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成为今年各方关注的重要话题之一。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加快数字化发展,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协同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快数字社会建设步伐,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营造良好数字生态,建设数字中国。


数字经济究竟对我们的生活会产生什么改变?如何通过数字化催生和创造产业发展新动能?产业数字化的下一步发展方向是什么?3月9日,新京报举办2021全国两会经济策论坛,邀请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互联网协会咨询委员会主任邬贺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京东工业品业务部总经理丁德明共同讨论。


邬贺铨:要重视数字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


邬贺铨表示,除了数字化经济规模,数字经济更多还是强调一个国家的数字竞争力。中国面向消费的数字化转型走得比较靠前,但是产业数字化的转型还是滞后,而且服务贸易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需要进一步推动信息技术跟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核心技术仍然受制于人,会制约我们国家数字经济的发展和安全。


“发展数字经济需要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结合,企业是主体,政府营造发展环境的作用必不可少,需要有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治理模式。‘十四五’是我们国家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期,也是百年未有大变局时期,需要高度重视我们国家数字经济发展受制约的因素,加大创新力度,营造发展生态,迎接数字经济发展前所未有的机会和挑战。”邬贺铨说。


工业互联网是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一个抓手,可以说是一个必由之路。工业互联网对中国,相对其他发达国家而言,可能更为重要。“但是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讲起来容易,做起来比较难。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要往这个方向走。”邬贺铨表示,现在正好是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一个转折点,除了企业自身的发展需要,国家也意识到它是在新一轮的国际竞争中的需要。


金李:数字经济需要明确数据的权属


金李表示,疫情加速线下活动线上化,包括直播、网红带货等,给人们生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同时很多数字经济企业自发的生长也带来了无序的扩张等问题。数字经济经过长时间发展后,需要一个更好的顶层设计和架构,把中国数字经济打造成为中国在新数字经济时代引领全球的机会。同时,也要尽可能地降低带来的各种困惑和风险。


数字经济时代对我们国家的发展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机遇大于挑战。数据本身所带来的各种规模和范围经济都没有充分释放出来。


金李建议国家应该把数字经济的研究列为国家的社会科学研究的重点课题,数字经济列为重点经济院校的重点学科。建议能够尽快设立一个国家级的数字经济发展研究院,从理论和实践方面去进行结合。


其认为,研究或者顶层设计的滞后,使得很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数字化时代,有很多巨大的协同效应,数据的权属没有解决得很好,企业去收集产生数据,并且去分析研究数据的积极性可能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如果对企业使用数据不加以限制,会出现滥用数据,甚至可能对公民隐私权甚至是国家的主权等产生潜在的威胁。


徐晓兰:数字化转型不转不行


徐晓兰表示,数字经济有两个维度,一是数字产业化,一是产业数字化。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数字经济已成为当今世界最为重要的经济形态。


工业互联网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重要基石,成为重塑数字经济新优势的新型基础设施,成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关键支撑,成为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已成为了国内外业内共识。


徐晓兰表示,移动互联时代或者消费互联时代,给我们的生活方式带来了很多的红利。工业互联时代变革产业,特别是对制造业,现阶段政府的推动力和引导力非常重要。


徐晓兰说,疫情给产业链带来挑战,产业链和工业链的安全可控、自主可控,对我国尤为重要。要想把产业链、供应链有效、高效地链链相联,而且通过有效、高效的方式去监测它,要通过工业互联网来强链补链,增强产业链的韧性和强度,能够带动产业价值的提升。


“很多企业感受到工业互联网的巨大作用,特别是疫情后的复工复产,部署数字化转型的企业效率大大提升,很多企业深刻认识到了数字化转型是不转不行,必须要有为。”徐晓兰表示。


丁德明:企业数字化转型有三方面问题


丁德明表示,企业面临的数字化转型问题主要有三方面。首先,企业是商业机构,任何举措都要衡量投入产出比,很多领域的数字化需要长期投入,成果见效慢且价值难以量化,企业很难长期坚定决心。第二点,不同类型企业开展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切入点路径不同,在实践过程中常常因为缺少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出现信息孤岛,影响落地执行能力。第三点是市场整体环境在过去不够成熟,各产业间数字化协同的适配性较差。所以企业一定要从速度和效果这两方面考虑最适合本企业的数字化发展路径。


疫情期间,大量企业把采购管理作为数字化转型的突破口。比如我们帮助一家专门生产消毒液的供应商快速实现线上化采购,72小时解决了“无桶封装的困境”,确保了800万吨消毒液的顺利生产。


工业制造业是数字经济的主战场,现在各方都在探索工业互联网的实践路径,但最终目标都一致——实现人、机、物全面互通互联。我们认为,“物”是链接“人”与“机”的有效载体,数字化的工业品是实现工业互联网的新一代数字基础设施之一,也是核心要素。京东工业品发布“墨卡托”工业品标准商品库,希望解决行业现有体系产品信息和参数不统一、行业属性不全的问题,为工业品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互联互通奠定基础。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孙文轩 程子姣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贾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