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到北京再到石家庄,去年到今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社区疫情防控专家组组长、北京丰台区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经历了7场与新冠肺炎疫情搏斗的“战役”。“疫情没有结束,我们要处于备战状态和作战状态。”他说。

 

昨天(36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吴浩围绕完善基层卫生体系作了发言。他表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存在资源不足、服务能力不强等问题,需要补齐短板,提高服务的公平性和可及性,建议以完善基层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为抓手,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36日晚,新京报记者对吴浩进行专访,听他讲述抗疫经历和防疫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吴浩 受访者供图


谈抗疫经历

参加7场“战疫”每天在作战和备战

 

新京报:去年至今,你参与了湖北武汉、北京新发地、新疆喀什、天津滨海、四川成都、北京顺义、北京大兴等多场与新冠肺炎疫情搏斗的“战役”。在北京本土和疫情“作战”,与在其他省份支援有何不同?

 

吴浩:每个地方情况不一样。在武汉,我们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遭遇战”,当时大家对病毒还不太了解,我们依靠制度优势抗击疫情,总结了社区防控、建设方舱医院集中救治等一系列办法。当时可以称为防疫作战1.0版本。

 

等到北京新发地发生疫情时,我们没有大面积封城,开始探索精准防控,通过大数据流调快速追踪病例,通过核酸检测早期发现病人。这些做法也为未来特大型城市发生疫情积累了经验。在新发地疫情中,我们发现了冷链可能是病毒传播的途径,这也为以后的防控提供了经验,各地普遍加强冷链的检测,从源头上控制冷链食品污染。

 

北京联防联控做得比较好,深度进行社会动员,同时在武汉基础上更多利用科技战进行联防联控。

 

另外,北京还有个特点,北京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的力量比较强,动员得也比较好。所以对比武汉,北京比较大的医院在抗击疫情中介入得相对少,准备的很多床位没有用到,共用了400多张床位。北京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也大大降低,提高了救治率。

 

新京报:去年你似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吴浩:疫情一直没有结束,长期和疫情作战是我们的本职。我也是北京市社区疫情防控专家组组长,每个月我们要研判疫情,起草相关措施、补漏洞。

 

疫情呈现常态化,我们要处于备战状态和作战状态。去年,北京市也为全国疫情控制做出了贡献。北京市派出了大量的像我一样的医务人员和社区工作人员去“守前方”。

 

新京报:感觉这次冬季疫情散发后,控制得很快?

 

吴浩:顺义疫情发生后,我们总结了新发地疫情的一些经验。通过精准流调,根据风险点更加细致地判断和防控,顺义有16个疫情点,我们只封闭管控了4.1万人,大部分工业还处于常态化生产状态。

 

顺义和大兴的疫情,也从侧面反映了北京社会社区防控做得非常好。在冬季,本来病毒存活时间就比较长,也容易造成感染。顺义和大兴的病例,都乘坐了地铁,但是轨道交通中的密接者和次密接者没有一例被感染,说明北京疫情防控做得比较扎实。

 

由于疫情在冬季暴发,我们也吸取了经验,及时呼吁大家就地过年,避免了人群的大流动。这也为春节假期营造了祥和安全的氛围。春节过后,全国除了输入病例,没有新的疫情发生。

 

谈农村防疫

群防意识薄弱要加大健康教育并补齐资源短板

 

新京报:城市战疫和农村地区战疫有何不同?

 

吴浩:新发地疫情后,我也曾到其他地方支援。新疆是西部地区,医疗资源相对较少,但社会治理做得也比较好。通过专家支援,利用核酸检测等手段,疫情迅速被扑灭。天津和成都疫情也都发生在城市,防疫方式差不多。

 

石家庄地区疫情在农村地区暴发,农村群防意识比较薄弱,我们到达当地后补齐了这个短板。当时正值全国各地冬季疫情散发性暴发,包括顺义疫情散发的出现,让我们认识到城乡接合部要加强公共卫生能力建设和健康宣教,农村地区是疫情防控的薄弱点。

 

新京报:农村防疫还有哪些短板要补?

 

吴浩:农村,特别是边远地区的农村,当地村民健康意识有待加强,由于地域空旷,很多村民认为病毒不易传播,往往掉以轻心。农村的老人和孩子多,接受新事物和健康知识的能力较弱。农村的医疗能力和资源也相对薄弱,需要补齐,这项工作一直在路上。

 

同时,农村进行封控的时候,不仅要做到封闭,也要做到群防,否则容易出现家庭型聚集性感染。这也为我们提供了一些经验,就是以后对村民进行封控时,也要加强对他的健康教育和健康知识的普及。

 

再有就是农村的“早发现”问题,让村民去县里做核酸采样不现实。所以这次在石家庄,我们建议村采样、乡送、县检的模式,把核酸采样和检测进一步下沉,具有可操作性,方便了老百姓早发现,这也是实施基层哨点监测的一个重要方面。

同时,我们要加大乡村医疗人才核酸采样能力、基本公共卫生流调工作的培训。

 

谈委员履职

建议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条件

 

新京报:36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你作了发言,交流了哪些内容?

 

吴浩:社区(村)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基础单元,是打通居民健康“最后一公里”的关键环节,也是公共卫生的前线阵地,在疫情防控中起着网底的作用。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慢性病患病和死亡人数的增加,不健康生活方式等将是长期影响居民健康的重要因素。

 

目前,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存在资源不足、服务能力不强等问题,需要补齐短板,提高服务的公平性和可及性,防止因病致贫返贫。在会上,我建议以完善基层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为抓手,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新京报:具体包括哪些建议?

 

吴浩:首先是将爱国卫生运动与社区治理相结合,完善社会参与机制,推动共建共享,普及健康的生活方式。

 

同时打造防治融合的基层服务体系,根据社区服务范围和居民健康需求,开展全生命周期连续医疗照护和健康管理标准化建设,力争实现“社区一刻钟、乡村半小时”的基层健康服务供给。加强智慧基层信息化建设,发挥互联网诊疗和人工智能辅助决策系统的功能,提升健康管理能力和医疗质量效率,把服务延伸到千家万户。

 

另外,健全以防协同分工协作机制和公共卫生综合考核评价机制,探索公共卫生机构派驻人员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现医防有机集合。总结武汉社区隔离点、方舱、定点医院、重症救治医院分工协作的分级诊疗模式。

 

结合乡村振兴战略,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条件,提升基层医务人员职业发展前景,引导优秀医务人员把扎根服务基层作为毕生事业,完善人才培养机制。发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共卫生哨点作用,实现基层首诊,节约医疗资源和经费。

 

新京报:对于接种新冠疫苗,你对公众还有哪些建议?

 

吴浩:要想建立免疫屏障,减少防控难度,在目前的情况下,疫苗接种是重要的防护措施之一,大家要行动起来,应接尽接,争取在夏季之前建立好免疫屏障。

 

但是疫苗接种后并不是万事大吉,我们还要把疫情常态化防控中好的卫生生活习惯进行保留。


新京报记者 张璐

编辑 应悦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