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糖酒会被酒水食品行业视为最重要的“风向标”和中国食品行业的“晴雨表”。去年因为疫情影响,春糖改为线上举办。阔别一年的春糖,各家品牌商、经销商都铆足了劲。

在这次糖酒会的大舞台上,谁又从中突围、占据C位?今年的酒水市场又有哪些新变化?春糖期间,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经销商、酒企代表、行业专家以及媒体从业人员。一起来看看他们眼中的春糖吧。



一、这几天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最关注哪些品牌?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产品?

 

 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多年以前的老朋友;较为关注龟仙洞、宋代官窖、宝酝、光良、国壹酒城等品牌。尤其是锦江宾馆附近的国壹酒城,一层成为宝酝、茅台、钓鱼台、马爹利、路易十三等诸多厂家的糖酒会分会场,二层成为茅台、马爹利的会议、晚宴举办地。

 

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最大的收获是与同行共同探讨学习。比较关注的品牌有:郎酒、茅台集团、肆拾玖坊等。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这次我觉得没有太多的亮点,除酒类这一块,其他都是小厂家的天下。


新华社瞭望智库食品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王先知:这几天的收获是和很多品牌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流,探测到一些行业的风向标;关注了中国酒业的新物种,像谷小酒、江小白、光良酒业。

某企业市场公关杨大力:因为我是营销服务商,所以我比较关注线上平台,印象深刻的是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进行直播带货。


仁怀市酒业协会副秘书长周山荣:最大的收获,是我对中国白酒“盲目乐观”。最关注的是仁怀产区的产品,如钓鱼台、国台等。印象最深的产品是钓鱼台国宾酒三代。

 

国际葡萄酒烈酒大赛评委施晔:最大的收获是感受了一下传说中的春糖,另外,还和许多老朋友相见;葡萄酒这块,我感受到兼具品质和价格优势的新世界珍酿在消费者中的接受度还会进一步提高。


刘伶醉酿酒有限公司副总裁王国旗:我们这次来糖酒是以学习的态度学习了一线酒的文化、酒品,近些年,公司品牌能力不断提升,开展首日就有50多家经销商有意向合作。


中喜酒业董事长凌春鸣:对我们来说,春糖是进行持续的品牌建设。葡萄酒市场品牌集中度不高,是个碎片化的市场,所以我并没有刻意去关注哪些品牌。从品类的角度来说,国产葡萄酒有可能在未来获得更多的关注和热度。

某酒企销售朱卫东:作为品牌方,我更多关注品牌展会的一些细节。比如,各家品牌的宣传手册,以及展馆的布置,汾酒的展厅就很特别。



二、在你看来,酒水市场有何变化,哪些趋势值得关注?


欧阳千里:酱香白酒过热,经销商一拥而上,酱香产品积压在渠道之上,如果不能妥善处理,会引发酱酒的调整;流通行业生变,酒仙网、1919等连锁业积极谋求上市,也在孵化属于连锁业态的超级单品;新生品牌涌现,光良、观云等新品牌获得融资,给酒水行业带来新的营销模式及创新思维。


蔡学飞:专业性越来越高,品类细分明显,名酒品牌化进程加快。

 

朱丹蓬:主要有几点,第一,酱香的崛起形成了这个浓香、酱香、清香三香鼎立的局面;第二,整个酒水市场的创新升级以及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头部企业求价值,二线品牌求发展,三线品牌求生存,各自有不同的战略。

王先知:今年大品牌的动作与往年相比并不大,反而是一些更有冲劲的品牌,动作比较大。还有一个现象,前些年,酒类新零售电商非常火,但今年糖酒会基本没有他们的声音。


杨大力:我发现,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品牌都开始更加注重酒水产品背后的文化与品牌内核。用户在喝酒的时候,不仅仅是在喝酒,还是在喝酒背后的文化。

 

周山荣:集中趋势愈发明显,在这个进程中,酱酒这波热潮也许是最大的机会。


施晔:葡萄酒商开始了不同程度的产品线拓展,旨在用多元化对抗难以预期的危机。有的引入了其他葡萄酒产区,而更多的是踩着酱酒大热的趋势,开启跨界不同酒类的模式,葡萄酒白酒(酱酒)并行推进。

 

王国旗:主要有两个不同,一是渠道运营商,之前做流通渠道的区域、县、市,招代理商都是一家,今年,出现了以合伙人模式进行代理,我认为这是一个发展趋势,代理商和厂家一起做运营。二是酱酒热趋势比较猛,但也出现两极分化,一二线品牌价位上涨快,但小的酱酒品牌价格比较乱,甚至出现十几块一瓶。


凌春鸣:去年的疫情,改变了许多人的消费观念,也给葡萄酒市场带来巨大的影响,就我公司客户情况来说,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消费趋势值得关注:一是人们对健康和食品安全的意识明显提升,消费者对假劣伪冒产品的防范意识在增加,人们更注重产品的来源和质量的可靠性;二是消费的升级,消费者愿意为更好的产品支付更高的价格;三是女性消费者的比例大幅度增加。


朱卫东:酱酒近5-10年的销量以及热度还会持续上升,未来会出现酱酒行业大整合,改变现在酱酒市场的良莠不齐的现象。


新京报记者 赵方园 图片 赵方园 摄

编辑 郑明珠 校对 刘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