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去年的跌宕起伏,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的企业没有倒下,我霍东也没有倒下,有我在,有大家在,我们就应该对仁东的未来充满信心。”


近日,霍东在仁东集团内部会议上发表讲话如是称。讲话之际,霍东控制的上市公司仁东控股正在又一次成为资本市场瞩目焦点,自2021年2月24日至3月8日收盘价累计涨幅为122.8%,累计换手率为198.1%,期间4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


3月8日晚,仁东控股公告,因近期仁东控股股价异常波动,为维护投资者利益,上市公司将就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进行核查。


自去年11月国资离场后,仁东集团霍东再次成为仁东控股实际控制人。仁东控股曾在去年年末接连跌停,传闻四起。


霍东称,2020年我们可谓经历了生死考验,“历史遗留问题全部集中凸显,二级市场波动让我们始料未及,商誉减值、信贷到期、业绩下滑甚至涉诉争议等等”。


仁东系出击


3月8日晚间,仁东控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暨停牌核查公告。该公告显示,仁东控股股票自2021年2月24日至3月8日收盘价累计涨幅为122.8%,累计换手率为198.1%,期间4次触及股票交易异常波动。


仁东控股称,因近期公司股价异常波动,为维护投资者利益,公司将就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情况进行核查;经申请公司股票自2021年3月9日开市起停牌,自披露核查公告后复牌。


仁东控股股价异动之际,其背后的仁东系连现扩张动态。


今年早些时候,仁东集团全资持有的北京仁东文化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立,霍东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与经理。


在前述工作会议上,霍东表示,我们依然有能稳定盈利的业务板块;我们在历史问题、债务化解、合规经营上已经有所突破;而且我们在产业布局上也有了重大进展。


2020年末,霍东曾罕见露面赴五粮液集团参观考察,仁东集团新闻稿显示,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监事会主席蒋文春、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忠玉等全程陪同。据称,仁东集团在完善大消费产业布局过程中,可以充分发展酒类产品品牌打造及渠道创新方面的相关资源优势,积极探索合作方式,实现互利互惠、创新共赢。


贵州仁东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实业”)工商信息显示,其于2020年12月25日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谌贻凯与严修海均退出,新进股东北京仁东实业有限公司成为独资股东。


同日,仁东实业公司名称由此前的贵州金宇泰粮油有限公司变更为现名。仁东实业的法定代表人、管理层以及经营范围均生变,孟湫云现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仁东实业的经营范围则由此前的销售食品、日用百货等变更为物联网设备制造及销售等。


目前成为仁东实业全资股东的北京仁东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仁东”)由仁东集团有限公司(“仁东集团”)全资持有,仁东集团共有两名股东,其中霍东持股99.9%,方氧源持股0.1%。


仁东还曾于去年与五矿系企业抱团。


2020年10月成立的金通仁东(广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工商信息显示其合伙人共有四名,包括仁东系背景的仁东资产管理(青岛)有限公司、仁东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仁东实业有限公司,以及五矿资本(600390.SH)旗下的五矿金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中仁东资产管理(青岛)有限公司为仁东控股全资子公司。


据仁东控股2020年10月30日就成立上述公司的公告,金通仁东经营范围为以私募基金从事股权投资、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等活动,后续尚需履行合伙人缴款出资以及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登记等手续。


仁东系与五矿此前已有交集。


2020年5月末,仁东控股公告称,其与五矿证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仁东与五矿拟进行的合作包括股权投资合作,双方拟合作设立产业基金,总规模50亿元,首期规模10亿元。


仁东控股2020年12月16日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仁东信息在五矿证券有限公司的两融业务,因近期股票价格大幅波动,有触发强制平仓的可能性。仁东控股表示,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正积极与质权人协商、沟通,争取通过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或者追加质押物、提前归还融资款项等有效措施化解平仓风险。


时隔数日后的2020年12月下旬,五矿资本回复投资者询问表示,仁东信息为公司两融客户,目前在公司信用账户维持担保比例良好。


走过风波后债务压力仍存


霍东与其名下的仁东集团此前因2017年入主仁东控股(002647.SZ)而被外界广泛关注。


2017年11月,其时还未改名仁东控股的民盛金科公告,接到公司股东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仁东科技”)书面通知,获悉其100%控股股东李云端将其持有的仁东科技100% 的股权转让给正东致远。正东致远其后更名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后者背后即霍东的仁东集团。


2018年3月,民盛金科正式公告,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霍东。2018年8月,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


根据仁东控股公告,霍东出生于1987年9月,硕士学位,新加坡国立大学EMBA。从2010年开始,23岁的霍东就职于中国庆华集团,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新疆庆华能源集团、中国庆华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年轻的霍东一出手即拿下控制权,引发外界猜测,庆华集团第二代成为霍东身上的标签。


公开资料显示,庆华集团为内蒙古大型民营企业,董事长为霍庆华。2015年,霍庆华家族在胡润百富榜中的财富达到140亿元,排名上升至第188名,被称为内蒙古首富。不过,庆华集团其后资金问题爆发,此前已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背靠庆华集团,霍东自身家庭同样显赫。


2018年3月,民盛金科在一篇回复交易所公告中透露,霍东母亲霍秀珍女士家族早年在宁夏、内蒙古等地长期从事能源开发、加工等业务,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其岳母张淑艳女士长期参与国内大中型房地产开发项目,目前控股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外还投资了境内多家公司,同样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


霍东入主过程中也获得了家族力量的帮助。在日后一封公告中,仁东控股透露,此次收购资金有4.7亿元计划来源于霍东的家庭积累。该部分家庭积累系霍东向岳母张淑艳女士的借款,该部分借款金额为4.7亿元,未约定 还款期限和利息,未提供担保。


在霍东首次入主接近一年半后,2019年7月30日,仁东控股公布易主消息,海科金集团将通过“受让表决权+一致行动人”的方式,取得仁东控股28.94%股权的表决权,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由霍东变更为国资。


据仁东控股披露的托管协议,各方同意,委托方因标的权利托管应按托管年度向受托方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


国资背景的海科金集团入主后,仁东控股股价一路上涨,自约16元/股涨至最高64.72元/股。


2020年11月,海科金集团宣布离场,霍东再次成为仁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深交所随即下发关注函,要求仁东控股说明初始托管期到期后未续期原因等。


仁东控股回复称,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


在海科金集团退出后,仁东控股连续遭遇14个跌停,股价自逾60元/股跌至不足14元/股,市值蒸发约250亿元。


走过风波后,仁东的经营压力、债务压力仍存。


1月30日,仁东控股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20亿元至24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2.80亿元至4.3亿元。


仁东控股表示,2020年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和行业政策及发展环境变化的影响,公司各业务板块均受到 不同程度的影响,整体经营业绩出现亏损;其中,仁东控股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亿元至2亿元,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6亿元至2.4亿元。


在前述工作会议上,霍东曾表示,2018、2019年我们连续两年盈利,2020年由盈转亏,经营压力巨大,也直接在市场上得到了体现。实话讲,所有业务板块盈利能力仍然欠缺,体现在对公司主体业绩没有形成有效支撑。与业内友商及对标公司相比较,我们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就现在我们的整体情况而言,无论是我们的产品还是管理还是人员战斗力都与我的期待相去甚远。”霍东称。


仁东控股的一项续贷申请日前遭遇否决。


3月9日晚间仁东控股披露显示,上市公司积极与兴业银行协商续贷事宜,但最终由于双方就续贷条件未能完全达成一致,在控股股东仁东信息的支持下,上市公司与兴业银行进行诉前和解,并于2021年3月9日,收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


据上述《民事调解书》,仁东控股欠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月坛支行借款本金约2.7亿元,另有罚息、复利等,其中应还本金中的1.50亿元由仁东信息于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之日起五个工作日内代仁东控股向兴业银行偿还;其余应还本金1.2亿元和罚息、复利,仁东控股应于2021年9月30日前分期全部偿还。


据仁东控股2020年12月21日披露,目前控股股东仁东信息持有上市公司1.26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2.49%,其中8894.03万股为质押状态,质押股份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本的比例为70.63%;仁东信息的一致行动人天津仁东持有上市公司2541.74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54%,其中1088.10万股为质押状态,质押股份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本的比例为42.81%。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朱玥怡 赵毅波 编辑 陈莉 校对 李世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