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首汽集团旗下的出行业务处于风口浪尖。


旗下共享汽车企业GOFUN科技CEO谭奕离职,并引发员工对其在位时做法的举报。而在此之前,首汽约车CEO魏东离职,引发外界对高端专车前途的担忧。


两家企业的考验远不止此,在资金吃紧的背景下,GOFUN科技与首汽约车均出现收缩的迹象。而面对首汽约车的运营困境,首汽高管亲自下场“救火”,首汽集团总经理、首汽租车董事长高捷接任首汽约车CEO。


如今,网约车市场是“一超多强”的格局,共享汽车行业已全面“熄火”,首汽集团曾经为积极拥抱互联网,布局移动出行领域的两家企业正面临新的考验。



两家出行公司CEO接连离职,GOFUN科技CTO也将离职


近期,首汽系两家出行公司接连出现异动。1月底,首汽旗下共享汽车企业GOFUN科技的CEO谭奕离职,2月底,其旗下网约车企业首汽约车CEO魏东离职。


谭奕曾在宝洁、欧莱雅、联合利华、可口可乐等公司任职。2016年,谭奕以创始团队核心成员身份加入GOFUN。有知情人士介绍,谭奕由魏东牵线搭桥进入首汽GOFUN,两人私交甚好。


谭奕离职后,还面临一些举报和指控。2月初,有GOFUN员工向首汽集团、首旅集团举报称,“GOFUN科技CEO谭奕、CHO袁旬利用各种手段欺瞒首旅、首汽集团,导致大量国有资产流失,公司严重亏损、满目疮痍接近死亡边缘。”


举报信称,“公司大量购买TBOX等,累计超过数千万元,谭指示公司CTO晏科文合伙销赃,购买价格高出(市场价)50%以上。”此外,袁旬也被指控在招聘业务方面与供应商存在利益输送等问题。


GOFUN科技对此回应称,近期公司相关人员变动是因业务与组织战略调整的需要。目前公司运转一切如常。对于违法违规问题,公司绝不姑息。如今数月过去,举报一事尚未有任何进展。


对于公司管理层新人选,GOFUN科技方面介绍,新任CEO已到任,但对具体信息三缄其口。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新任CEO是首旅集团的梁枫。


有知情人士表示,GOFUN科技CTO晏科文也将于月底离职。


魏东的离职相对简单一些。魏东是出行老兵,曾在神州租车任职多年,2014年加入首汽集团,历任首汽租车CEO、首汽智行(GOFUN)CEO、首汽约车CEO。有知情人士介绍,魏东1月底提出辞呈,公司内部审计完成后,于2月底正式去职。


对于魏东的离职,首汽约车方面回应称,日前首汽约车高层管理人员有所变动,魏东不再担任首汽约车CEO职务,新任总经理已正式任职,均属正常的人员调整。据悉,该职位由首汽集团总经理、首汽租车董事长高捷接任。


网约车业务难突围,首汽约车三年亏损超90亿元


2014年前后,国内网约车市场已硝烟四起,快的、滴滴、易到、优步厮杀混战。当年12月,面向高端市场的神州专车试运营,随后很快加入了网约车烧钱大战。


不久后,行业两家头部企业快的与滴滴在2015年情人节合并,市场暂时归于平静。在此背景下,2015年9月,首汽约车作为首汽集团为推动传统出租车行业转型升级而打造的网约车出行平台,登上出行舞台。


网约车行业竞争激烈,首汽约车也举步维艰。交通运输部从2020年10月开始公布的网约车监管信息显示,首汽约车从2020年10月至2021年1月的订单量分别为580万单、629万单、703万单、603万单。


而同期,上汽集团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的订单量分别为440万单、485万单、558万单、629万单;吉利汽车旗下网约车平台曹操出行的订单量分别为1160万单、1169万单、1233万单、1130万单。


有媒体指出,从上述数据估算的结果看,首汽约车这四个月的日均订单量分别为19万单、21万单、23万单、20万单。而魏东早前披露,首汽约车上线1年多,也就是2017年的时候,日订单就超过30万。


对此,首汽约车新CEO高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媒体获取数据的渠道或者说统计的口径并不一致,去年因为疫情导致的单量下滑并不具有参考价值。


2020年5月,魏东发布内部信宣布,继2019年7月首汽约车在上海和深圳率先实现盈利后,2020年4月,首汽约车实现了全国整体正毛利,多个城市进入盈利,公司有望在2020年4季度实现EBITA(息税摊销前利润)为正。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的信息,首汽约车2017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12.72亿元、29.01亿元、64.5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亏损24.41亿元、35.98亿元、30.20亿元。以此计算,首汽约车三年亏损90.59亿元。


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虽然首汽约车在多地运营,但北京是其主要市场,贡献的营收占业务营收的三分之一。


对于公司业绩情况,高捷曾表示,“整体还是亏损的,但是数额不是很大,是完全在能够承受范围之内的。”


魏东离职后,首汽约车宣布正在C轮融资。近日,高捷向媒体介绍,“去年下半年就启动了C轮融资。”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首汽约车此轮新融资出让不超过2成股份,融资金额为20亿-31亿元。这意味着,首汽约车的估值在100亿元-155亿元。


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此轮首汽约车不是融资,是债转股,是上一轮融资对赌输了,明股实债,现在要把外部投资者的钱退回去。”


目前,首汽约车股权组成包括首汽持股35.23%、建投华科持股11.38%、泛海系北京民祺持股10.9%、百度持股5.45%、蔚来资本持股5.45%、嘉实元丰持股5.34%。


北京产权交易所的信息显示,首汽约车2017年-2019年资产总计分别为4.44亿元、4.63亿元、3.47亿元,同期负债总计分别为30.83亿元、62.31亿元、90.98亿元。


未来如何发展?高捷向媒体表示,“这轮融资完之后就要启动上市。最早我们也有港股上市计划,但是权衡利弊后觉得A股更理想,所以目前会重点考虑创业板或者主板,可能会在2023年提交,但是前提条件是这轮融资要顺利完成。”


首汽约车的考验不止于此。近年来,交通运输部多次强调出租车融合问题,去年以来,嘀嗒出行、滴滴出行、高德打车、T3出行,以及曹操出行等平台,不断加码出租车融合的赛道,将对传统出租车软硬件加大融合。有业内人士认为,届时主打安全舒适的首汽约车优势难以维持。


共享汽车行业“熄火”,GOFUN业务收缩


2016年,共享汽车一度受到资本与用户的追捧。当时车企纷纷涉足该领域,GOFUN出行便是首汽集团针对移动出行推出的一款共享汽车产品。



据易观数据,2017年6月,在汽车分时租赁TOP10榜单中,GOFUN、EVCARD、盼达用车月活用户规模位列前三。这三家平台分属首汽、上汽、力帆旗下。


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GOFUN的股权组成包括首汽集团持股28.56%、首旅集团持股27.44%、大众汽车持股20%、嘉实系持股13.8%、奇瑞新能源持股10%。


GOFUN长期占据着共享汽车龙头企业的位置,不少员工引以为荣。所以,GOFUN员工的举报信中将“为啥GOFUN变成现在这么惨?”的原因归咎于CEO谭奕、CHO袁旬的“毫无章法”的运营。


举报信提到,2019年谭奕盲目加车近万台,根本不管有没有市场,并得到了袁旬的推波助澜,导致已经毛利为正的武汉、成都、重庆、苏州等城市车辆过多、效率低下,甚至至今还有很多车都一直趴着不动。


除了运营因素之外,GOFUN发展受挫更多是行业问题。


2017年,共享汽车行业开始新一轮洗牌,EZZY、麻瓜出行、“途宽易”等相继出局。2018年下半年,行业“黑马”途歌出行爆出冷门,立刻出行陷入“无车可用”的窘境。2019年3月,滴滴共享汽车更名为小桔租车,2019年6月,戴姆勒旗下出行平台Car2go退出中国市场。此外,美团点评暂停了共享汽车项目。


谭奕在2020年初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整个市场环境的变化,产业行业的变化,比我当初预想的还快些,我觉得它会是一个逐步提升。2020年会是一个巨大的转折期。”


行业颓势叠加疫情,2020年10月,GOFUN宣布进行品牌升级,形成母品牌“GOFUN 科技”以及两个子品牌“GOFUN 出行”和“GOFUN 车服”协同发展的新局面,成为出行及车辆服务管理一体化科技平台。


此前有报道称,谭奕离职是为B轮融资“流产”负责,但该消息未经证实。有投融资方面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当时GOFUN的B轮并未成行。


融资难进,GOFUN业务收缩。有知情人士表示,从2019年起不少地方城市的运营就开始收紧,GOFUN的城市经理流动频繁。


GOFUN业务收缩导致服务打折扣。近日,GOFUN用户陆先生反映,申请退押金时被要求缴纳一笔罚款,而该笔违章当时已进行处理。经过协调,最后平台要求出具罚款单证明,才处理完此事。此外,有用户投诉GOFUN共享汽车出现针头。


“共享汽车已经走到头了。”GOFUN前员工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车企背景的共享汽车企业的抗风险能力相对来说会强一点,与此同时,转型或大调整也是很难。”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赵泽 校对 杨许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