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完将核废水排海后,日本首相菅义伟又要马不停蹄访问美国。

 

历经“波折”,美日双方终于敲定了访美时间表。

 

当地时间4月13日,日本政府宣布菅义伟将于4月15日至18日访问美国,并在16日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会谈,菅义伟也由此成为拜登上台后首位面对面会见的外国首脑。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菅义伟与拜登将讨论应对新冠疫情、气候变化等一系列议题。

 

另外,日本政府近日宣布“排污入海”,预计此次会谈也会涉及核废水处理问题,专家分析称美日在核废水处理问题上或存在利益交换。

 

菅义伟将成首个与拜登面谈的外国首脑

 

日本国家领导人在访美问题上似乎很是“殷勤”。

 

2009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上任后,首位到访白宫的外国领导人是时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特朗普上台后,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成为首个访问海湖庄园的外国领导人。

 

如今菅义伟受邀成为拜登的首位面对面会谈的外国首脑,加藤胜信指出,“这证明了美国对日本的重视”。

 

为了给访美日程做好准备,菅义伟还专门请教了“前辈”安倍晋三。当地时间3月29日,菅义伟访问安倍晋三在国会内的事务所,两人面谈了50分钟。

 

据知情人士透露,菅义伟介绍了访美的准备情况,安倍晋三则根据自身外交经验为其“支招”。

 

菅义伟和安倍晋三的会面加剧了对未来选举的猜测。/《日本时报》报道截图

 

日本首相频繁想做首个与美国总统会面的外国领导人,也凸显了日本对美日同盟的重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很注重维护领导人间的个人关系,通过“抢先”会见拜登,一是表达对其的尊敬与重视,二是想先于美国其他盟友国家将日本的政策观点传递给美国。

 

随着国际格局的变化,美国也强调要重振与盟友之间的关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袁征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美日现在其实是“各取所需”——美国认为,美日同盟是美国亚洲政策的基石;日本将美日同盟看做其安全的“支柱”。

 

专家称美日或在核废水问题上存在利益交换

 

关于会谈的具体议题,美联社指出,由于日本的新冠疫苗研发长期滞后,作为安全合作的一部分,日本也将与美国讨论在疫苗研发方面的合作,以应对新冠疫情。此外,气候变化也将是美日之间的关键议题。

 

另外,当地时间4月13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入大海。随后,美国国务院对此表示理解和支持。预计核废水问题也将是讨论重点。

 

“美日在核废水问题上或许存在一定的利益交换。”王勇解释称,美方支持日本“排污入海”,实则是在帮助日本减轻国际社会的压力,而日方或承诺在亚太地区的外交活动上进一步配合美国。“排污问题是全球性问题,关系到亚太地区国家的切身利益,美国跳出来为日本站台,显然非常不合适。”

 

日本国家领导人将于当地时间4月16日与拜登会谈。/美联社报道截图

 

总体而言,会谈议题或将分为三个层面。袁征指出,从双边关系、地区安全再到全球治理,这些内容应该都会涉及。其中,中国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双方或将讨论如何看待中国的角色以及处理与中国之间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加藤胜信表示,美日会谈还将致力于打造“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该论调最早由安倍晋三提出。王勇认为,如今“旧调重弹”,意味着美日想加强并扩大他们的同盟关系,打出“意识形态”牌,以此煽动亚太地区其他国家。

 

不过,这张牌很难起到预期效果。王勇进一步分析称,美日的利益并不完全一致,在抢夺亚太市场方面,美日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在亚太地区的安全秩序方面,美日的现实利益也有冲突,双方在具体问题考量上也会出现分歧。就此而言,美日强调的所谓“印太战略”很难达到其宣传目的。

 

访美或给菅义伟外交“加分”

 

自去年9月菅义伟上台以来,日本国内长期有质疑其外交能力的声音。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当前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较其上台之时已经大幅下跌。2021年2月,菅义伟的支持率已不足40%。

 

此次访美对于菅义伟来说,既是一项考验,也是一项机遇。

 

美媒称,在菅义伟以往的政治生涯中,他与外国领导人没有太多直接接触,但他可以利用这次白宫会议在日本外交政策上留下“一笔”,树立自己作为政治家的信誉。

 

菅义伟与拜登的会谈将加强美日同盟。/推特截图

 

这次与拜登的面对面会谈或进一步提振菅义伟的国内形象,有助于其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获得一定优势。

 

就整体会谈而言,仍是“象征性意义”更大。袁征认为,此次会谈很难说会产生具体成果,可参照此前美日间的交流内容,无非强调美日将在全球治理方面继续加强协作,各自有所姿态表示,双方达成一个“原则性”的框架。

 

菅义伟的“小算盘”

 

长期以来,日本在中美之间一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王勇指出,受到美日关系影响,日本采取的是“政经分离”政策。一方面,日本的外交受制于美国,服务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另一方面,日本又在中国市场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为此日本还须同中国维持关系。

 

近些年来,中日间经济合作正朝着积极方向发展。

 

2020年底,东盟十国和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式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也是中日首次达成双边关税减让安排。有分析称,RCEP的签署或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奠定基础。

 

中国、日本及其他国家正式签署RCEP。/《日本时报》报道截图

 

不过,这种“平衡”正在逐渐发生倾斜。

 

自拜登上台以来,美方反复提出要同中国展开竞争,甚至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王勇认为,目前来看,日本有“一边倒”的势头,这种情况也引起了日本国内的警惕。日本政府应对此作出反思:一味地将日本“绑在美国的战车上”究竟符不符合日本的利益?最终是否会导致日本“得不偿失”?

 

袁征也认为,“政经分离”并不是日本的长久之计,日本政府需要做出反思,妥善处理好各方关系,相互之间保持沟通和克制。

 

2021年4月5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通电话。王毅表示,双方应珍惜和维护中日关系来之不易的改善发展大局,坚定贯彻落实习近平主席和菅义伟首相去年通话达成的重要共识,恪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和精神,确保两国关系不折腾、不停滞、不倒退,不卷入所谓大国对抗。

 

王毅强调,中方希望日本作为独立自主国家,客观、理性看待中国的发展,而不是被一些对中国持有偏见的国家“带节奏”。日美有同盟关系,中日也签署了和平友好条约,日本同样有履行条约的义务。中方愿同日方持续推进务实合作,相互支持对方办好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以今明两年中日文化体育交流促进年和明年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为契机,努力改善两国国民感情,把一个稳定、健康的中日关系带入下一个50年。


新京报记者 栾若曦

编辑 张磊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