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查询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发现,北京牛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牛投科技”)工商资料变更,董事长牛文文等股东退出,由首席执行官郭海峰全面接盘。


对此,郭海峰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确认了上述股权变更。他表示,由于股权众筹政策原因,公司股权众筹业务几年前就停止运营。目前公司在妥善处理好几十个项目的投后管理和退出工作,没有新的业务规划。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浏览发现,牛投网网页已打不开,牛投服务号的微信公众号也在2017年3月24日后停更,停更前共发了21篇原创内容,浏览项目以及提交项目等功能已无法实现。


对于牛文文的退出,郭海峰以涉及上市公司为由,没有回应。公开资料显示,牛文文目前是创业黑马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688.SZ,以下简称“创业黑马”)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经理。


创业黑马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上述股权变动后,对上市公司无影响。


复刻海外模式的股权众筹已因政策终结


出生于1966年的牛文文,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获得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后就读于长江商学院获得EMBA学位。他曾在中共中央党校办公厅、经济日报社等任职,曾担任中国企业家杂志社总编辑,2011年创办创业传媒,后改制为创业黑马。


2017年,创业黑马发布招股书时曾披露,牛文文曾经控制牛投科技。牛投科技主要通过牛投网为融资项目提供互联网非公开私募股权融资服务,牛投网作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为融资人和投资人提供信息发布、需求对接等相关服务。牛投科技从事的互联网非公开私募股权融资服务。


有媒体引述郭海峰的话称,股权众筹平台应该是定位于去中介化、互联网化、草根化、大众化的角色。对牛投网来说,只专注于面对首次融资的创业项目。2015年8月,他接受采访时曾披露,牛投平台上有10多个项目完成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2000万元。


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美国公司Kickstarter,因解决了创业者萌芽阶段的融资难问题,而在当时被中国互联网人看到,于是本地的第一个模仿者“点名时间”在中国出现,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奖励式众筹网站。2013年,中国第一例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案例出现,随后这类平台迅速增加,并衍生出多种形式,股权众筹模式也随之应运而生。


相比于创新,政策监管是滞后的。最早可见的证监会关于股权众筹的评论是2014年5月的新闻发布会,当时将其定义为一种新兴网络融资方式,是对传统方式的补充,主要服务于中小微企业。


然而,快速扩张的行业以及潜在的风险,使得监管进一步从严。2015年7月,央行联合十部委出台了《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股权众筹的定义,证监会的专项检查通知则将“股权众筹”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分开,众多平台纷纷改名。随后政策监管逐渐清晰。


2015年,牛文文一手打造的黑马大赛已经进入第七年,与牛投网联合被视为一种创新。当时五个上线项目在社群大会现场共众筹了1118.2万元,形成了“社群+金融”的模式。当时路演项目覆盖了旅游、票务、医疗、食品等多个领域,徐小平、邓锋等投资大佬指点江山,更有明星通过视频短片支持。


牛投平台的商业模式很简单,针对每个项目收取3%的佣金,当项目取得成功且可以退出时,牛投再从投资人手中收取5%的投资回报。如果项目失败,后面的回报就无从谈起。郭海峰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与其他平台不同是,选项目、估值、众筹、投后等环节均由牛投完成,并且要求完成众筹项目给投资者发送季报,披露资金使用情况,以及建立线上股东群。


然而,整个行业从2016年开始出现衰败迹象,平台开始陆续下线,这其中包括苏宁等行业巨头。一面是政策监管层层加码,另一面是上线项目漏洞百出,媒体背景推动众筹项目的模式落幕。2015年,曾高调与蚂蚁金服共同召开发布会,上线股权众筹平台的36氪最终也偃旗息鼓,部门全员被裁,股权投资业务被剥离。这也改变了36氪最终上市的定位。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股权众筹与早期的电商预售模式相比已有了很大的变化,非专业人士无法像机构投资者那样识别投资的标的,所以风险很大。由于国家监管的干预,股权众筹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牛文文通过减持和质押进行资产管理


牛文文的资本化运作思路也大体如此,其将在创业板上市的主题定位为帮助创新创业企业成长的综合性创业服务提供商,为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商业模式,向创新创业企业及相关群体提供包含创业辅导培训、以创业赛事活动为代表的公关服务、会员服务、创业资讯等在内的综合服务。按照收入来源分类,公司主营业务细分为创业辅导培训、公关、会员服务等。


2016年,创业黑马资产总额约为2.61亿元,负债总额为8166.74万元;全年营收约为1.84亿元,净利润为4261.14万元。四年后,2020年第三季度,创业黑马总资产约为4.68亿元;前三个季度营收约为1.0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761.00万元。该公司尚未披露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数据。


牛文文也在通过减持和质押获取资金。创业黑马发行前,牛文文直接持股41.87%,并通过蓝创文化和嘉乐间接持股,合计持股53.84%。2018年8月,蓝创文化率先披露减持计划,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共减持了169万股,公告显示套现约7212.56万元。


宣布IPO限售股上市流通一个月后,2020年10月,创业黑马即披露牛文文的减持计划。2021年1月,上市公司披露,牛文文在2020年11月的五个交易日,通过大宗交易共减持了178.22万股,套现约3581.88万元,牛文文直接持股比例下降至29.53%。


2020年11月,创业黑马公告牛文文部分股份质押延期回购,延后至2021年5月27日,760万股,占牛文文持股的27.04%,占总股本的7.98%,质权人为招商证券。2021年1月,创业黑马再发公告牛文文质押了400万股,占其持股的14.23%,占总股本的4.20%,质权人为海通证券,质押到期日为10月21日。公告称,质押融资所取得资金未用于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相关需求。


至此,牛文文持有的股份中有65.63%处于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19.38%。


对于牛文文的减持和质押,创业黑马方面回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称,都遵循实际用途原则,通过公告对外有明确披露,属于个人资产管理行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梁辰 赵毅波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