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丨何安安

 

中国是目前国际上发现恐龙数量最多、种类最丰富的国家,中国科学家在恐龙研究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许多发现对全球的恐龙研究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那么,为何中国恐龙研究近些年来在世界引起广泛关注?恐龙没有灭绝的话,会进化成类似人类这样的高智商动物吗? 从只有喜鹊大小的奇翼龙,到10米长的永川龙,再到有4个翅膀的小盗龙,这些远古地球霸主,在亿年前蛮荒世界里究竟是如何生活的?

 

 

4月11日,青年古生物学者邢立达《中国恐龙博物馆》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中信书店(环宇荟店)举行。恐龙研究专家徐星,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张腾岳,科普博主河森堡,前中国追风小组核心成员、气象工程师“天师”卞赟等作为嘉宾出席了活动。在对谈环节中,他们从科普教育者的角度,以及作为父亲的角度等分享了与中国恐龙有关的故事。

 

《中国恐龙博物馆》新书发布会活动现场,从左到右依次为邢立达、“天师”卞赟、张腾岳、河森堡。

 

《中国恐龙博物馆》一书为中国恐龙建立谱系,书中收录了在中国发现的最具代表性或最新的、最冷门的第一批总计100只中国恐龙,100张全新恐龙复原图,基于骨骼证据以及最新的研究成果。随着古生物学家的不断研究发现,恐龙不再是《侏罗纪世界》印象里的单一色调。在当今的爬行动物身上,绿色、棕色等大地色系非常常见;但古生物学家发现,恐龙和当今的鸟类一样,拥有五彩斑斓的明艳色彩,有些恐龙甚至长着闪闪发光的彩虹色羽毛。书中的100张恐龙复原图,全部来自邢立达和恐龙复原师的共同努力。

《中国恐龙博物馆》,邢立达著,中信出版社2021年4月版。

 

徐星是目前世界上命名恐龙数量最多的人,2012年,《自然》杂志曾评价他说:“徐星革新了恐龙进化研究,帮助中国成为古生物学的动力室。”在活动现场,作为《中国恐龙博物馆》科学顾问的徐星表示,“过去的二三十年,在中国大地上发现了很多新的恐龙物种。今天为止,中国已经是发现恐龙物种数最多的国家,我们应该为这个感到自豪。”

 

中国似鸟龙

 

张腾岳说,邢立达在高中时就已经对恐龙有相当深入的了解,并且经常在野外历经艰苦寻找恐龙的足迹。而他现在带着很多人共同完成一件事情——在整个地球上,在古老的大陆之上到底哪里有恐龙,恐龙以什么状态生活着。

 

曲剑龙

  

几乎每个孩子都有“恐龙期”,为什么孩子会超级喜欢恐龙?恐龙对孩子成长有什么意义?在河森堡看来,恐龙是自然科学叙事下的产物,在传统文化中、宗教中、民俗中很难看到它的身影。而这意味着,当我们谈恐龙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是在谈自然科学,在谈物理,在谈化学,在谈地质,在谈古生物等。当孩子们爱上恐龙的时候,也是爱上自然科学的时候。河森堡表示,不仅对于小朋友来说恐龙有价值,是绝佳的自然科学启蒙,而对于成年人来说,恐龙知识一样是可以宽慰人的心灵。

 

活动中,邢立达还以“恐龙猎人——穿越时空的恐龙革命”为题,进行了一场恐龙分享课。从不同恐龙的发现讲起,谈到了恐龙粪便研究、恐龙足迹研究等相对冷门却非常有趣的研究,以及包裹完整恐龙形态的琥珀恐龙化石等。邢立达说,“中华龙鸟”化石的发现,掀起了全球恐龙研究的革命,因为这是一具带毛的恐龙化石,从这之后,科学家终于把带毛的恐龙跟鸟类联系在一起。而“小盗龙”的发现也非常了不起,它拥有四个翅膀,是目前已知的第一种真正会飞的恐龙。

 

“中华龙鸟”复原流程。

 

在这里,邢立达说,恐龙从没有翅膀到有翅膀,再到现在鸟类飞上蓝天的一对翅膀;人类的战斗机从双翼机到单翼机,也经历类似的时代,“谁能想人类和脊椎动物为了征服蓝天做了一样的事情?”此外,邢立达还表示,古生物学是一个大众都可以做出贡献的学科,现在有很多的新发现都是爱好者带给我们的。

 

 

作者丨何安安

编辑丨张婷

校对丨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