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段即兴发挥的“霹雳舞”,49岁的段礼富“火”了。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4月10日,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第一中学运动场,当犍为县教育局局长段礼富以李白的《峨眉山月歌》开启演讲时,台下的3000多名学生并不知道,这位“70后”教育局局长在结尾埋了个大彩蛋。


当持续近2个小时的演讲和互动临近尾声时,音乐声突然响起,是迈克尔·杰克逊那首经典的《Beat it》。太空漫步、机械舞、擦玻璃、拉绳子……伴随着动感的节奏,段礼富不经意间展示的“霹雳舞”功力瞬间燃爆全场,并很快“红”遍网络。


段礼富说,这段一时兴起的“霹雳舞”是为了给即将高考的学生们解压。而这段“出圈”的表演,也让普通公众看到这位教育管理者身为“平常人”的有趣一面。


“学校校长不是神人,不是圣人,是领导,是学者,也是有血有肉的平常人。”“难道校长就该谦谦君子,西装革履,正襟危坐,出口成章,表情严肃,给人一种威严的学者或严厉的统治者形象?”2011年10月19日,时任四川省犍为第一中学副校长的段礼富在自己的博客里这样写道。


在这篇博客里,段礼富提到几位他喜欢的校长,包括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和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那时,周其凤亲自作词的《化学是你,化学是我》引发网络围观,李培根因为在毕业典礼上妙趣横生的演讲被学生称之为“根叔”。


彼时,段礼富不会想到,10年后,自己会因为给学生跳“霹雳舞”出圈。


从1992年进入犍为县龙溪初级中学工作开始,段礼富已扎根教育近30年。从一线语文教师做起,历任副校长、体育局副局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政府新闻办主任等职务。2021年2月,段礼富担任犍为县县委教育工委书记、县教育局局长,回归教育的“初心”。


因为教育局长跳“霹雳舞”的视频太过抓人眼球,他当日所作的那篇演讲反而被忽略了。


“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天团、自己的偶像”,在那场1个多小时的脱稿演讲中,段礼富从李白、杜甫与犍为的渊源到当地的文脉传承,从中国外交“天团”到犍为一中优秀毕业生的励志故事,讲述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兴之所至,他多次声情并茂地吟诵诗词。


“校长是学校的灵魂人物,新时代的校长不仅要有先进的治校理念和精到的专业素养,还要有与众不同的人格魅力。”在10年前的那篇博客中,段礼富写下了这样的判断。如今,摆在这位新任教育局局长面前的任务,远比当年更具挑战。


对于这次意外“走红”,段礼富说,“我没考虑那么多,我只想做好分内之事。每个教育工作者都该做好分内之事。


跳“霹雳舞”是即兴发挥,希望教会学生自信


新京报:怎么会想到给学生跳霹雳舞?


段礼富:这次在犍为一中的活动,是我们“办好家门口的好学校”系列活动的第四场。前面三场我们走进了初中、小学,主要面向家长、教师和社会。在犍为一中,重点对象的是正在冲刺备考的高三学生。他们此时正面临学业、心理上的压力,我就想让大家释放一下压力,希望同学们都能以轻松的心态应考,面对人生。


我在当老师的时候,就经常用歌舞的形式给学生解压,唱经典老歌和流行歌曲。之前,我在犍为一中当老师时,也给学生跳过霹雳舞。不过霹雳舞我已经小十年没跳过了,好多之前会的高难度动作这次都没发挥呢。


新京报:是一时兴起,还是早有准备?


段礼富:活动开始前,我跟放音乐的老师说,给我准备一首欢快的音乐,最好是迈克尔·杰克逊的,我说我一会儿可能会做一些展示。但具体展示什么,我自己也没想好,音乐师准备的音乐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活动接近尾声,我觉得气氛到了,现场的学生们也很欢快、热情,互动非常积极,于是我伴随着音乐,给学生们跳了这段霹雳舞。


新京报:之前没有彩排?怎么能跳得如此纯熟?


段礼富:完全是现场发挥。我是师范毕业的,学校重视文化艺术,我们有学钢琴、朗诵、表演、三笔字等等。我们上学那会儿,小虎队特别流行,我就是在那时候自学的霹雳舞。


新京报:跳舞的时候紧张吗?希望通过这段舞蹈带给学生什么?


段礼富:霹雳舞火了,可能各位网友没有关注到前面的环节。这次在犍为一中的活动,分为上半场和下半场,上半场主要讲的是家国情怀、社会责任和担当。下半场,以“感恩父母 感恩自己”为主题,我和犍为一中的校长、高中三个年级的同学一起探讨学习的压力、面临的困难,以及合适的应对方法。


我在现场也告诉同学们,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有彩排,我们拿到的每一张试卷都是陌生的,我们进入的考场也都是陌生的考场,所以我们都要学会面对新的环境、新的试卷、新的考题带给我们的压力和困惑,这是人生中的必要一课。


所以,跳舞的时候,我是很自然的状态。我也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告诉大家,每个人都应该是自信的,不管贫穷还是富贵,都应该展现出最自信的一面。作为教育者,我们就应该做自信的教育、惠民的教育、优质的教育。


段礼富和犍为一中学生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最好的师生关系是良师益友、并肩作战


新京报:听说你现场给学生们留了手机号,这两天电话是不是快被打爆了?


段礼富:是的。“办好家门口的好学校”不仅在线下进行,还要在线上直播。这两天,有一两千位家长加了我微信。还有备考压力比较大的同学给我打来了电话,疏解心理压力。我认为,每个教育工作者都应该跟家庭、学生沟通,我也不例外。除了沟通,也要接受社会的监督。


新京报:在你眼中,最好的师生关系是怎样的?


段礼富:我觉得教师、教育工作者跟学生之间千万不要有距离感,最好的师生关系就是良师益友、并肩作战。从1992年当老师以来,每堂课我一般只讲15分钟,然后同学自己上去讲,再留10分钟,大家一起交流、讨论,这是我的一个改革,我拒绝填鸭式教学。我觉得,应该让每个同学敢于站出来,大胆地说话,无论是面对熟悉的人还是陌生的人,都敢于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是新时代青年该有的自信。


我还是同学们的好朋友。到了大热天,我会请学生们吃西瓜、喝冷饮,其实也就几百块钱,但是学生们开心得很,他们都叫我“段郎”。


新京报:你的微信名也叫段郎,这个昵称有什么来历吗?


段礼富:印象中是2003届学生给我起的外号,因为我经常在走廊上站着,默默地在后面看着同学们上自习。久而久之,他们就亲切地称呼我为“段郎”。郎者,顾名思义,廊也。


虽然这么说,其实我是一位很严厉的老师,求学之道必须要有底线,规矩也是要有的,我要求学生们,“作业要规范,行为要规范,言行要规范,做人要规范”。我对学生的底线是:不能没有礼貌,不能不尊敬父母,不能伤害他人。


新京报:你在演讲中提到,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天团,自己的偶像。谁是你的天团和偶像?


段礼富:我们的教育应该有自己的“天团”。这个“天团”成员可以是我们自己、父母、老师、校长。所以我告诉同学们,许渊冲是我的偶像,吴孟超是我的偶像,叶嘉莹是我的偶像,张桂梅是我的偶像,戍守边关的将士是我的偶像……这才是我们社会该去称道的“偶像天团”。


新京报:那你怎么看学生“追星”甚至“早恋”


段礼富:这些都很正常,关键还看我们怎么引导。哪个时代没有风靡全国的明星呢?我们十七八岁那会儿,不也追刘德华、郭富城吗?那些歌我们都会唱,“给我一杯忘情水……”


我们为什么要去扼杀孩子们对美的追求呢?我们要去引导学生,把对偶像的崇拜,化作学习的动力。疲倦时,可以听听偶像的音乐,但不能过分狂躁地追求。“早恋”也是一样,萌动之心很正常。我不止一次跟学生说,在承诺时不要跟对方说“我在厕所旁边的犄角旮旯等你”“我在校门口的垃圾桶旁边等你”,你要说“我在清华大学等你”“我在川大等你”。


“希望通过霹雳舞认识我的人,转过来关注教育”


新京报:这次突然火了,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段礼富:其实我没想到自己会通过一段霹雳舞“出圈”,更不认为自己是“网红”。我此刻还是非常平静、非常平淡、非常平常。所谓霹雳舞,只是大家一个关注点而已,火了也是一件好事。但我更希望通过霹雳舞认识我的人,能够转过来关注教育。教育是真善美,我们要说真话,要做善人,最终许诺学生美好的未来。


如果说借“霹雳舞”炒作什么,我觉得没有必要。唯有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教育工作者做好每一件平凡的事,才能把教育工作做好。所以我们不能浮躁,要静下心来完成自己的职责、做好分内之事。


新京报此前,犍为县教育局宣布全县81家“校外培训机构”从4月2日起“全面停业整顿”, 这一举措也引发了“一刀切”“懒政”的质疑,是否也给你带来了压力?


段礼富什么是懒政?不作为才是懒政!我们明察暗访,梳理了校外培训机构普遍存在的15个问题,并要求机构进行整治。这个阶段,我们只是要求暂时停一下,马上就会针对不同的问题进行分类指导。通过验收后,我们会进行公示,合格的机构可以照常营业。


新京报下一步,有哪些目标?


段礼富接下来,犍为县教育局将带领所有的学校做好两方面工作。一是关于研学和劳动实践,二是经过培训的教师会为学生和家庭带来生涯规划、学涯规划、子涯规划课程。生涯规划由班主任来做,学涯规划由科任老师来做,子涯规划由家长来做,三规合一。未来会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到社会,都有不断跟进的、系统性的规划和教育,这样有利于学生树立更明确的成长方向和目标。


犍为是千年儒城,人文、文脉一直传承得都很好,所以传承文脉,打造教育强县,建成区域性的教育品牌中心,犍为可以做得更好。


新京报记者 戚望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