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郑明珠)3月25日晚间,ST岩石发布关于回复上海监管局问询函的公告,对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酱酒业”)2020年末其他应付款情况及资金用途等问题进行了说明,中喜会计师审阅了公司的上述回复,同时与高酱酒业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获取的相关证据进行了核对,没有发现重大不一致情形。同时,该回复还对高酱酒业后续经营情况进行了说明,ST岩石称从高酱酒业自身发展来看,目前正处于业务快速发展期,需要利用好财务杠杆扩大生产规模,并在行业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


此次公告是ST岩石对一周前上海监管局下发的问询函的回复。3月18日,ST岩石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1年3月18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海监管局下发的问询函,对公司近期披露的关于无偿受赠高酱酒业52%股权的有关事项进行说明,包括高酱酒业其他应付款的真实性、资金用途和去向、后续是否有偿还能力等对公司的影响和相关风险。


ST岩石今天发布的公告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其他应付款共计3.15亿元,应付股东及原股东借款2.65亿元,应付股东借款利息768.92万元,应付往来款4230.89万元,应付其他款0.95万元。


高酱酒业 2020 年末其他应付款的情况。


关于高酱酒业的后续经营情况,公告称,高酱酒业自设立后,前期主要从事酒厂的基础建设和固定资产投入,在具备生产条件后,2013年至2014年酒厂自行酿造了一批优质大曲酱香基酒,但并未对外销售。随着行业外部环境变化及酒厂遭遇资金短缺等问题,2015年起酒厂停工直到2019年随着酱香型白酒市场趋好而逐步复工。2020年全面恢复了大曲酱香基酒的自主生产,同年9月酒厂开始生产成品酒并对外销售。

 

目前,高酱酒业主要从事大曲酱香基酒的生产和储存,被授权贴牌生产销售酱香型白酒。其核心价值在于能够酿造优质的大曲酱香基酒和满足客户需求的贴牌加工生产能力。目前高酱酒业尚未形成自有品牌营销。

 

ST岩石同意接受控股股东贵酒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酒发展”)所赠与的高酱酒业52%股权,关键在于认同高酱酒业的基酒生产和贴牌加工能力。近年ST岩石先后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军酒有限公司、上海贵酒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事聚贸易有限公司,通过近一年的商业创新和运作,已先后形成了自有品牌和营销模式,但上市公司自身并没有基酒生产和加工基地,公告表示,高酱酒业进入上市公司体系后,能够使公司打通全产业链,同时也能够进一步丰富公司的产品线,对公司转型发展、夯实主业具有推动作用。

 

ST岩石方面称,高酱酒业的未来发展符合上市公司战略规划,作为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ST岩石将推进高酱酒业的发展,进一步提升高酱酒业的协同和盈利能力。从高酱酒业自身发展来看,目前正处于业务快速发展期,需要利用好财务杠杆扩大生产规模,并在行业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

 

对于高酱酒业的偿债能力,公告也做了说明。高酱酒业于2020年9月开始生产成品酒并对外销售,销量约470吨(9月-12月),目前的营收主要集中在四季度,虽然白酒销售具有季节性,但高酱酒业的营收和净利润如果以全年业务量来测算还会具有一定的增长,同时,高酱酒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77.69万元,其中来自关联方的营业收入1.05亿元、现金流量净额为2709.77万元,ST岩石称,高酱酒业具有通过生产经营逐步偿还债务的基础。未来,随着高酱酒业注入上市公司后,通过产业链协同,高酱酒业的营运能力和持续盈利能力将得到进一步提升,高酱酒业通过自身经营偿还债务的能力会得到进一步增强。 

 

ST岩石表示,未来高酱酒业将继续保持一定的负债水平,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通过自有或自筹等多种方式解决好股东借款问题。


截至3月25日收盘,ST岩石股价收于每股17.88元,涨0.56%,总市值为59.8亿元。


新京报记者 郑明珠 图片 东方财富APP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薛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