要参选呢?

    

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上,特朗普作出了败选至今最明显的“4年后卷土重来”的暗示。特朗普和蓬佩奥的支持群体高度重叠,即共和党选民中的极端保守派,而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期间,针对这部分选民的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高达55%,蓬佩奥支持率则几可忽略不计。

    

可以预见,2024年只要特朗普参选,蓬佩奥即便敢于和老上司撕破脸皮,也依然没戏。

    

理论上,他还可以“跳槽”到民主党或第三党搏一把,但支持者只怕还是少得可怜。

    

更令蓬佩奥难堪的是,即便特朗普届时不参选,他在保守派选民中的支持率也并不靠前——佛罗里达州长德桑蒂斯、南达科他州长诺姆甚至连小特朗普,支持率都远超于他。

    

连保守派选民都这么不待见,蓬佩奥“决战2024”之类的话,未免有些想太多了。

□陶短房(专栏作家)

编辑:陈静  实习生:潘宇洁  校对: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