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又是红黄蓝幼儿园!

4月12日,江西瑞金红黄蓝幼儿园男性幼师,在朋友圈发布三张男童闻成人脚的照片,其配文写道“从小培养m”,并在下方评论表示“已经屏蔽家长领导了”,此事引起舆论热烈关注。

据媒体报道,当地有关部门迅速做出处理。瑞金市教科体局已责成红黄蓝城东幼儿园解聘刘某;对红黄蓝城东幼儿园限期整顿并予以警告、2021年度年检不合格的处罚;约谈红黄蓝城东幼儿园负责人并责令作出深刻检查。公安机关依法对刘某处以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

 

监控不能从根本上治理幼儿托育问题

 

当地有关部门的快速回应与处理,值得肯定,涉事教师也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然而,短短几年时间,各地的红黄蓝幼儿园发生多起涉嫌虐待、猥亵、侮辱幼儿的安全事件,背后的原因以及如何防止此类事件再度发生,值得反思。

 

针对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有不少人士提议,在幼儿园安装监控系统,监控幼儿园的托育过程,从源头上治理虐童等幼儿园安全问题。

 

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高度重视这一问题,提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重视对幼儿教师的关心和培养,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对儿童托育中育儿过程加强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

 

政策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现实看,监控技术对遏制幼儿园虐童事件的作用并不明显。真正出事后,一些幼儿园也往往推三阻四,千方百计不让家长看监控。

 

2019年,红黄蓝教育旗下一家曾获“山东省示范幼儿园”的机构曝出“外教涉嫌猥亵女童案”,而这家幼儿园已安装监控,并称“无死角”,可外教猥亵女童的事就在监控下发生。

 

江西瑞金这家红黄蓝幼儿园也是有监控的,据报道幼儿园最初回应称,“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目前尚未发现强迫、虐童或猥亵行为。”

 

从园方的回应就可看出问题端倪,安装的监控系统,有谁一直在盯着?如果监控没人看,那就起不到约束作用。

 

近年来,还发生过多次幼儿在幼儿园内被侵犯,家长要求调阅监控,园方称监控设备坏了的问题。这样以来,一些幼儿园的监控系统无异于形同虚设。

 

同时,如何既保证幼儿的隐私权又能让监控真正发挥作用,一直以来也是个两难的问题。

 

提高幼师素质,需要多方发力

 因此,要治理幼儿托育中的虐童问题,不能只依靠技术手段,还需要从准入门槛和日常管理两个方面发力,整体提高幼师素质。

 

2018年,教育部曾预计,到2020年我国幼师、保育员缺190万;而民间机构预测缺300万,幼师缺口导致我国幼儿园师幼一直比较低。

 

而与巨大缺口相对的是我国幼师相对较低的职业准入门槛。从现实来看,大部分幼师学历水平并不高,中专等学历的并不在少数,接受的教育也并不注重理论修养的提高和道德素质的培养。

 

另一方面,幼师招聘也缺少科学合理的选人方法,对教师思想道德素质方面也没有有效的判断标准;很多幼儿园在日常管理中也不重视幼师思想道德素质,对于幼师一些不道德的行为甚至选择视而不见,放任不良风气的滋长。

 

以此事为例,在事发前,涉事幼儿园园长甚至在家长面前对教师的行为打掩护说“这只是个小事,不用为难老师”。

 

因此,要从根本上杜绝类似事件,还需要从幼师培养、选拔、幼儿园管理等全链条介入。学校在培养幼师时,加强对幼师职业道德素质的培养;进一步健全规范对幼师的选人制度,借助科学技术以及心理学和各个学科的帮助,让幼师的选拔过程实现科学化、系统化。

 

同时,幼儿园管理对幼师的考核要全面、细致,加大对教师思想道德素质考核的重视程度。另外,提高幼师待遇,吸引更多高素质、多样化的人才进入幼师行业,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多管齐下,才能把“让学生闻自己脚”这样的“狼师”赶出幼儿园。

 

熊丙奇(教育学者)

编辑:陈静   校对: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