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4月15日,新一轮有关伊朗核问题的“间接会谈”在维也纳重启。

 

但就在会谈开启的前两天,当地时间13日,伊朗方面表示,14日起将把浓缩铀浓度提升至60%。在此之前,美国则是一再放狠话。

 

从伊朗核协定到“间接会谈”

 

自内贾德时代伊朗高调公布核计划后,国际社会一直试图用外交、和平手段解决伊朗核危机。

 

2013年11月,伊朗和“5+1”国家(联合国“五常”+德国)达成翌年1月20日生效的《伊朗核问题临时协议》,规定在20个月内就达成解决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展开谈判。

 

2015年7月,伊朗和“5+1”国家在维也纳达成俗称“伊朗核协议”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规定“伊朗交出全部中等纯度和98%低纯度浓缩铀”,“交出约2/3离心机”等内容。作为回报,当伊朗遵守协议内容时,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该协议于2016年1月实施。通过该协议,国际社会减少了对伊朗发展核武器的疑虑,缓和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而伊朗得到了打破国际封锁、制裁和禁运的机会与改善国内经济、民生困境的喘息之机,其和平利用核能的主权国家权益也得到了原则上的保证。

 

在伊朗核协议正常运作时期,国际原子能机构几次定期核查、抽查都作出“协议被大体遵守”的结论。除以色列、沙特两个伊朗地缘政治死敌外,各方也普遍给出积极评价。

 

但这一平衡在2018年被打破——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宣布停止履约,随后恢复甚至强化了对伊单边制裁。作为回击,伊朗自2019年起也逐步停止履约。

 

2020年1月,美国以“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刺杀了伊朗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导致伊朗在两天后宣布“完全不受核协定义务限制”。

 

拜登上台后,美伊间围绕伊朗核协定的紧张关系并未趋于缓和。

 

美方一再发出“不排除任何选项”的威胁,而伊朗也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今年1月宣布将浓缩铀上限提升至20%,近日又宣布提升至60%,不仅完全突破核协定限制,也大幅度接近武器级门槛。2月23日,伊朗宣布停止自愿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附加议定书。

 

但“秀肌肉”仅是围绕伊朗核问题外交博弈的一个侧面,美伊双方事实上都在谋求“极限施压”,以争取对本方最有利的谈判态势和结果。

 

如今,随着“维也纳会谈”的开启,伊朗核问题再次成为国际关注焦点。积极去看,“间接会谈”并未破裂,新一轮会谈业已开始;消极去看,美伊双方还是在“各说各话”。

 

美国两头都想占

 

拜登在去年竞选期间就不止一次表示,当选后将努力恢复伊朗核协定的有效性。

 

自退出伊朗核协定以来,美国不仅未能如特朗普此前所保证的,通过此举“迫使伊朗接受更严厉的核协议条款”,并给中东局势降温。

 

相反,还导致美国在中东利益受到更大威胁,伊朗也并未接受任何“城下之盟”。

 

不论从策略、利益,还是从“反特朗普”层面考虑,拜登都需要至少在形式上恢复伊朗核协定谈判。

 

但拜登政府构成复杂,在许多内外政策上表现出分歧。一方面希望恢复因特朗普不断“极限施压占便宜”而破坏的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又期待保住特朗普不惜破坏国际关系而占到的各种便宜。

 

此外,不论美伊官方还是民间,互不信任的情绪都根深蒂固。拜登如果在争取重启伊朗核协定方面走得太远、太积极,很容易被共和党人、特朗普支持者、极端亲以色列游说集团等扣上“妥协投降”、“背叛美国利益”等大帽子。

 

对伊朗来说,一方面,长期制裁已严重影响伊朗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打破国际孤立,回到伊朗核协定生效阶段态势,也符合其核心战略利益需要。

 

另一方面,苏莱曼尼事件等事件在伊朗强硬派中激起更高涨反美情绪,要求“复仇”、“强硬”的压力始终高涨。4月11日,强硬派占多数的伊朗议会高调通过指控总统鲁哈尼“蔑视本国法律”的决议,参加投票的235名议员中,多达190人投赞成票。


伊朗6月将举行总统大选,已任满两届的鲁哈尼行将卸任。尽管他始终强调“对恢复核协定效力持积极态度”,强调“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承诺不变”,但一旦他任满走人,一切都将具备更多不确定性。

 

双方要价南辕北辙

 

尽管欧盟方面称,维也纳间接会谈“积极因素很多”,但美伊两国的要价却南辕北辙。

 

美国自拜登以下继续维持着“云山雾罩”的外交风格,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他们试图仅仅解除部分恢复和新增的制裁条款,却要求伊朗接受较协议文本更多的限制。

 

而伊朗方面的底线就是“一切复原”,即美国取消2018年5月以来所有恢复、新增制裁条款,伊朗则恢复履行核协定所规定的义务。

 

从根源上讲,伊朗核协议危机是特朗普政府单边“退群”所引发的,伊朗方面在目前态势下很难退让。伊朗也有理由担心,一旦退却,美国及其盟友会否得寸进尺,在今后故伎重施。

 

而美国方面,阻力不仅来自拜登团队和国内朝野,也来自以色列、沙特及其“小兄弟”阿联酋。

 

近日沙特驻美国大使、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均公开表示,美国应寻求通过维也纳“间接会谈”,堵塞伊朗核协议的“漏洞”。以色列则根本不希望美国有任何与伊朗的谈判,近期针对其袭击伊朗船只的指控,也表明了这点。

 

很显然,美国若照此办理,“间接会谈”几乎不可能有所收获。

 

在复杂的国际政治和地缘政治舞台,“大力”在很多时候并不能出奇迹。在核协议问题上,美国如果一意坚持“只解除部分新增制裁,却换取更多对伊限制”,那“间接会谈”也好,直接会谈也罢,都注定难有结果。

 

□陶短房(专栏作者)

编辑:陆玖   校对: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