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高科技”失宠需要多久?五年?十年?ATM机这个十年前的“高科技”正被拍在沙滩上。


你有多久没去银行取过钱了?


“我一般不取现,除非逢年过节送礼包红包需要。”李然(化名)告诉记者。


但也有网友表示,“取消ATM机,难道回到人工服务吗?我昨天还往ATM机里存过钱来的。”


随着银行线上业务的加速发展,ATM逐渐“失宠”。反映在两方面:价格卖不上去,需求量也在降。


记者了解到,ATM的均价在十年间从30万元降到5万元上下;需求量方面,多家银行ATM数量在近四五年里缩减了40%。


“ATM没撤,但交易量明显下滑。”这是银行员工的直观感受。记者走访看到,有银行ATM机数量从6台减至2台,原摆放机具的位置由理财广告代替;还有运钞公司人士透露,部分离行式ATM的加钞频次从一周降到一个月。受影响最直接的还属ATM相关设备厂商,有头部企业利润下滑了7.59%。


现金“不香了”、人们就用不到ATM了吗?显然不是。业内人士表示,现金只是在零售支付中的“存在感”减弱了,但刚需仍在,边远地区的人民、难以适应电子支付的老年人等仍需要使用现金。


与此同时,ATM行业的龙头们也在加快转型,如开发智能综合柜台、远程视频柜员机,支持数字人民币等,努力搭上银行智慧网点转型的“快车”。


不过业内人士也提醒,“银行应当以服务客户、提升体验为宗旨,而不是将其(新的设备)变为‘炫技’的场所。”


一家建行网点的自助设备区,取款机和存取款一体机统一标识为ATM。


【失宠】

市场需求萎缩,销售价格滑铁卢


ATM机跌落神坛了吗?


首先是价格,十年前买一台ATM机需要多少钱?据此前的公开报道,购买一台ATM机约30万元;高光褪去后,(近五年)有分析报告提到,一台ATM售价仅10万元左右。


现在都什么价格?一位国有大行运营条线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一台ATM的合同价格大概是4.8万元,含有日常的6年财务折旧期维保。其他成本大概就是清机加钞的维护成本,目前没太多量化数据,剩下的是房租电费网络等投入。


另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透露的数字与其相当。“目前ATM机的采购成本是5万-6万元一台,这是几个厂商的均价。维护成本大概每年5000元-6000元,是购买价的约1/10,由设备原厂维护。”


从30万元降到5万元上下,为何ATM价格在十年间有如此大幅度下滑?受访银行人士称,科技进步改变生产生活,十年前ATM还算高科技,还信用卡都要用它,但现在使用率明显降低了。


“ATM价格比十年前低非常多,有硬件成本整体下降的原因,而最根本原因其实还是供需两端的变化。”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对记者分析称,七八年前是ATM的高光时刻,因为那时银行讲电子化、便利化,ATM的采购需求非常大,但风潮过后, 尤其是2016年移动支付基本成熟后,减少了对现金的需求,ATM数量就开始走下坡路。


银行业资深观察人士苏筱芮也对记者表示,ATM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ATM市场逐年萎缩,需求不如十年前旺盛;二是ATM相关的研发设计不断精进,也会使成本有所减少。


【转折】

2016年起多家银行ATM数量缩减40%


2016年,是ATM需求量出现萎缩的转折点。据银行财报,从2016年底至2020年底,工农中建四大行ATM每年均减少超万台,其中农行缩减规模最大,其现金类自助设备数从12.98万台减至7.57万台,缩减幅度达40%。工行在2016年底时ATM机规模也曾超过10万台,至2020年末减至7.31万台,缩减幅度约27%。近五年,四大行ATM合计减少超8万台。


“我们网点的ATM从5、6台减到2台了,有一些离行式ATM都直接撤了。”一家国有行员工称。记者走访中看到,部分银行的自助服务区面积没变化,但此前摆放ATM的位置已被理财产品宣传栏替代。另一家国有行支行的部门经理称,该网点没撤ATM,但交易量明显下滑。


原ATM位置被理财宣传替代。


中小银行情况也不例外。据中信和浦发银行财报显示,两家银行现金类设备也是在2016年达到峰值后转降,浦发银行现金类设备数从2016年末的8209台降至2020年末4902台,中信银行设备数由9925台降至5687台,降幅都在40%上下。受访人士称,ATM的减少,也与银行线上化转型、物理网点减少有关。


不过各行财报中用的口径不完全相同,包括“ATM”、“现金类自助设备”等。走访中,有银行人士也将ATM(自动取款机)和CRS(存取款一体机)予以了区分,价格不同,不过广义上二者都是常说的“ATM”;部分银行也将取款机和存取款机的英文缩写统一标为“ATM”。


根据央行公布的《2020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截至2020年末,ATM机具为101.39万台,较2019年末减少8.39万台。全国每万人对应的ATM数量为7.24台,同比下降7.95%。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非现金支付业务的稳步增长。2020年,全国银行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3547.21亿笔,金额4013.01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16%和6.18%。



【冲击】

设备厂商受冲击 行业龙头业绩下滑7.59%


“有的银行的离行式ATM,之前一周加一次钞,现在频次降为一个月一次。”ATM设备数的下滑间接影响着运钞公司的“生意”。一家运钞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他们负责北京地区10多家银行ATM的加钞工作,近年负责的设备数整体下降了40%,各行情况不一,股份行相对降得更多。


受影响最直接的还属ATM相关设备厂商。


“我们同是做设备的,以前展销时常能看到很多ATM厂商排成一排宣传产品,后来越来越少了。”一位支付机构人士说道。深圳一家从事金属工业键盘的电子公司,之前有不少来自银行的订单,但记者问及近年的订单量,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称“现在不做银行了”,转向化工、石油等对防爆键盘有需求的客户。


ATM厂商业绩也受到冲击。行业龙头公司广电运通近日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去年实现营业收入约64.11亿元,同比下降约1.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7亿元,同比下降7.59%。


早在2016年,广电运通净利润就出现了自2007年上市以来的第一个负增长。彼时,广电运通在年报中称,“移动支付技术全面冲击银行业,国内ATM市场需求量缩减,行业竞争激烈,产品价格持续下滑,公司面临的经营压力增大。”不过之后公司盈利情况出现过反弹。


另一家行业龙头公司御银科技,去年上半年ATM合作运营收入较上年同期减少51.7%,公司称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ATM手续费收入减少以及运营ATM机器数量减少所致;ATM合作运营成本较上年同期减少50.73%,主要原因是随着运营ATM机器数量的减少,ATM折旧费用相应减少所致。


【需求】

流通中现金仍在万亿级,走访银行自助服务区很少有没人的时候


线上支付火了之后,现金不香了,但生活中完全用不到现金了吗?显然不是。


记者过去一周分别走访了工行、农行、建行、民生银行、华夏银行、中信银行、北京银行、北京农商行多个网点,自助服务区很少有没人的时候。


“像我们行关联了社保,有的老人最长一个季度就来取一次,白天营业厅人多时就会引导去自助设备上取。”一家地方行员工称。市民侯女士近期把女儿的压岁钱统一存到银行账户中,她告诉记者,自己已经没有带银行卡出门的习惯,但现在ATM都可以无卡存取款,方便了很多。


北京一农行网点的自主设备,具备刷脸、信用卡申请、手机pay等服务。


据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去年底公布的抽样调查结果,我国有约13%的居民主要是通过现金进行支付,在部分城乡接合部、农村地区、边远地区,现金使用率仍然很高。此外,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人口约有1.76亿人,一部分老年人难以较快适应电子支付,尚未拥有智能手机的人们也需要使用现金。


“虽然感觉现金使用率在减少,但流通中的现金总量还在上升。”该负责人称,2015年以来,我国年度的现金净投放量平均为3300多亿元,最高时会超5000亿元。截至2020年11月末,流通中现金达到8.16万亿元,同比增长10.3%。


黄大智表示,总体来讲,人们在零售支付中对于现金的需求在减弱,但现金的刚需还存在,主要来源于几个方面:一是对不会用支付的人来讲,现金是刚需;二是企业日常仍有不小的现金支付需求;三是灰色领域对现金的需求也在增加,包含洗钱、高利贷等活动,从近年很多打击犯罪活动的通报中也可看到,一些犯罪分子利用现金的匿名支付属性逃避追踪。


苏筱芮也表示,刚需依然存在,不过伴随着移动支付的渗透以及数字人民币的渐进式普及,预计未来对ATM机的需求将会进一步下降,央行多次强调机构不得拒绝接受现金,实际上也能够体现出对现金流通的一种保护。


【转折】

产品链延伸,厂商们智能改造转型忙


市场需求瞬息万变,如何“应变”?是摆在ATM眼前的必答题。


“ATM已经不再是纯现金设备,都在往综合业务转,加入智能改造,也是顺应银行的转型需要。”前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道。


记者走访多家银行,在其ATM上看到,在存取款、转账的基础功能上,不少已具备刷脸存取款、理财等新功能。据了解,这是根据各家银行开发程度、智慧网点进化程度不同而有差异。


可以看到,行业龙头们都在加快转型,如开发智能综合柜台、远程视频柜员机,支持数字人民币等。广电运通在财报中称,其智能金融研究院积极参与央行数字人民币应用研发工作,包括在银行智能自助终端上支持数字人民币与银行账户资金互换业务,数字货币商户收款钱包和个人使用硬钱包的研发。


在今年2月北京试点数字人民币红包期间,记者了解到,位于王府井大街的工行新东安支行有4台ATM机已支持数字人民币和现钞互兑。


东方通信在财报中称,去年全年现金设备发货量和销售合同同比取得增长,不断拓展新客户,新中标入围广西农信(综合现金智能柜台)、长沙银行(CRS)等。智能网点系统集成方面,成功中标昆明邮政综合智能网点、上海邮政人脸识别等项目。同时公司积极探索跨界产品,重点开拓政府、公安、电力、地铁、酒店等市场,综合政务机、智能财务一体机等设备的出货量稳步增加。


新的终端设备与银行的智慧网点转型形成协同效应。不过苏筱芮提醒,智慧网点目前还没有一个标准化的模式,需要各银行因地制宜、循序渐进。在实用性方面,银行应当以服务客户、提升体验为宗旨,而不是将其变为“炫技”的场所。在交互性方面,银行需要加强良性互动,引导用户使用智慧网点进行操作,逐步培养用户习惯。


黄大智表示,银行智慧网点转型趋势已存在多年,以前银行考虑客户到了网点后怎么服务营销,现在客户不到网点了,服务理念应有转化。从国内的业态看,未来银行网点还会缩减,但随着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不排除有更智慧型、更有服务功能性的网点出现。整体而言,智慧网点发展就是两个方向,一是往下,即网点都被裁撤掉;二是往上,更加精细化、更具有特色、更加智慧。


采写、摄影/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陈莉 校对 张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