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正在经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政治危机。 两年内举行了4次大选,以色列的政治乱局仍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从目前席位来看,无论是支持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的阵营,还是以“拥有未来”党为主的政党联盟,双方都很难成功组阁。 相较于此前的3次大选,本次选举更像是一场针对内塔尼亚胡本人的“全民公投”,选民们似乎抛下了左翼与右翼的差异,仅想在支持还是反对内塔尼亚胡这点上分出胜负。 如今的政治僵局眼看着就要把以色列再次拖入大选。  

 

执政联盟或再次“难产” 

 

当地时间3月23日,以色列举行第24届议会选举投票,这也是以色列两年内的第四次大选。 然而,根据以色列第24届议会选举选票统计结果,没有阵营获得组阁所需的61个席位。据路透社报道,支持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的阵营赢得了52个席位,预计他的反对派——以“拥有未来”党为主的政党联盟,最多获得57席的支持。 尽管大选未能选出取得议会过半席位的政治联盟,但组阁仍要继续。 当地时间3月29日,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宣布,将在下周与各党派领袖进行磋商并最终任命临时总理,开始第一次组阁尝试。


 为何以色列大选没能打破政治僵局?/《经济学人》杂志报道截图

事实上,以色列是议会制国家,由于党派获得议会席位的门槛相对较低,支持率大于3.25%的政党就可以赢得议席。因此中小党派多,政治力量较为分散。自以色列建国以来,几乎都是通过多党联合的方式组建联合政府。 此次组阁能否成功,依旧是未知数。半岛电视台分析称,本次议会竞争和博弈十分激烈,尚不清楚最终能否有一方阵营争取到61席次的支持,以色列的政治僵局可能还会持续下去。  

 

一场针对内塔尼亚胡的“全民公投” 


这场政治僵局与其说是两方党派僵持不下,不如说是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与反对者间难分高低。《经济学人》指出,本次议会选举完全围绕是否支持内塔尼亚胡执政展开,政策性和意识形态的问题反而成了次要关注对象。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直接将此次大选形容为针对内塔尼亚胡本人的“全民公投”。 


最终投票结果显示内塔尼亚胡遭遇重大政治挫折。/Politico报道截图


内塔尼亚胡曾于1996年首次出任以色列总理,后败给以色列工党,暂时退出政坛。2009年大选后,内塔尼亚胡成功组阁并出任总理至今,因主张右翼强硬政策,一直以来受到以色列商业集团、蓝领以及以色列国内多个犹太宗教群体的支持。 以色列国内也有着不少反对内塔尼亚胡的声音。半岛电视台报道称,左翼政党由于内塔尼亚胡的右翼民族主义政策而拒绝与他合作。内塔尼亚胡的一些“偏中间”的右翼盟友也因他强硬的执政风格以及本人身陷诉讼等因素反对与他合作。还有部分小党派因内塔尼亚胡擅长运用政治手腕打压竞争对手,而对其反感。  

 备受争议却“屹立不倒”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却能成为以色列任期最长的总理,在以色列政坛上“屹立不倒”。 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以色列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巴以问题在国际上被不断弱化。 就国内政治而言,近些年来,以色列选民存在右倾倾向。 根据宗教划分,以色列可以分为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群体和非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群体。有分析称,随着社会经济进步,极端正统派犹太人的生育率不断提高,人口占比随之提升,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化,逐渐成为犹太宗教党派的票仓。犹太宗教党派是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的支持者,在许多问题上都属于“极右派”。 内塔尼亚胡吸引选民的政治策略也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如出一辙。美联社指出,作为右翼民粹主义领导人,内塔尼亚胡的反建制言论,也使他在传统工薪阶层选民中大受欢迎。

另外,以色列工党的地位逐渐衰落也导致左翼“难成气候”。工党原来是以色列的第一大党,随着选票被分散到更极端的小党派中,如今不断被边缘化。 美国《时代》杂志指出,正是不断右倾的选民才使得内塔尼亚胡的强硬言论得到认可,并让他不断赢得选举。 


以色列总统将于下周挑选组阁候选人。/ 路透社报道截图


另外,随着中东局势变化,巴以问题也在不断被弱化。 “阿拉伯之春”引发了中东地区宗派间的紧张关系。随后,特朗普上台,退出了“伊核协议”。伊朗问题逐渐取代巴以问题成为中东地区的焦点。《时代》杂志指出,人们对伊朗关注越多,对巴以问题的关注就越少。 内塔尼亚胡在巴以问题上立场强硬,当寻求巴以和谈不再是以色列选民关注的焦点,这大大减少了内塔尼亚胡的压力。 此外,内塔尼亚胡执政期间以色列经济高速发展。他还通过建立军事优势,视特朗普为盟友,在利库德集团和美国共和党之间寻求联盟,将以色列打造成一个着眼全球的地区强国。 近期,内塔尼亚胡在抗击疫情、改善与海湾国家关系上的成功也为他在国内赢得了政治支持。  


 以色列政局走向成谜 


围绕内塔尼亚胡的僵局还在继续,频繁的大选严重影响了以色列的经济计划,以色列的政党领袖们都在呼吁避免第五次大选。 如今,大多数政党已经明确表态加入支持或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政治阵营,而联合右翼(Yamina)党与拉姆党(Ra’am)尚未明确“站边”。这就意味着,争取到他们的支持,是组阁成败的关键。 在本次议会选举中,前国防部长纳夫塔利·贝内特领导的联合右翼赢得了7个席位,曼苏尔·阿巴斯领导的伊斯兰政党拉姆党赢得了4个席位。


里夫林:以色列从来没经历过现在这样的政治危机。/ 《耶路撒冷邮报》截图


目前,以色列组阁还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两边阵营近期都在接触联合右翼的领袖贝内特。当地时间4月2日,贝内特在总理办公室与内塔尼亚胡见面商讨了建立联合政府的可能性,此外,贝内特还将于4月3日会见“拥有未来”党领导人拉皮德。


在与内塔尼亚胡讨论后,贝内特表示“将致力于组建一个稳定的、对以色列有利的政府”


另一边,拉姆党与内塔尼亚胡阵营中的极右翼犹太复国主义政党存在政治对立。犹太复国主义宗教党曾表示,内塔尼亚胡阵营不会与曼苏尔·阿巴斯的伊斯兰政党合作。 就此来看,内塔尼亚胡与联合右翼联手,并争取到拉姆党的支持,组建联合政府的可能性并不大。 鉴于反内塔尼亚胡阵营在意识形态及应由谁出任总理等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也不排除联合阿拉伯党和统一右翼加入内塔尼亚胡阵营的可能。 不过,就算内塔尼亚胡能够继续执政,他的支持派与反对派还会同往常一样,将以色列“等分”,这就导致以色列的政治困局将注定继续下去。  


【背景】以色列此前三次大选 


在2019年4月和9月的大选中,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与以色列前总参谋长本尼·甘茨领导的刚刚成立的“蓝白党”不相上下。由于利库德集团在两次选举中都拉拢到了更多的其他在野党支持,内塔尼亚胡获得了组阁权。但内塔尼亚胡均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成功组建执政联盟,导致议会重复解散,大选也一直不断举行。 2020年3月的大选,利库德集团赢得36席,“蓝白党”获得了33席。面对“僵局”,内塔尼亚胡与甘茨随后达成协议,携手组建了联合政府,规定内塔尼亚胡在联合政府中首先出任总理,为期18个月,之后再由甘茨担任18个月的总理。由于双方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存在分歧,导致合作破裂,议会于2020年12月宣告解散。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实习生 宋承运

编辑 栾若曦 吴婷婷 校对 吴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