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新京报记者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官网了解到,其发布的《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2020年本)》将自2021年3月1日起施行。其中,“果酒制造”被列入西部地区新增鼓励类产业中。而上一版本的该目录是在2014年起实行,在该条例中,并不见“果酒制造”字眼,只有一条“枸杞制品”中涵盖了一项“枸杞果酒”。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称,对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企业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界定了西部大开发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适用的产业范围,是企业能否享受该政策的重要依据。


 

从这一目录新增“果酒制造”产业可以看出,果酒这一品类成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

 

生产的背后是消费需求推动,酒水销售平台1919在“三八”节前夕发布的《1919女性用户购酒大数据》显示,在1919平台用户数量上,女性用户占比逐年递增,自2017年到2021年女性用户占比从4.79%增长至19.02%,用户数年均增幅64.48%。

 

阿里巴巴发布的2021春节报告称,天猫年货节数据显示,购买果酒的人数达到去年2倍,将近7成为女性,酒类消费迎来“她力量”。

 

不仅仅是春节期间,近年来,无论是“双十一”还是“6·18”购物节,以女性为主要消费群体的果酒均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势头。考拉海购数据显示,春节期间考拉海购女性酒增长300%,三四线城市的增速更为明显,起泡酒、果酒、预调鸡尾酒备受欢迎。

 

蓬勃生长的果酒市场

 

一个新的消费热点的出现,往往能带动一个产业的出现和成长,果酒这一市场也迎来一大批资本入局。

 

去年年底,低度茶果酒品牌落饮完成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本轮融资由XVC领投,天图投资跟投,启晨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去年8月,原创女性低度酒饮料品牌MissBerry贝瑞甜心宣布获得由经纬中国独家投资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9年8月,果酒品牌“冰青”宣布再次获得千万级别A+轮融资,此轮融资由亲亲(中国)投资有限公司领投,红牛中国前任总裁王睿个人跟投,此前,冰青已完成由京东千树资本领投、唐德影视跟投的PreA轮融资,以及由君洋资本、宝海投资、德商资本及千章资本联合投资的数千万A轮融资。

 

果酒市场里,新生力量蓬勃生长,老牌酒企也不甘示弱。比如,茅台集团推出的“悠蜜”蓝莓酒,五粮液集团的仙林青梅酒、百麓石榴酒等,2019年泸州老窖也推出了“青语”“花间酌”“拾光”三款新品来进军青梅酒市场。此外,江小白旗下的梅见荣登2020天猫618果酒品牌榜第一。


果酒并不是一个新鲜词,但是此前这一品类一直不温不火,为何近几年果酒正在悄然走至台前?

 

如果说白酒、啤酒与“酒桌文化”密不可分,那么果酒兴起则更像是年轻人悦己生活方式下的一种自主选择。有相关人士分析认为,“果酒热”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是年轻消费群体的崛起,年轻人还不太适应入口辛辣的高度酒,度数更低、更健康的果酒则更容易让他们接受,而且果酒满足了年轻人对多元化口味的需求。另一方面,“她”经济也推动了果酒的走红,小酌微醺已经成为现代女性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与传统男性为主的商务场景不同,女性用户的饮酒偏好是低度、健康、高颜值,多出现于朋友闺蜜聚会的社交场景,而果酒很好地满足了这些需求。

 

由此可看出,年轻人和女性是果酒的主要力量。这一点从果酒的设计包装亦可窥见一斑,常见的果酒包装常常采用亮丽的主色调,或是有设计感的外包装。有女性消费者告诉新京报记者,逛超市或者网购时,常常会因为某一款果酒的“颜值”而被“圈粉”买回家尝试,喝完酒后还会收集酒瓶,用来插花或者储物。


 

另外,也有观点认为,新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形势下,特别是经历了疫情,人们的消费方式和消费心理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大健康热潮推动果酒行业、品牌持续的发展,不但对酒的品类提出了新的要求,也为新兴的时尚酒类文化提升创造了空间和机遇。

 

千亿果酒市场,是“风口”还是“昙花一现”?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果酒产量约为165万吨、销售额约为71.5亿元,果酒市场年消费增长率保持在13%左右。业内人士指出,果酒产业正处于市场投资的“风口”,未来十年中国果酒市场规模有望突破千亿元。

 

宜宾五粮液仙林生态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高红川去年在公开场合介绍说,目前我国人均果酒(含葡萄酒)年消费量约为1.0-1.5升,而全世界果酒(含葡萄酒)人均年消费量约为3.5升,欧美国家人均年消费量则高达6升,差距仍然较大。对照日本近千亿的果酒市场(以下皆为不含葡萄酒)规模,我国当前果酒市场容量仅约220亿,预计到2030年,我国果酒市场将有望达到千亿规模,成为一片新兴的蓝海市场。

 

虽然近几年果酒市场不断升温,但其发展仍处于初期“群龙无首”的状态。有观点认为,从生命周期的角度来看,果酒品类目前正处于导入期,给果酒品牌带来了蓄势进击的机会。但反过来看,果酒行业持续增长的这些年,却依旧未能改变“有品类无品牌”的市场现状。因此,在千亿市场规模下,果酒品牌的机遇与挑战是并存的。

 

京东零售集团消费品事业部酒类采销部总监刘岩在2020年8月举行的第二届国际果酒论坛中表示,从总共销售金额和城市级别上面来看,目前为止在中国果酒市场还是处在区域型品牌为主。下沉市场里面,五线市场占52%,目前为止国产品牌还没有实现强突围,走向全国化。

 

另外,在标准方面,果酒相关体系尚不成熟。据中国酒业协会2020年8月份的报道,目前果酒产品的标准有6项,山楂酒、猕猴桃酒、荔枝酒、蓝莓酒等等。酒的标准有160余项,其中国家标准90余项,果酒占五分之一,大部分不是产品标准,是流通标准、机械标准等等。有关人士说,果酒技术标准体系尚未建立,通常说标准成熟就是经验的总结,当某一个产业或者某一个产品发展并不是很成熟的时候,标准很难制定,在果酒这个领域里面是特别典型的。

 

有市场研究机构认为,未来要深入推动中国果酒产业的发展,需要从果酒的产品质量和产品品牌的开发、提高产品工艺技术水平、建设中国果酒产业研究院等多方面入手,这样才能够可持续、高质量发展。另外,也有观点表示,将果酒与“她经济”、年轻群体绑定营销,会限制这一市场的长远发展。

 

新京报记者 郑明珠 图片 梅见青梅酒、Missberry贝瑞甜心微信公众号、国家发改委官网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