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取消“35岁以下”限制,公考该带头消除年龄歧视

▲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建议放宽公务员报考年龄限制 避免企业参考该标准。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全国人大代表、编剧蒋胜男建议,取消国家公务员报考35岁以下的年龄限制。她说,35岁是一个人做事业最好的黄金年华,也正处在一个艰难的人生阶段,上有老下有小。很多35岁以上者在二次就业时遇到年龄歧视。不应该有这种歧视。最重要的是看人的能力和认真工作的态度。

 【微评】 长期以来,“35岁门槛”困住了大批中年人。无论是各类招考还是企业招聘,拒绝“35岁+”已成职场明规则,但“35岁+”其实是一个成年人业务素质逐渐成熟、家庭心态各方面最稳定的黄金期。对“35岁+”的歧视,折射出的本质上是畸形的职场生态。公务员考试“姓公”,在这方面带头打破年龄限制,任人唯贤而不是用年龄将“贤才”筛出去,确实很有必要。


2.“家长苦家长群久矣”,别让家校关系被“群”扭曲

对于“家长苦家长群久矣”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徐睿霞提出,“家长微信群”在使用过程中既为学校、教师、家长提供了方便、提高了效率,但也产生了一些不良现象,亟待教育主管部门进行相应规范,以使其能够“扬长避短”,更好地发挥其有益的作用。

 

【微评】 “摊贩老板喊话老师把作业写黑板上”、“家长喊话退出家长群”……近年来,“家长微信群”频频成为家校矛盾的引爆点。微信群不“微”,反映出的是学校、教师与家长之间权利义务边界如何厘清的大问题。治理“家长群异化为作业群”,除了教育部门出台规范合理引导,也需要学校及时更新教育理念,有关部门加强监管,厘清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职责,让家校关系回到正确的位置。


3.让2亿进城农民工成中等收入群体“聚才盆”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研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一份提案中建议,以总数2亿多的进城农民工为重点,采取多方面的政策措施,加快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具体看,他给出的这些建议包括:对农民工及其家属在城市落户实行负面清单制度、建设面向农民工为主的安居房工程、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的均等化、鼓励吸收农民工就业、加快推进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流转、促进机会公平等。

【微评】 以外卖小哥、快递小哥为代表的进城农民工早已深度嵌入城市生活,对于经济社会的良性运行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现实中,有2亿之众的进城农民工群体,往往与被欠薪、福利待遇被挤压、留守儿童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相关联。因此,提高他们的收入,让他们的权利得到安放,享受到高质量的城市公共服务,既是改善民生所需,也是扩大内需、推动消费的应有之义。

编辑:陈静  校对: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