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我带着两个孩子坐地铁,却只能免一个孩子的票,我觉得不太合理。”


成都市民林女士,带着6岁的双胞胎孩子在地铁站乘车时,被地铁工作人员告知,1名家长只能带1名身高1.3m以下儿童免费乘地铁,另一名则需买票。


2016年中国正式进入“二孩时代”,然而一些配套社会政策却没有及时转向。成都地铁免票政策,就是其中之一。陈旧滞后的社会政策,不仅给二孩家庭造成不便,也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生育政策开放的正面效应,拉低了部分家庭的生育意愿。而类似政策,也是对二孩家庭事实上的歧视。



二孩政策已经全面放开,但民众生育意愿却没有显著提升,原因有很多。其中,养育孩子的成本较高、相关社会服务没跟上,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因而,“二孩时代”就不能沿袭“一孩思维”,相关政策须与时俱进,跟上社会发展变化,尤其对那些陈旧滞后的社会政策,要及时清理、改进。阅读全文>>>




关于二孩的种种争论往往都能引起舆论的极大重视,毕竟在抚养下一代的问题上,我们丝毫不敢轻视。然而,我们的邻居日本却准备为了眼前利益,以未来数代人的健康为赌注向大海排放核废水。针对日本核废水排海,我们可采取哪些措施维权?


福岛核事故是迄今为止全球发生的最严重核事故之一,其核废水入海势必对全球海洋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危害全人类的福祉。截至4月14日,除中、韩、俄、欧盟外,还有311个环保团体向日方表示坚决反对,只有美国声援了日本政府的决定。



专家指出,如果日本排放入海的核废水中含有碳14和碘129,并对海洋环境造成久远危害,其行为将构成国际法上的国际不法行为,并涉嫌构成反人类罪行。


专家建议,首先利益相关国家可考虑诉诸联合国国际法院(ICJ)或国际海洋法法庭(ITLOS),请求做出“法律咨询意见”。其次,国际社会还可采取“软性”手段应对,可以从道义层面入手指责日本政府的决定行为,揭露日本在环境保护方面的“虚伪性”“两面性”。最后,除政府外,民间组织、行业协会及个人也可积极参与国际争端解决。


面对此次日本核废水排海,中国或成为最大受害国之一,我们可能需要尽快启动污染损害的科学、法律、经济等方面的证据收集,为未来做准备。在必要时,中方也可对日本有关个人、企业进行制裁。阅读全文 >>>




日本为了争取国际舆论的“支持”,不遗余力地煽动“核废水”无害,其实这种“带节奏”的手段并不高明,而且也会经常出现在我们身边。在大众舆论场上,总有些人为了争取支持,用“爆料”给另一方施压。


杭州某公司CEO用技术手段将网红女友手机内的微信聊天记录恢复,后将部分微信聊天记录发送至微信朋友圈及女方母亲及女方未婚夫母亲。其行为已构成侵犯隐私,被处于行政拘留6日的处罚。



专家表示,这种行为首先违反了《民法典》的规定,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构成民事侵权;其次也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可以进行行政拘留。此外,如果恢复及传播的微信聊天记录比较多,达到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立案标准,那么这种行为还涉嫌构成刑事犯罪,也就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即便网传内容属实,那么也只能说明该女网红的行为有违道德,但张某峰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却是有违法律。不可用违法犯罪的极端来应对他人有失道德或其他违反公序良俗的问题。


无论如何,相关行为都必须恪守法律边界,而不能随意逾越、践踏法律。阅读全文>>>




吃完网红“多角恋爱”的瓜,让我们再来看一场“燕遇”。


从不失约的北京雨燕,今年又飞回来了。


上世纪前期,北京雨燕种群数量曾达到鼎盛,约为5万只。2014年7月,据中国观鸟会统计雨燕约2700只。2019年,雨燕在繁殖前有3000余只,繁殖后近7000只。据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调查数据估算,目前北京四环内雨燕种群数量繁殖前预计在5000多只左右,繁殖后有可能达到1万多只。


随着城市的发展,雨燕也在慢慢适应城市,开始在高大的建筑里繁殖,例如天宁寺桥、建国门桥等立交桥的孔洞或缝隙中。根据数据统计,分布在古建的雨燕数量要少于现代建筑数量,雨燕在逐步适应城市化。



为揭开北京雨燕数量之谜,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正与宣武青少年科技馆合作开展新一轮的北京雨燕科学调查,“数”雨燕的志愿者大多是观测点附近的居民。通过计数,他们正和这些“动物邻居”日渐熟悉。


对志愿者沙菲来说,每周定期参加鸟类调查活动,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有人说保护自然就是要先认识自然。我是反过来,我先了解了雨燕之后,觉得很漂亮很有趣,进而发现鸟的生活环境非常重要,自然而然就想到要保护自然。” 阅读全文>>>



编辑 魏冕 校对 王心