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吴婷婷)在昨天(3月4日)的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开幕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团长邰丽华用手语“演唱”国歌,这一幕感动了众多网友。为何推出手语版国歌?其背后有何故事?


今天,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参与国家通用手语版国歌项目的工作人员。未来,国家通用手语版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国家通用手语版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歌等都将陆续推出。


国家通用手语系列丛书责任编辑王一博展示手语版国歌。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各地手语表达不同,齐“唱”国歌一度不能实现

 

中国聋人协会副主席徐聪是国歌国家通用手语方案起草人之一,昨天,手语版国歌在全网爆火后,徐聪手机里收到不少朋友的留言。


和很多聋人朋友一样,过去每当“听”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起,徐聪也想“唱一唱”国歌,但是由于没有规范的手语版国歌,徐聪要么只能在心中默“唱”歌曲,要么只能用不规范的手语“演唱”。最令人遗憾的是,有时候往往国歌结束了,聋人朋友还没有用手语“唱”完。


“国歌能够令人振奋,我们也想通过国歌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以前这些都很难实现。”徐聪说,正因如此,一部规范的手语版国歌急需确定,并且向全国聋人朋友普及。


中国聋人协会副主席徐聪。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作为国家通用手语版国歌项目的落实和执行者,华夏出版社特殊教育编辑出版中心主任刘娲对此也深有感受。“全国各地的聋校每周都会有升国旗仪式,老师们自发教授听力残疾学生用手语表达国歌,但由于没有全国统一规范的方案,所以各地表达国歌的手语不一致。”


为改变这种状况,2003年4月,《中国手语》(修订版)出版时首次呈现了国歌手语版。因受当时研究条件的限制,该版本存在一些不符合手语视觉语言特点的问题,尚不能完全准确地表达国歌原意,听力残疾人也不完全接受,加之未上升为国家规范,所以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个版本的手语版国歌并没有实现推广和普及,各地仍然使用着各自的手语表达。

 

每个表达都经过热烈讨论


2016年12月,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以课题形式委托中国聋人协会手语研究和推广委员会(简称中国聋协手语委)开展国歌国家通用手语方案的研究,主要负责人邱丽君和仰国维都是聋人,也是资深的手语使用者和研究者。在所有参与了这一项目的工作人员看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国家通用手语系列丛书责任编辑王一博展示手语版国歌。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如果把国家通用手语比作普通话,那么全国各地的手语则相当于方言。刘娲说,手语“方言”大致可以分为北方手语和南方手语,所以要开展国歌国家通用手语方案的研究,前提是必须掌握、收集全国各地的手语表达,然后再集体论证,最后才能确定哪个词用什么手语表达。

 

从2017年开始,大约一整年的时间,中国聋协手语委全体成员先后辗转于北京、上海、辽宁、河南、湖北、江苏、浙江、福建、广东、江西、四川、甘肃等12个手语信息采集点,通过网络调查、视频访谈、集体会议等多种方式,进行深入调研,并广泛收集相关资料,共收集到32份国歌手语视频材料。

 

收集到手语材料仅仅是一个开始,后续的论证工作更加庞杂。徐聪说:“我们开了很多次会,全国各地的聋人朋友代表一起论证每一个词用什么手语表达更准确。由于南、北方手语表达的不同,往往针对一个手语动作就要争论三四个小时。”


他举例说,“危险”一词有的打法是一手五指微曲,掌心向内,按两下胸部;而有的打法是左手伸食指,指尖朝前,右手伸拇、小指,小指立于左手食指上,左右晃动几下。徐聪说:“后面这个打法象征着走在悬崖峭壁上,而前面的打法危险的含义稍微弱一些。经过好几轮讨论,最终决定用后面这个手语表达“危险”。同时,“冒着”“炮火”“长城”等词语,也都是经过热烈的争论才确定下来。

 

国家通用手语系列丛书责任编辑王一博展示手语版国歌图册。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此外,方案研究过程中还参考了众多文献资料,以及比较分析,调研人员对比不同地区国歌歌词的手语表达,分析其共性和差异,据此,提出共识程度高的国歌国家通用手语规范方案。


刘娲说,研究、确定国家通用手语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以《国家通用手语词典》为例,词典内收录了8000多个手语词语。8000个词语看上去并不多,但是却耗费了近8年的时间,是众多手语研究者和聋人朋友们共同的研究成果。

 

收集更多手语方便全国聋人朋友沟通

 

2018年9月1日,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会同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在北京启喑实验学校新学年开学典礼上正式启用并推广国歌国家通用手语版。刘娲回忆说,当天的发布活动上,当几百名学生、老师同时用国家通用手语一起“演唱”国歌时,由于手语动作全部统一,因此“演唱”场面十分庄重、壮观。

 

今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国家通用手语方案》正式开始实施。


华夏出版社特殊教育编辑出版中心主任刘娲展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国家通用手语方案》。摄影/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国家通用手语版国歌面世后,尤其是当全国政协委员邰丽华“唱”出国歌后,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昨天,参与录制手语版国歌宣传视频的合作伙伴特意给我发微信说,他在新闻里看到邰委员‘唱’国歌,特别激动,觉得很荣幸能参与其中。”刘娲说。


记者了解到,手语版国歌仅仅是国家通用手语项目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数学、体育和律动、计算机、美术等学科常用词通用手语都已经陆续与聋人朋友见面。

 

徐聪告诉记者,现在他和中国聋协手语委的伙伴们仍在不遗余力地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手语,希望能够将更多的手语收纳进《国家通用手语词典》,实现全国聋人朋友沟通无障碍。


■ 知道一点

手语版国歌里的“小秘密”


1、“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等句采用直译方法,手语语序与歌词语序一致。

 

2、“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采用了意译方法。“吼声”本意是发怒时大声叫喊出的声音,但听力残疾人听不见,无法体会到那种喊声,可是眼睛可以看到呼喊者的表情姿态。所以如果按照词的本义来打手语,听力残疾人就无法理解该歌词所表达出的愤怒抗争的情感和意义。转而采用意译方式,用挥动双拳的手语动作,加之愤怒的表情,则形象地表现出“吼声”所表达情感与含义。

 

3、“起来!起来!起来!”这三个“起来”的词义和国歌开头的“起来”一词是一个意思,但这三个“起来”在旋律上运用了大三和弦三度递进音阶,把全曲推向了高潮。若直译也不能充分体现出这个意境,因此也采用意译方式,通过三个双手“起来”动作的幅度由低到高逐渐递进的变化,将歌词的声音旋律转化为听力残疾人可见可表达的生动的视觉形象。

 

4、“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也是意译方式。用“双手互握,转动一圈”表达歌词千万人团结一条心的内涵;将“冒着”一词换成表示“不怕”“勇于”意义的手语,更贴近歌词表达的不怕牺牲压倒敌人的勇气和力量的含义。

 

5、最后一句“前进!前进!前进!”也采取意译。手语打法是双手一顿一顿用力往前移动三次,象征千百万中国人民勇往直前、保家卫国的民族气概,与国歌高昂的结尾相吻合。

 

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摄影记者 李木易

编辑 刘梦婕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