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奎利诺。图/东方ic


文|徐立凡

 

美军近年来最高调的司令部司令换人了。

 

当地时间3月6日,美国国防部在官网发布人事变动声明,任命约翰·阿奎利诺上将为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接替退休的菲利普·戴维森。

 

美军印太司令部是美军所有联合司令部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下辖人数约30万,占美国现役军人总数的20%。责任区域覆盖超过50%的地球表面面积,横跨36个国家和16个时区。

 

新司令阿奎利诺是何许人?又会带来什么变化?

 

“火箭式晋升”的海军上将

 

阿奎利诺是舰载机飞行员出身,有伊拉克作战的履历。2018年以前,阿奎利诺还是海军中将,曾在巴林担任美国第五舰队司令,也曾担任美国海军作战、计划和战略部副部长。

 

2017年,美军太平洋舰队连续发生事故,两艘舰船分别在日本和新加坡附近海域发生撞船事故,造成17名海军人员死亡。此后,海军解除多名高级将领的职务,阿奎利诺被特朗普选中,于2018年5月出任太平洋舰队司令。

 

担任太平洋舰队司令期间,阿奎利诺也不是没有出过事故。去年3月,太平洋舰队出访越南,庆祝美越建交25周年,虽然没有靠港,但仍有600名水手感染新冠病毒。

 

不过特朗普可能更在意的是阿奎利诺的对华强硬态度。太平洋舰队的舰机曾多次在南海高调航行,阿奎利诺也曾表示,中国在南海的行动“绝对有军事用途”,意在“胁迫和霸凌区域国家”。不过他同时表示 “我们在与中国竞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冲突”。

 

2020年12月,已经败选的特朗普提名阿奎利诺出任印太司令部司令,接替即将退休的戴维森。这一提名有火箭提拔的嫌疑,但是,拜登还是通过了对阿奎利诺的任命。

 

两任素有嫌隙的总统达成了难得的一致,或许是因为前者看上了阿奎利诺的强硬,后者看上了阿奎利诺“不想冲突”的立场。拜登强调过,美中关系不需要冲突,但会“极端激烈地竞争”。


遏制中国的战略不会改变

 

当然,从拜登对阿奎利诺的任命也可以看出,拜登政府仍将延续海上遏制中国的战略。

 

2017年美国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及2018年发布的《美国国防战略》,对美军转型提出了战略要求,要求从反恐为主转向大国军事竞争。

 

在美军转型的大背景下,美国于2018年成立了印太司令部,其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中国。印太司令部也借此成了美军转型的样板。

 

不过目标定得再明确,当下阿奎利诺的首要任务是接过前任的棒,接着要钱。3月1日,美印太司令部向提交国会了要求在未来5年增加270亿美元预算的报告。

 

这是自《2021年国防授权法》确立“太平洋威慑计划”以来,美军向国会递交的首份提案。这份提案明显有模仿2014年美国“欧洲威慑计划”的痕迹。

 

2014年的“欧洲威慑计划”针对的是俄罗斯。到现在美国已投入了200多亿美元。

 

3月4日,美国国防部官网发布了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致武装力量》的备忘录,公布了五角大楼的三大优先事项。在“保卫国家”的优先事项中,击退新冠疫情排在第一位,将中国排在了第二位。这就赋予了印太司令部继续高调行动、高调要钱的理由。

 

印太司令部的转型可能坑了“队友”

 

就算印太司令部要到了经费,其转型过程也可能坑了队友。

 

按照印太司令部交给国会的报告,美军将更加关注五大主要领域:联合部队杀伤力;部队设计和态势;加强与盟国和伙伴关系;演习、测试和创新;后勤及安全保障。

 

这与之前已披露的海军陆战队等美军转型方案有共同之处,即把盟友顶到第一岛链,美军部署则更加分散、灵活,第二岛链部署重兵。

 

刚退休的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将之形容为“四大支柱”:

 

第一个支柱是提高联合部队的杀伤能力;第二个支柱是加强印太地区的部队设计和态势,在不集中兵力的情况下创造质量优势;第三个支柱是加强联盟和伙伴关系;第四个支柱是演习试验创新,不仅在联合部队内部,而且与盟国和合作伙伴一起进行。

 

不过,这些想法很可能是美军的“单相思”。已有东南亚国家对于美军的这种转型感到担忧。在缺乏共同利益的情况下想打造印太版的“小北约”,别说阿奎利诺,即使是美国政府也难以做到。

 

□徐立凡(媒体人)

编辑:陆玖   实习生:祁倩倩   校对: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