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暑期档《陈情令》爆红,该剧的两位主演肖战、王一博一跃成为顶流艺人,戏约不断,代言接到手软。《陈情令》之后,“双男主”剧集的开发进入快车道,相关项目立项备案、选角拍摄的消息不断传出。今年2月22日,Priest小说《天涯客》改编的《山河令》播出后受到热捧,拉开了2021年剧集领域多部“双男主剧”群雄逐鹿的序幕——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已播和确定开机待播的“双男主剧”至少8部,已备案以及在年内开机的超过6部。

 

双男主剧蜂拥而至,究竟谁才是制作双男主剧的主力军?双男主剧的男演员们都来自何方?目前待播的双男主剧之中,哪些最受期待?从原著小说IP到剧集呈现,双男主剧改编过程中的哪些做法令观众难以忍受?新京报记者为此梳理了已播、待播以及备案的近20部有一定影响力的双男主剧,采访了制片人、经纪人等业内人士,并对观众进行随机问卷调查。


《山河令》剧照,左:龚俊饰温客行 右:张哲瀚饰周子舒。


——给“双男主”画个像——


2016年的《上瘾》、2018年的《镇魂》、2019年的《陈情令》,到2021年的《山河令》以及《皓衣行》《杀破狼》《左肩有你》等待播剧,由耽美小说改编而来的双男主剧逐渐成为剧集市场的热门题材,它们呈现怎样的特点和共性?

 

Priest最受青睐,爆款示范效应最强


纳入此次统计的19部已播、或待播、或备案双男主剧,其中不少都与之前播出的爆款双男主剧师出同门”——即改编所依托的原著小说出自同一位作者之手。例如:2018年播出的《镇魂》改编自Priest同名小说,今年播出的双男主剧《山河令》、待播的《杀破狼》,以及备案待拍的《默读》《山河表里》《六爻》都改编自Priest小说;2019年的爆款双男主剧《陈情令》根据墨香铜臭小说《魔道祖师》改编而来,今年二季度计划开拍的《天官赐福》其原著小说也出自墨香铜臭,并将由《陈情令》导演陈家霖执导。

《杀破狼》剧照

 

以小说IP影视化的数量而论,作者Priest最受青睐,6部小说被改编;巫哲有3部,居于次席,分别是《撒野》(剧名《左肩有你》)、《嚣张》(剧名《隅我同行》)和《狼行成双》;墨香铜臭有2部,位居第三。题材来看,19双男主剧之中,古装与现代题材各半,早期走红的是现代题材,今年待播的古装题材居多。某影视公司负责版权工作的林虹告诉新京报记者,剧方决定上马哪部双男主剧项目,既取决于小说本身的人气,也会受到爆款前作的影响。《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剧名《皓衣行》)就是晋江文学城高人气小说,Priest小说接连影视化则与《镇魂》火爆有关系。

 

影视公司囤积网文版权的操作由来已久,但双男主剧的原著小说属于小众文化,改编成影视剧会有一定的风险,早期并不是“IP扫货的热门目标。直到2016年的低成本网剧《上瘾》火出圈,带动同类型小说的版权行情看涨,而后《镇魂》的热播更是让Priest等作者的小说改编权成了香饽饽。爆款的示范效应比什么都强。更何况这类题材不需要花大投资,找明星演员。不成功损失也不大,一旦成了就是一本万利,版权买来囤着也不亏。《陈情令》播出之前,这类题材在圈内有点名气的小说都已经‘名花有主了。一位制片人说。


双男主剧大汇总


 

2 大多数只能“网络限定”,适合做独播剧


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的双男主剧,谁是出品制作的幕后主力军?由于双男主剧的爆款爆率并不取决于制作成本和演员知名度,制作的入门门槛不高,早期这一类型多由新公司操刀。《上瘾》(2016)的出品方锋芒文化、《镇魂》(2018)的出品方时悦影视,彼时还都是成立不久的影视新军。而从《陈情令》(2019)开始,视频平台竞相成为双男主剧的出品方,爱优腾芒四大视频平台纷纷下场,接过了制作的主导权。


《陈情令》曾经大火。

 

以纳入本次统计的双男主剧为例,2019年及以后播出的17部中至少15部的出品方一栏都有视频平台的身影。其中,对开发双男主剧最为热衷的是腾讯和爱奇艺,各参与出品了5部,多数都改编自该类型之中的人气小说,如《陈情令》《皓衣行》《杀破狼》《天官赐福》。优酷参与出品的3部均改编自Priest小说,包括了今年2月播出的《山河令》以及筹备中的《默读》等。芒果TV参与出品的《逆光者》制作中,《六爻》在筹拍阶段。

 

传统影视公司也看到了双男主剧的市场潜力,几乎与视频平台同步参与其中,其中不乏文娱行业的老牌劲旅。《天官赐福》出品方之一的华策影视,成立于2005年,目前在播的《锦心似玉》就出自该公司旗下;出品过《花千骨》《楚乔传》的慈文传媒,也是《山河令》《杀破狼》的出品方之一……其他涉足双男主剧制作的影视公司还包括了出品过《延禧攻略》的欢娱影视、春节档电影《侍神令》的出品方工夫影业、由南派互娱控股的獭獭文化、与天下霸唱关系密切的光芒影业等。

 

一位与视频平台合作过多部影视剧的资深制片人向新京报记者分析指出,双男主剧小众圈层的题材决定了它很难有机会上星,绝大多数都只能是网络限定。而过往的成功案例都表明,这一类型能给网络视频平台特别在乎的会员拉新带来非常惊艳的数据表现。在平台看来,双男主剧特别适合做成独播剧,一旦押中爆款,就能完全甩开竞争对手。平台当然愿意把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找信任的影视公司来完成定制剧。而像华策、慈文就是平台熟悉的合作伙伴,不论版权剧还是定制剧。

 

3 90后演员是主流,男团偶像占比高


双男主剧在业内有个外号叫流量制造机,指的是原本不太知名的演员通过出演双男主剧,有较大的机会可以一跃成为顶级流量明星。正如《陈情令》成就了肖战、王一博两位顶流;《镇魂》让白宇、朱一龙走红;《上瘾》也让当时许魏洲、黄景瑜火出了圈。双男主剧的主演都是谁,他们又有怎样的特点?


“双男主剧”26位男演员情况


新京报梳理了已播和已确定主演的双男主剧”13部,对应男演员26位。他们出演双男主剧时(或剧集播出时)的平均年龄约28岁,年龄最大的43岁(黄晓明),年龄最小的21岁(陈飞宇、范丞丞)。90后男演员是出演双男主剧主角的主力,有17位占比接近7成,多数都是影视新人。已成名的一线明星极少接演双男主剧,但黄晓明是个例外。他和尹正主演的《鬓边不是海棠红》对国粹京剧文化有深入的挖掘呈现,相比其他双男主剧对两位男主之间的情感做了淡化的处理。

 

出演双男主剧的男演员不乏出自中戏、上戏、北电等专业院校表演科班的,但26位双男主剧的演员里也有接近一半是非表演科班出身(11位)。这其中有7位是音乐男团组合的成员或者经由参加音乐类选秀出道的偶像,包括了肖战(X玖少年团)、王一博(UNIQ)、范丞丞(乐华七子NEXTNINE PERCENT)、毕雯珺(乐华七子NEXT)等。

 

艺人经纪慕平(化名)向新京报记者分析指出,双男主剧和偶像养成的思路相似,本质上能不能成功都要看粉丝是否买账。男团或选秀出身的偶像艺人颜值过关,自带粉丝基本盘,找他们主演双男主剧可谓一举两得。至于演技的问题,拍摄和后期有多种方式可以调节和补救。况且偶像艺人到了一定年龄都会面临转型压力,能接到‘双男主剧这样的潜在爆款,他们也愿意为角色付出时间和精力。因为在别的剧组他们很难竞争过科班出身的演员,拿到出演男主角的机会。

 

早期双男主剧多为低成本制作,剧方只能在片酬低廉的新人里寻找合适的人选。《镇魂》《陈情令》走红之后,资本的涌入让双男主剧的幕后制作班底越来越豪华,参与角色竞争的艺人也越来越有名。希子所在的Casting公司负责了今年某部待播双男主剧的选角工作。公开选角之前,该剧两位男主演已经敲定了,选角公司只负责配角遴选。但配角依然竞争激烈,各大经纪公司都送了演员过来,有的候选演员甚至是在热播甜宠剧里演过男一号的。他们愿意自降身份来竞争男三、男四,很显然是在押这部剧可能成为爆款,到时候即便配角也能因此获益。


——跟剧粉们问个计——


改编自Priest小说《天涯客》,由张哲瀚、龚俊主演的《山河令》222日开播的,目前已经成为豆瓣评分最高(8.6分,超过20万用户打分)的双男主剧,也拉开了今年双男主剧群雄逐鹿的序幕。据不完全统计,《山河令》之后还将有《皓衣行》《张公案》《杀破狼》等多部双男主剧在年内待播,《默读》《天官赐福》《山河表里》等剧也计划在今年开拍。哪些双男主剧最受期待?哪些剧的选角令观众感到满意?新京报记者通过问卷调查发现,观众对双男主剧的期待值与他们对原著的好感度挂钩;对选角的认可程度则取决于演员颜值,以及与原著人物是否贴近等因素;他们最不能忍受的,是双男主剧在改编过程中增加男女爱情线。


《山河令》剧照

 

期待值挂钩原著好感度


2021年待播和备案确定要开拍的双男主剧超过了10部。问卷结果显示,《杀破狼》《皓衣行》《天官赐福》《默读》《左肩有你》《张公案》的观众期待值较高。至于期待这些剧的主要原因,喜欢原著小说塑造的人物的选项得票遥遥领先。事实上,《杀破狼》《皓衣行》等高期待值双男主剧改编的原著小说本就是同类题材里的高人气作品,有的此前已被改编成动漫和广播剧。小说塑造的男主角——如《杀破狼》的顾昀、长庚,《皓衣行》的楚晚宁、墨燃,《天官赐福》的谢怜、花城等在小说真人影视化之前就拥有了各自的粉丝。


观众调查问卷


新京报记者采访中发现,期待“双男主剧”的观众一部分是因《陈情令》等“爆款”对双男主剧产生兴趣的剧迷,另一部分是原著书粉。刘思齐喜欢在晋江文学城的追更小说,她看过的双男主小说不少,但“肉包不吃肉”的《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一直是她心中的“白月光”,因此她对这部小说改编的《皓衣行》比较关注。“我喜欢原著小说,但改编成影视剧说实话我内心也蛮纠结,既有期待也担心被改得面目全非。不过从网上公布的《皓衣行》的物料和路透图来看,起码罗云熙的扮相还是符合我心目中的楚晚宁的。”

 

还有不少观众对问卷所列的双男主剧都不期待,金融从业者曾伦就是其中之一。他仅听说过其中的两部《默读》和《杀破狼》,还是因为女朋友的强行科普。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吴京、甄子丹演的动作电影《杀破狼》,被科普后才知道二者除了名字一样,其他没任何关系。可能女生会比较喜欢吧,反正我自己还有周围的哥们儿对这种剧完全没有兴趣,一点都不期待。

 

2 颜值高、贴近原著是选角关键


一部双男主剧最初在网上掀起讨论,往往由选角猜测引发,实在是因为选角对这一类型剧集的成败至关重要。从《镇魂》《陈情令》,一路追到《山河令》的粉丝袁圆告诉新京报记者,双男主剧重点就是要选对了两位男主,就算制作不够精良、剧情有bug,这些缺点都能够被剧粉用滤镜过滤掉,只看见它的好。相反,如果选角失败,其他方面做得再努力也救不回来。

 

然而,双男主剧的选角想要获得普遍的认可并不容易。针对目前已公布阵容的多部双男主剧的问卷调查显示,以上选角都不好得票最多。相比之下,《杀破狼》《皓衣行》的选角获得了较高的认可度,所选男演员气质符合原著人物颜值高是最主要的两项理由。刘思齐认为,双男主剧开播前吸引到的大多数都是原著书粉,他们自然最关心所选演员是否符合原著人物。耽美首先要美,颜值高是必须的。如果男主角不好看,那还不如看小说改编的动漫呢,至少动漫人物一定是很美的。


《皓衣行》海报

 

现实中也有选角阶段不被看好的双男主剧,播出后却大受欢迎的案例。《山河令》公布选角之初遭到不少吐槽。播出后,张哲瀚和龚俊却被赞神还原了原著里的周子舒和温客行,剧集的热度和口碑一路飙升;即便被证明极为成功的《陈情令》选角,肖战、王一博的组合当初也曾被网友骂毁了自己心目中的忘羡。《陈情令》总制片人杨夏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IP改编作品选角会尽可能尊重原著对人物的描述,但确实没办法满足每个人的想象,而演员塑造人物需要时间和情节,也需要造型和故事的加成。

 

3 魔改增加男女爱情线不能忍


和所有IP改编影视剧一样,双男主剧热度由原著而来,也终将面对与原著的对比。问卷结果显示,观众最不能忍受的双男主剧的缺点是——“增加了原著里没有的男女感情线,以及大幅改编原著剧情,人物关系混乱。事实上,这两点也是双男主剧最容易让人诟病的地方。《魔道祖师》改编的《陈情令》播出前期,女性角色温情的戏份较原著大为加重,她与男主之一的魏无羡互动频繁,引发了原著粉的强烈反对,质疑《陈情令》变成了《温情令》。随着剧情展开,温情虽然加戏但并没有喧宾夺主,并且按照原著时间节点下线,而后叙事回归了原著的忘羡主线,《陈情令》后期的豆瓣评分也一路看涨。


双男主剧,观众磕的就是两位主演。

 

原著粉并非坚持原著情节一点不能改,但不能增加了原著里没有的男女感情线是他们对双男主剧的底线要求。既然选择买了耽美小说改编成真人影视剧,就应该尊重IP最核心最基本的人物设定,而不仅仅是买个书名和一堆人物的名字来讲一个面目全非的故事。袁圆说,原著粉可以理解很多时候小说版权一旦售出,怎么改作者已经做不了主,编剧和导演有再创作的自由,但魔改成男女言情剧的方式忍不了。剧方不能既想着蹭原著小说的热度,又否认它最核心的感情。这样的魔改,不如原创一部?我们又为什么要买账呢?

 

题材本身无好坏,但创作水平有高下。如果以双男主剧的特点去衡量,《春光乍泄》《蓝宇》可算作双男主电影,甚至《蓝宇》的IP文本《北京故事》也是一部网络小说。人类的情感总相通,即便小众的情感也可以得到普遍的共鸣这是创作者的功力。相比之下,时下的双男主剧更多的是借助原著小说粉丝群体的力量达到爆红出圈的目的,而不是通过影视工作者的高水平创作引发更广泛的共情,因此观众对其评价的标准一直纠缠在原著的细节和影子之间。


新京报资深记者 杨莲洁

资深编辑 佟娜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