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淮伟小时候就很喜欢唱跳,但也没想到做训练生。最早参加节目是因为“好奇心”,“我喜欢尝试一些新东西。”2019年,连淮伟作为训练生参加《青春有你》,最终获得总决赛第10名,以一名之差未能出道。


那时,连淮伟曾经被媒体爆出,因为自己经济状况不好,没钱购买参赛作品版权的他,一度只能一个个发微博私信给音乐人,问能否免费唱一次他们的歌。当时,导演组曾建议他多备几套全身造型,拍照发来做参考,他也因囊中羞涩,以在PPT上做模拟拼图的形式,代替了购置实物,导演觉得哪一套更好后,他再去买那一套。连淮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当时自己确实没什么经济能力,做PPT会让他们(工作人员)觉得自己重视这件事情,“我会去网上找图片做PPT,因为我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买过来,站在另外一个角度,这样比较省时间省精力省钱。”


即便是在当时的经济状况下,连淮伟也没有动摇过是否要坚持下去。他一直相信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可能就是吸引力法则,越相信自己可以得到更多好的东西,就会慢慢得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连淮伟二战《青春有你》。


成长:我变得更自在了


新京报:如今经济情况缓解了吧?

连淮伟:嗯,肯定啊,不然这一两年白干了吗(笑)?


新京报:和参加《青你1》相比,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

连淮伟:我觉得变得更自在了,《青你1》的时候更多的是希望大家看到我好的一面,快乐、开心的一面。这一次我能够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放在镜头面前展示,想让大家了解更真实全面的我,这也算是我的成长。确实很多人问我说,怎么会来参加第二次,这里这么累这么苦还能来第二次。一开始大家都觉得,第二次来是为了热度,也没那么佩服我,但他们现在经历这么多之后,就觉得很佩服,因为真的很累很苦没办法睡觉。


连淮伟逐渐展现了全方位的自己。


自己:希望自己能保持平常心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算是有唱跳天赋的人吗?

连淮伟:我跳舞的话可能肢体、平衡度比较协调,唱歌的话节奏感好一点。平时训练我会找各种老师自己去上课。


新京报:和其他选手相比,你觉得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连淮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势,我觉得既然重新回到了这个地方,就希望自己能保持平常心,从头开始。所以不会觉得有什么优势,跟大家是一样的。


连淮伟认为自己跳舞比较协调。


新京报:平时自己还有什么其他爱好?业余生活都做些什么?

连淮伟:平静地躺着。


新京报:平时私下的性格和节目中展现出来的一样吗?

连淮伟:其实是一样的,因为以前确实会把难过的情绪留在私底下,现在有时候会觉得不应该只是把开心的一面展现给大家,希望大家了解的是一个多面的连淮伟,他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AI,只会工作只会笑。所以我就很坦诚地展示自己,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因为他们(粉丝)也不希望我每天都不开心的时候也装开心,我自己也在慢慢调试这件事情。


目标:我会尽全力去拼向更高的位置


新京报:对自己目前的表现和排名满意吗?

连淮伟:就很感谢“青春制作人”把我送到这个位置,我还是会尽全力去拼向更高的位置。目前表现还可以,还算满意。


新京报:有没有给自己设定个人目标?

连淮伟:目标希望成团开演唱会。


新京报:如果最后能够成团,希望在团队里面是一个怎样的担当?

连淮伟:ACE。(注:ACE是指组合里综合实力最好的)


新京报:面对外界质疑时,你会怎样化解情绪?

连淮伟:现在比较不在乎质疑了,我现在感受到自己成长了。以前是真的会往心里去,现在感觉自己发泄两句就没事了。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