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芯片紧缺之下,几家代工厂赚得盆满钵满。作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希望,中芯国际毫无意外地迎来了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双涨。不仅如此,科创板挂牌不足一年,该公司就宣布成为该板块首家摘“U”企业,这意味着,中芯国际实现盈利。

 

3月底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其多项财务指标创历史新高:全年营收约为274.7亿元, 同比增长24.8%;毛利约为65.3亿元,同比增长42.4%;归净利润约为43.3 亿元,同比增长141.5%,扣非归母净利润由亏转盈。

 

对于2021年的重点工作,该公司董事长周子学在财报中也直接指出,一个是与供应商、客户和相关政府合作,推进出口许可申请工作,以保障运营连续性;另一个则是,尽快扩充产能,满足客户需求。

 

4月1日,全球最大的半导体代工企业台积电宣布,预计将在未来三年投资1000亿美元增加产能。与中芯国际齐名、中国大陆晶圆代工双巨头的另一家华虹半导体也在日前发布的年报中提到,2021年将优化8英寸晶圆产品组合,同时推进12英寸扩产。

 

晶圆销量和单价均上涨

 

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大体可以分为三个环节:IC设计、制造和封装测试。半导体制造企业又可以根据经营模式分为两类企业,一类是IDM模式(垂直整合制造),一家公司涵盖上述三个环节,英特尔是典型的代表;另一种是Foundry模式(晶圆代工),设计和制造分家,后者只专注于制造,台积电、华虹半导体和中芯国际皆属于这一类型。

 

中芯国际解释,全年营收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销售晶圆数量增加以及产品组合变动所致。中芯国际并未将12英寸晶圆单独披露,而是将其乘以2.258英寸晶圆共同计算。2020年,中芯国际销售约当8英寸晶圆数量约为570万片,比2019年增加了13.3%;平均售价也从4269元增长到了4733元,增长了10.9%。

 

由于市场紧缺,库存大量被出售。2020年,中芯国际生产晶圆约566万片,低于同年销售量,而库存量与2019年相比减少了28.6%。

 

集成电路晶圆制造代工是中芯国际的主营业务,营收约为239.88亿元,占总营收的88.9%,同比增长20.0%。其中,应用于智能手机的部分同比增长了43.8%,占晶圆收入的44.4%,中芯国际还为智能家居、消费电子等产品使用的芯片代工。

 

与收入同向增长的是投入。2020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约为371.68亿元,而2019年约为127.23亿元;研发投入约为46.72亿元,与2019年相比略降1.5%。

 

值得注意的是,实现扣非净利润扭亏为盈,主要是因为经营性利润增加以及投资收益增加。根据年报,报告期内受到的政府项目资金约为24.89亿元,占净利润的61.9%,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约为6.53亿元,占净利润的16.2%。同比增长155.3%。

 

受益于全球芯片供应紧缺,代工厂价值提升,中芯国际将2021年全年收入目标设为中到高个位数成长,其中上半年收入目标约为139亿元,全年毛利率目标为百分之十到二十的中部。

 

应对全球芯片荒,投资扩产

 

从技术节点来看,中芯国际不再单独披露最新的14纳米节点数据,转而将其与28纳米共同披露,营收占晶圆收入的比重由2019年的4.3%增长至2020年的9.2%,也就是说,占总营收约8.18%。

 

经历数十年的发展后,集成电路已由本世纪初的0.35微米的CMOS工艺发展至纳米级FinFET工艺。全球最先进的量产集成电路制造工艺已经达到5纳米,3纳米技术有望在2022年前后进入市场。

 

在先进制程上,中芯国际与行业龙头的台积电相距甚远。台积电的7纳米制程已成为营收的主力,占全年营收的33%,5纳米也已贡献了8%的营收。占比为13%的28纳米营收折合人民币约为400亿元,也远超过中芯国际。台积电高层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称,期待3纳米将广泛应用于HPC相关应用,而不只是智能手机,并且期望收入(比7纳米)更多。

 

全球芯片紧缺,不仅悬在库克、王翔这些采用先进制程芯片的智能手机厂商一把手头上,也对广泛采用40纳米、65纳米等成熟制程工艺的汽车、物联网及相关领域厂商的决策者产生影响。3月29日,蔚来汽车宣布,因芯片短缺影响,其合肥工厂停产五个工作日。

 

年报披露,中芯国际在先进制程方面,完成了1.5万片FinFET安装产能目标,第一代量产稳步推进,第二代进入风险量产。由于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中芯国际在获取专用于生产10纳米及以下技术节点(包括极紫外观技术)的物项上受到了阻碍,所以中芯国际目前将赌注押在了成熟制程。

 

一个月前,中芯国际联合首席执行官赵海军和梁孟松表示,对成熟制程的需求依然强劲,预计公司成熟产能将持续满载。为了满足客户需求,公司预计2021资本开支大部分用于成熟工艺的扩产,小部分用于先进工艺、北京新合资项目土建及其他。

 

对于2020年的资本开支,中芯国际主要用于控股的上海300mm晶圆厂、北京300mm晶圆厂以及天津200mm晶圆厂的产能扩充。目前,中芯国际共有7条晶圆产线,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在江阴有一座控股的土块加工合资厂。产能建设方面,中芯国际计划,2021年成熟12英寸产线扩产1万片,成熟8英寸产线扩产不少于4.5万片。

 

20213月初,中芯国际与ASML公司延长采购协议。尽管并不是高端的EUV光刻机,但DUV光刻机至少能够满足目前成熟制程芯片的需求。券商国泰君安研报称,这有助于扩大中芯国际的产能3月18日,中芯国际和深圳政府拟以合资方式,新建28纳米及以上、月产能约4万片12英寸产线,进一步扩产成熟制程,并预期将于2022年开始生产。

 

扩充产能对资金的需求拉高了长期借款,同比增长了88.2%,达到了263.31亿元。中芯国际除了通过在科创板上市融资外,2020年还通过发行超短期融资券和美元公司债的方式融资。与此同时,少数股东资本注资等因素推动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同比增长948.8%,达到了869.11亿元。

 

高投入也伴随着高风险,尤其是晶圆代工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不断升级的技术带来竞争优势,重组的产能则可以满足订单的需求,这对公司来说,无疑需要持续进行巨额资金的投入。中芯国际除了面临经营收益和融资受限的风险外,前五大客户占营收总额在2020年进一步提升,也带来了更大的客户集中度风险,而原材料或核心设备供应短缺、价格大幅上涨等多种因素影响也会对其生产经营及持续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梁辰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