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讯(记者 侯润芳)在3月27日由财经杂志等承办的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研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演讲中谈到“碳中和”这一话题时表示,目前我们推动碳中和采取的办法还是从上到下层层分解任务目标的行政性办法,这种办法行动比较快,短期之内也能见效。“但我们有些地方政府总是想有所作为,碳减排容易被滥用成为行政干预的一个借口,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正常生活的运行,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刘世锦直言,从全球来看,应该推动包括碳中和在内的绿色发展。近年来国内发展了不少碳排放交易市场,但是生意不多、比较冷清,原因是光靠自愿减排的绿色发展很难持续。“当前我们包括减排在内的绿色发展基本上是依靠政策推动和道德感召,绿色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或者具有社会组织和个人的公益慈善性。绿色发展缺少一个可持续的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刘世锦指出,要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最近各个方面都行动起来了,但我们采取的办法还是从上到下层层分解任务目标的老办法,基本上还是采取行政性的一些手段来实施。“这种办法有优点,行动比较快,短期之内也能见效。但必须看到指标的分配是不是公平合理?搭便车的成本较高,权衡性较差等。”刘世锦还指出,推动碳减排是好事,但是我们有些地方政府总是想有所作为,碳减排容易被滥用成为行政干预的一个借口,严重的时候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正常生活的运行,要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么,如何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呢?刘世锦建议建立碳账户。实际上,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刘世锦在一份提案中针对推动碳中和目标的实现,给出了详细的建议。  


刘世锦在提案中提出,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加强顶层设计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尽快建立起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生态文明建设微观基础。建议以设立绿色发展账户为重点,争取在构建生态文明建设微观基础上取得大的进展。  


那么,如何以设立绿色发展账户为重点,构建生态文明建设的微观基础?刘世锦从多个方面给出了进一步详细的解释,其中包括:  


把工作重点放到发展方式转型特别是生态文明建设微观基础的构建上。他提出,应当把补上与高标准市场体系相融合的生态文明微观基础这一短板,作为实现30-60目标的优先事项,力争在“十四五”期间,构建起生态文明建设微观基础的基本框架。  


加快绿色发展账户的研究和完善。刘世锦指出,从已有的研究成果看,绿色发展账户的基本构成要素包括GDP、生态资本服务价值、碳排放和其他污染物排放;由这些要素形成生态资本服务价值的资产负债表;把原先外部化的绿色收益和排放成本内部化,从而形成能够反映经济活动全口径收益和成本的绿色发展账户;把绿色发展账户原理与投入产出表中的收入法计算方法相结合,建立起从全国和各级政府到企业、个人的绿色发展账户;“设立绿色发展账户的核心是科学界定并落实相关主体在绿色发展中的产权与责任,并通过市场化交易实现账户平衡,基本原则是促进经济社会生态协调发展。”刘世锦还建议,可选择若干绿色发展基础较好、积极性高、创新意识强的城市或者其中一个区域进行绿色发展账户的试点。条件成熟时,再向更大范围乃至全国推广。  


此外,刘世锦在提案中还提出,以绿色发展账户为基础推动30-60目标任务的落实。“绿色发展账户建起来后,就可以把30-60目标任务合理、准确地分解到各级政府、企业和个人,形成绿色发展的长效机制,在促进我国经济社会生态协同发展的同时,也将为全球可持续发展提供有益经验和重要动能。”刘世锦说。  


编辑 徐超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