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汪畅 实习生 牛清妍)26日10时,备受关注的张维平涉拐卖儿童一案二审由广东高院指定在广州市增城区法院开庭。据参与庭审的寻亲家属李树全和钟丁酉透露,此次开庭并未当庭宣判,李树全说,庭审时张维平再次提及确有“梅姨”一人。

 

二人均表示,目前最大的心愿便是找回孩子,希望能获得更多线索。

 

此前据张维平供述,2003年至2005年间,其先后在增城、惠州等地拐卖儿童9名。2017112日,案件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目前,5名被拐儿童被成功寻回,仍有4名被拐儿童尚未找回。

 

申军良进入庭审现场。来源:我们视频


申军良:向人贩索赔480余万元

 

2021326日上午9点半,申军良抵达法院门口,按程序进入庭审现场,儿子申聪和妻子均未出庭。申军良称,儿子申聪正在上学,知道自己来广州开庭的事,但自己并未告诉其详细情况。

 

“这一天我等的太久了,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申军良表示,自己上一次来广州是寻找孩子,而这一次则是追寻公道。

 

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一审判决书,法院驳回申军良提出的民事赔偿。原因在于一审判决时,被拐卖的申聪尚未被找回,其所受损失情况无法查明,申军良夫妇不能以法定代理人身份提起民事诉讼。

 

判决书提到,申聪母亲被张维平等人强行捆绑控制,最终导致其受伤,是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但由于其并未提供相关诊断证明和医疗费票据等,法院判定其请求依据不足,予以驳回。

 

开庭前,申君良表示,希望法院对被告维持原判,希望人贩子受到严惩,希望这些年的损失能被公正审判。另外,此次夫妇二人将以申聪法定代理人身份提起民事诉讼。

 

来广州前,申军良已经将寻找孩子这些年的车票、住宿等部分票据整理好,作为证据在法庭展示。不过,对于一共坐火车来广州多少趟,申军良称自己没有算过。

 

申军良透露,由于养家的父母均长期在外打工,申聪和他们感情并不深。申军良曾和申聪的养家父亲联系过2次,分别沟通孩子的户口和学校问题。申聪回来后和养家的奶奶联系比较密切,“刚回来时基本每天都会视频,现在申聪马上中考,周末会跟养家奶奶聊聊天。”

 

2615时许,参与庭审的寻亲家属李树全和钟丁酉透露,此次开庭并未当庭宣判。

 

申军良向被告人索赔481万。来源:我们视频


寻子家庭:希望获得更多线索

 

张维平案9名被拐儿童中,还有4个孩子尚未找到。

 

326日,寻亲家属李树全和钟丁酉都抵达广州,两人均有一个心愿,那便是希望能从张维平口中获得关于孩子的线索。此前媒体报道,开庭前两人提到,如果张维平提供有效线索,可以为其写谅解书。

 

26日庭审结束后,李树全表示,通过视频,自己看到张维平再次提出确有“梅姨”一人。钟丁酉也表示,张维平有出庭,“但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我们很伤心。”

 

二人均表示,目前最大的心愿便是找回孩子,希望能获得更多线索。

 

16年前,欧阳艳娟和李树全的孩子李成青被拐卖。事发时,其正在洗衣服,自称叫“小王”的张维平说想抱抱孩子,又说要带孩子去买包子吃,一去便再没回来。而此前,欧阳艳娟和家婆在做彩灯时“小王”来帮忙,两人因此认识。“小王”称自己有两个小孩、没工作,欧阳艳娟的丈夫李树全还曾带他一起工作。后来他们才得知,“小王”是张维平的化名。

 

20041231日,钟丁酉的儿子钟彬被拐走,当时钟丁酉的妻子在屋内干家务,儿子钟彬在一旁玩耍。已经在钟家附近租房十余天的张维平骑着电动车过来,说要带钟彬去买糖吃,之后一去不回。钟丁酉的妻子提到,张维平搬来后“平时见人就打招呼,很喜欢小孩,总是爱追小孩、带小孩出去买东西。”因此也没有太多戒心。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